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联储新主出场 英国利率开涨

发表于 2017-11-04    来源于:陶冬

上周重大事件颇多,美股、美债、美元和石油价格比翼齐飞。特朗普推荐J鲍威尔担任下一任联储主席,市场憧憬没有耶伦的耶伦时代得以持续,货币政策维持宽松状态,美国债市火爆,十年期国债利率下挫7点至2.33%。科技公司的盈利表现继续靓丽,参议院公布税改纲要,纳斯达克、道琼斯和S&P500再攀新高。十月份非农就业人数增加弱过市场预期,时薪零增长,进一步增强了市场对温和货币政策前景的信心。这种场景下,美元照理应该走弱,不过其他货币更弱,美元指数略有上扬。英国央行决定加息25点,这是10年来首次加息,争议颇大,不过市场对此已广为消化,英镑略贬,富时100指数创出新高。西班牙政府迅速镇压加泰罗尼亚自治运动,拘捕独立人士,西班牙股市、债市均现弱势,并拖累欧元。在央行示弱比拼中,欧洲央行表演最佳,欧洲央行上周会议和德拉吉宣示“less for longer”,德国国债受到追捧,欧元汇率积弱。OPEC与俄罗斯在减产问题上接近达成一致,石油价格企稳60美元楼上,布伦特期油涨到每桶62美元。全球风险市场都在增风险权重,黄金上周每盎司下降3美元。


特朗普提名杰罗姆-鲍威尔为第十任美国联储主席,经过参议院通过后,他将于明年二月升任世界最大央行的掌门人。寻找下一任联储主席的过程,被特朗普的非常规披露和英国赌盘的赔率变化搞得马戏团化了,不过这却也是耶伦连任之外最可以体现政策连续性的人事选择。自从2012年成为联储理事,鲍威尔在公开市场委员会的所有货币政策投票中,均投下了“yes“票,可谓是横跨伯南克、耶伦两朝的”牛步退出“战略的坚定支持者。以他的个性看,鲍威尔重视凝聚共识,不会贸然行事。有评论员拿他缺乏经济学教育学历说事,笔者认为这个不是问题,过去几十年中最好的联储主席是经济学家,最差的也是经济学家,联邦储备局内有许多优秀的经济学家提供政策选项,关键是掌舵人如何凝聚共识,关键是掌舵人如何拍板决策。笔者看来,新任联储主席无需拥有经济学学位,但必须有能力既慎重又果断地处理货币环境正常化的问题,必须面如何处置资产泡沫横飞的挑战,他的决策对美元走势、资金流向、金融稳定具有莫大的影响,他的决策将对全世界的未来具有莫大的影响。


美国十月份非农就业增加了261K,接近笔者估计的260K,不过低于市场均值313K,时薪环比零增长,低于市场预期的0.2%,失业率则略降至4.1%。这组数据明显地受到上月飓风的影响,统计噪音较重,不过整体上仍能看出劳工市场继续收紧,而工资增长温和,这和飓风前的趋势基本一致,12月再次加息的概率没有因此而有大的变化。现任联储主席摆脱掉了能否连任的患得患失,更会在离任之前为自己恪守职责、坚持退出书写一个句号。笔者预期耶伦在12月推动加息25点。


英格兰银行上调了政策利率25点,这是该行2007年以来首次加息。上次加息后不久,就爆发了北岩银行挤提时间,那是1866年之后英国发生的第一次大规模银行挤提。和其他国家不同,英国的通货膨胀率超过了2%的政策目标,英国央行是由一位外国人卡尼主导的,所以英国在加息上出手果断。出乎卡尼预料的是,市场用鸽派的加息来形容央行的举措,英镑不升反跌。第二天央行副行长立即开口,说不要低估BoE的加息决心。BoE在和经济分析员的交流中,一般表露在2020年前起码再加息两次,不过市场不太相信,笔者也持怀疑态度。英国政府一直低估英国脱欧对海外资金流入的影响,低估对经济的影响。的确跨国企业的退出尚不明显,但是最近金融业已经开始了部分功能的转移。英国政府在同欧盟的谈判上不得要领,在延续关税优惠上寸步未进,假如持续下去,势必带来企业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惧,明年情况可能大幅恶化。英格兰银行的政策决定不可能脱离经济基本面,一切取决于英国经济明年会不会出现增长滑坡。


经历了上星期超级数据/事件周之后,本周没有太重要的数据或预定的事件,特朗普的亚洲行值得关注,而市场会花时间了解税改法案的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