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渣打丁爽:经济复苏铺路改革,人民币对篮子货币波动将加大

发表于 2017-11-08    来源于:第一财经

2017年,全球经济同步复苏,而中国经济的增长势头也大大超出了各方的预期。未来中国将如何权衡增速和质量之间的关系?国企改革和一系列金融改革将如何推进?这都成为了全球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渣打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部主管,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丁爽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经济复苏为中国推进一些紧迫的结构性改革提供了缓冲空间,“未来,中国将更为强调经济的质量而非增速。其实未来几年年均维持6.3%的增速,中国就能够完成到2020GDP翻番的目标。


针对各界关注的国企改革,丁爽也有独到的见解。“现在,国企改革的目标在于让‘国有资本’(state capital)变得更强、更好、更大,这意味着,政府可能不会不计一切代价为那些亏损的国有企业或僵尸企业输血,因为这么做是对国有资本的损耗。


同时,渣打预计,央行可能会在未来维持一个年度波动区间(对一篮子货币),并扩大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波动率。


中国经济增长超预期


今年以来,多家外资机构纷纷上调中国经济增速预期,例如,IMF上调中国今明两年增速预测0.1个百分点至6.8%6.5%。同时,今年中国GDP全年增长6.5%的目标也将大概率超额完成。


这种增长势头超出了各界的预期,但丁爽认为这并不意味着新周期已经形成,未来经济增速应该会缓慢下行,并维持在可持续的水平,政策重点将聚焦在解决结构性问题上,而非一味追求增速。


至于今年中国经济强于预期的原因,丁爽认为主要有几方面因素造成。


首先,去年货币政策相对较为宽松,而这存在滞后效应,即“去年宽松、今年受益”;其次,今年财政政策的扶持力度也有所上升;最后,由于PPI(生产者物价指数)不断上升,这带动了市场情绪,并拉动了补库存的活动。


不过,这三大因素的影响可能逐步下降。丁爽认为,货币政策将以“稳”为主,流动性管理将延续“削峰填谷”的操作,而不是回归宽松,10月宣布的延迟降准也并非宽松信号。


此外,“由于全年存在财政限额,而在年初财政宽松的情况下,全年大概率呈现前高后低的格局。同时,补库存也基本完成,除非需求出现一个很大的改善。”


丁爽也提及,尽管房地产投资仍然平稳,“但数据显示,9月销售出现负增长,以前是金九银十,本应是最好的销售旺季,这一现象也值得关注。


不过,他也认为,政府对经济增长的容忍程度将不断提升,第一优先也不再是提高增速,而是将长期目标落在增长质量而非增长速度上。


丁爽认为,中国未来三年的经济增速可以维持在6.5%左右,其实我们测算中国经济增速只要在未来几年年均维持在6.3%,就能够完成到2020GDP翻番的目标,此后增长目标对各项政策的约束会弱化,中国解决一些紧迫的结构性问题的时机已经成熟。


强化国有资本而非国有企业


在国际社会看来,比起经济增速本身,推动国企改革、降低杠杆率将对中国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现在,国企改革的目标在于让‘国有资本’变得更强、更好、更大,而以前的提法则是‘国有企业’。”在丁爽看来,这是一个细微但值得关注的变化。


“这种细微的措辞变化也意味着,政府可能不会不计一切代价保护那些亏损的国有企业或僵尸企业,因为这是对国有资本的消耗,这就为去除僵尸企业创造了更多空间,并且能将国有资本引到更有效率的企业。”他对记者表示。


当然,丁爽也认为,中国的改革路径必然会有中国自己的特色,“中国的发展模式向来不是传统的,如果套用西方理论模式,自然是无法解释的,中国未来的国企改革也不太可能像西方那样私有化,而更可能会通过并购、引进民间资本来增加生存企业的效率,最后达到增加国有资本的目的。”


此前,IMF也建议,中国未来的改革应该减少对于信贷的依赖,提升投资效率,推动国企改革,出清僵尸企业等,这有助于中长期的可持续增长。其实一般私营企业的杠杆占GDP的比重并不是很高。相反,国有企业对于整体ROE(股本回报率)的拖累较大。


IMF此前的研究也表明,金融危机前,中国生产一个单位GDP只需要一个单位的信贷投放,现在可能需要4个,如果经济对信贷的依存度越来越高,中长期可能存在风险。现在数据显示,中国的信贷缺口已经有所下降,但仍存在进一步改善的空间。


人民币将更具弹性


就金融改革而言,人民币汇改将是关键部分,而汇改也是一盘还没下完的棋。


“今年市场对于汇率的预期更为平衡,我们认为中国央行可能会在明年向更为灵活的汇率机制过渡,为未来2~3年实现轻度管理的浮动汇率体系铺路。丁爽表示。


对于此前市场热议的“扩大人民币每日正负2%的波动区间,丁爽认为这并不是优先事项,也没有太大的必要性。目前围绕中间价的正负2%区间并没有限制人民币的正常波动,我们认为下一步可能是让汇率的日间波动触及或接近区间的上下限。这会允许人民币在短期内出现更大的波动。


过去几年来,央行一直试图弱化美元对人民币的牵制,并将重点转向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调控。同时,IMF则始终建议提升人民币汇率的弹性。


渣打预计,央行可能会在未来维持一个不对外公布的年度波动区间(对一篮子货币),“只要人民币在区间内波动,央行将不会进行日间干预,让汇率充分反映市场的供求,而只有在这个区间被触及、波动偏离经济基本面时,央行才可能会采取适度的干预措施。”丁爽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