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美国加息波澜不惊 荷兰选举政纲隐变

发表于 2017-03-18    来源于:陶冬

充满新闻的一周。美国联储加息了,中国央行推高了市场利率却坚称不是加息,英国说不加息也真的没有不加息但却有决策者罕见地唱反调;荷兰拒绝了极端政党当政,特朗普披露了预算大纲;G20财长会谈开锣了,中国人代会落幕了;美德领袖当着镜头不愿握手,苏格兰首席部长推进再次公投;最后美国威胁对朝鲜用武。面对诸多的政治、政策和地缘政治事件,资本市场表现得挺淡定,甚至淡定得令人意外。货币市场委员会宣布加息后,美国国债市场反弹,美元汇率下挫,走出一波反高潮行情。美国股市经历了一轮调整之后,距离历史高位仅咫尺之遥;欧洲股市创15个月来高位,英国股市更写下历史新记录。市场对美国库存和沙特冻产承诺充满疑虑,不过原油价格就低位喘定。受惠于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和美元弱势,黄金价格一星期涨了24美元/盎司。


美国重新启动加息周期,当属上周的最大市场事件。资金对本次加息准备充分,聚焦在耶伦的讲话上。联储的会后声明和耶伦在记者会上的言论,出人意料地温和、鸽派,认为经济的上行与下行风险大致均衡,前瞻性指引和上次相比也无大的改变,分析员们纷纷写出dovish tightening(鸽派的加息)的报告。笔者认为,这次联储的加息意义大过市场的解读。联储过去两年在加息上说得多做得少,这次是只做不说。在通胀升温的环境下,美国货币环境正常化已经提速,只是当局在言论上温柔呵护,不想造成市场动荡,但是这改变不了资金成本加速上扬的现实,笔者预计今年美国再加息两次(暂时看九月和十二月),明年再加两次。用温和的央行语言来掩盖资金成本上涨的现实,在中国和欧洲也同时出现,全球货币环境正在静静地改变。


荷兰议会选举尘埃落定,反建制、反移民、反欧盟的极端政党PVV只得到20%的选票,欧洲松了一口气,有主流报纸甚至用“多米诺骨牌停下来了”为题发表社论。PVV领袖瓦尔德斯因为安全原因,自从二月起就没有在媒体前露面,还缺席了至关重要的竞选辩论,他的政党的支持度出现下滑是意料之中的。但是同时必须看到,首相吕特领导的VVD维持第一大党(尽管议席下降)的前提是其政治主张大幅转右,承接了不少瓦尔德斯的思维。哪怕PVV成为荷兰第一大党,也无法笼络到足够的其他政党来组阁。如果吕特仍任首相,其实瓦尔德斯的一些理念反而有机会变成政策现实。没有瓦尔德斯,荷兰也在向右转。欧洲真正的考验,是接下来的法国两轮投票。


苏格兰首席部长施雅晴,在上周一提出苏格兰公投,对于英国首相梅来说可能是一个意外,对于已经陷入脱欧困局的英国更是一个大负担,英国政府断然拒绝了在2019年之前公投的可能。不过,英国以人民自决的理由选择脱欧,没有理由不允许苏格兰以同样理由进行公投。在去年的脱欧公投中,55%的苏格兰人投票留欧,说明苏格兰的利益并没有得到保护,也为新一轮的脱英公投打下了一个良好的起步点。无论从历史还是商业角度看,苏格兰与欧洲大陆都更亲密、友善,同时目前苏格兰经济的现状远远差过英格兰,目前有43%的苏格兰人支持独立,高过上次独立公投的起始点。所以以英国脱欧为理由启动新一轮公投,是独立者聪明之举,只是他们没有告诉苏格兰选民,英国市场比欧洲市场对苏格兰产业来讲大四倍,就像当年的脱欧政治家,没有透露脱欧的负面影响。苏格兰脱欧公投暂时不会有实质性的进展,但是他们的出现,令已经陷入苦战梅政府更加首尾难顾。


本周重要数据不多,联储高官噤声期过,有不少的演讲,包括耶伦周四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