Home 专家文章

邵宇:国富还是民富(二):跨国比较

发表于 2014-01-16    来源于:华尔街日报

《国富还是民富(一):中国居民资产负债表》中,我们介绍了中国居民资产负债表的总量和结构的基本特征。从总量来看,至2012年底,中国居民总资产为263.16万亿元,其中金融资产106.09万亿元,实物资产157.07万亿元;总负债为16.14万亿元;净资产为247.02万亿元。为对中国居民资产负债表结构的合理性做出一个合理评价,有必要大致了解世界上其它国家居民资产负债表的结构特征,限于资料的可得性,我们选取2000年19个国家的资产负债表结构作为比较对象。




       总体而言,国外的资产负债表构成分布较为分散。19个样本国家中,金融资产在居民总资产中占比的下限为20%,上限为67%,大多数都集中在40%至60%的区间范围内;住房在居民总资产中所占比例的下限为16%,上限为62%,大部分都集中在20%至50%的区间内;负债占比上限为30%,下限为3%,大部分集中的10%至20%的区间。(表1、2)

       同时,资产负债表构成与经济发展水平之间并未显示出系统性结构特征。为进一步分析居民金融资产占比变化规律,我们用19个样本国家居民金融资产在总资产中的占比对各样本国家人均GDP数据作散点图,尽管总体上来讲,随着人均GDP的增加,居民持有金融资产的比例也倾向于增长,但是这种相关性并不是十分显著。样本国家居民人均GDP在18000美元至26000美元区间时,这种对应关系最为显著,在其它区间段,这种关系并不显著,有时甚至呈反向变化。另外,随着人均GDP上升,居民住房资产在总资产中的占比总体上呈现出下降的趋势,但是这种相关性同样表现得并不显著。各国居民住房资产占比随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变化的分布更加分散。

       对资产负债表构成的其他分项占比随居民人均收入变动的情况作散点图,我们发现了同样的现象,各国流动资产、股权在总资产中占比均与各国人均GDP之间并不存在显著的相关性关系。这说明在居民资产负债表构成方面,各国构成要素占比仅仅只是由各国特定的经济结构特征及居民独特的消费结构、消费偏好所决定,而与经济发展水平之间并不存在显著的相关性。

       为了进行国际比较,我们对中国资产负债表结构进行了调整,按照金融资产、非金融资产、负债、流动资产、股权及其它资产进行了重新编制(表3)。其中,流动资产包括通货、活期及临时存款、定期及其它存款,股权资产包括居民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及持有的私营企业、个体工商户及专业合作社股本。


结论包括:从金融资产和非金融资产占比来看,中国居民资产结构位于样本国家中列。2004年至2011年,中国居民非金融资产在居民全部资产中的占比在60%以上,从2004年的68.39%下降到2012年的59.69%,而2000年样本19国非金融资产占比平均数为54%,占比最高为80%,最低位33%,中国居民金融资产和非金融资产的占比结构均处于样本国家的中间位置(表4)。





       中国居民住房资产占比较高,并且居民负债水平相对较低。2004年至2012年,尽管中国居民住房资产在总资产中的占比不断下降,但是与样本19国均值相比,中国居民住房资产在总资产中的占比仍然偏高,2012年这一比例仍然达到54.04%,远高于2000年样本19国的均值37%的水平。同期,尽管中国居民负债水平占总资产的比例不断上升,2012年这一比例达到6.13%,但是远低于2000年样本19国14%的平均水平。

       此外,中国居民持有流动资产占总资产比例较高,显示出中国居民较高的流动性偏好倾向。2012年中国居民持有的流动性资产占居民持有总资产的比例为17.16%,2000年样本19国这一比例的均值为15%,中国居民持有流动性资产的比例高于样本19国这一比例的均值。这一点与日本和中国台湾的情况较为相似。

       最后,中国居民持有股权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与样本国家这一比例的均值基本持平。仅仅只是看居民持有上市公司股票的金额,中国居民持有股权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不到2%,但是加上中国居民持有的私营企业、个体工商户及专业合作社股本后,这一比例升至13.57%,尽管和美国2000年持有股权资产占总资产34%的较高比例存在一定差异,但是中国居民持有股票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于2000年样本19国15%的平均水平基本持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