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特朗普与供给侧改革

发表于 2017-04-12    来源于:陶冬

对于美国股市,总统特朗普曾是本世纪以来最大的招财童子。特朗普当选后的四个月,股市录得了本世纪最大的升幅(九一一及雷曼危机暴跌后的反弹除外),美股叠创新高,连带着全世界的风险资产同步上扬,市场情绪大幅改善。


然而,特朗普的医改方案折戟沉沙,市场发现共和党内部的右翼势力坚持不妥协,GOP在白宫及两院的多数席位并没有为特朗普的改革大计打开一条坦途,克朗普内阁的执政能力和推进改革能力遭到怀疑,他的基建计划和减税方案能否通过国会成疑,招财童子的光环开始褪色。


市场对特朗普的期待,在笔者看来有偏差。奥巴马八年执政的经济政策思路,基本上围绕货币宽松和财政紧缩展开着,QE是刺激政策的主打。事实证明,印钞票对资产价格有明显帮助,但是对于实体经济复苏帮助不大,甚至因为财富效应分配不均而造成社会撕裂。特朗普在竞选中反其道而行之,鼓吹财政扩张和货币紧缩,他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减税主张,给了市场想象空间,成就了一轮又一轮的特朗普交易。


其实,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核心思路不是需求刺激,而是供给侧突破。毫无疑问,特朗普希望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带动经济和就业,这也是特朗普交易所聚焦的,是股市不断上涨的底气。不过笔者看来,特朗普试图努力达成的是税制改革和放松金融监管。这些是结构性改革,旨在重新燃起美国的企业家精神。


雷曼危机至今已有九年,消费早已复苏了,但是企业投资却仍然裹足不前,公司情愿回购股票也不作投资。这个的根本原因不是最终需求不足,而是企业对未来信心不足。改革税制和去监管,为的是改善营商环境、减轻企业负担,唯有如此才能制造就业机会,才能“让美国更伟大”。


大约每四十年,美国出现一位“重建总统”,聚焦于供应端的经济,推倒既有的经济架构,构建新的营商环境,上一位这种人物,就是八十年代初的里根。笔者认为特朗普在直觉上和行事逻辑上,具有不少“重建总统”的特性。


但是特朗普能不能真的在供给侧改革上杀出一条血路,唯有时间可以给出答案。特朗普本人是商人,对经济学也理解不深,对所谓供给侧改革直觉与天性多过切实需要,一旦遇阻随时可能转方向。同时特朗普在建制内做事经验不足,对国会乃至本党议员掌控能力差。他的改革方案(如果有方案的话)可能被现有机制所阻碍、缩水,甚至绞杀。


同样是减税,着眼点可以是短期经济刺激,也可以是改善营商环境、重塑企业家精神,两者之差悬于一念之间,对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贡献当然也不同。刺激政策往往在利益上只做加法不做减法,所以反对声音较小;一旦涉及结构性改革则几家欢喜几家愁,利益纠纷使得决策更困难。特朗普能够在结构改革上走多远,值得关注。


需求端刺激还是供给侧改革,世界上许多政府都面临着同样的抉择。如何冲破利益的藩篱,为经济谋一条生路,是后QE时代的无法回避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