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陈兴动:降低美国减税的外部性冲击

发表于 2017-12-04    来源于:陈兴动

122日,美国参议院鏖战通宵,终于以5149票通过参议院版本税改议案。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法国巴黎证券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他对税改做了如下评价。


税改对于美国经济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陈兴动做了四点评论。第一,税改或者减税的计划通过,是一个大概率事件,预期到了,尽管之前市场有各式各样的争论。第二,税改方案通过对特朗普政府以及共和党太重要了。用他自己的话讲,税改方案能否通过,事关共和党在美国明年中期选举的命运。第三,税改方案能被通过,说明税改本身在美国有较强的社会基础,也是两党的基本共识。民主党并不反对税改,税改革是需要的,只是对这个方案本身需要调整。尤其是现在参众两院共和党都占绝大多数,税改方案通过没有悬念,这对美国来讲是件好事。第四,税改或减税对特朗普所推行的美国第一,振兴美国经济,推行美国再工业化这些政策都将有着相当的支持作用。  


其实,市场在很大程度上己经预期到了税改方案的通过,并且作出了反应。联邦企业所得税从35%下调的20%,下调幅度相当大。尽管有人批评,过去35%条件下有许多折扣,企业平均而言并没有缴这么高的税,美国企业的所得税负担进一步减轻是肯定的。美国原本税收整体上就已经比OECD国家低,再下调对美国吸引企业投资必然更加有利。不仅仅是美国的跨国公司表示要把其在海外的投资一定程度上转回到美国国内。随着这次税改,可能还有一系列其他政策也会带来影响。税改加上美国现在所采取的贸易保护政策加以配合,也必定会对其他国家的投资产生巨大吸引力。过去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的企业,不仅仅是曹德旺的汽车玻璃到美国去投资,有报道说包括中车、宏海,海信以及家用电器都已经或表示要到美国去投资。这一方面是为了更多地接近美国消费地,抵消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冲击,还有肯定与投资的比较收益有关。特朗普上台后所采取所谓的贸易公平原则,而不是自由原则。显然是下决心在短期内大幅度的减少美国的贸易赤字,再加上这个减税政策,对这些投资的确起到添柴加薪的作用。

                          

中国要积极应对减税的负面冲击


陈兴动说,虽然税改对于美国经济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但它有巨大的外部性。对于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对中国经济发展会产生很大的冲击。首先会对FDI,对外资在中国的投资带来负面影响。中国本来比较优势就在不断丧失,新一轮对外资投资政策还不太明朗,外资投资法正在准备修改。其次,会推动中国企业更多更大规模走出去。这方面符合趋势。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国企业也需要走出去,更接近于消费地,到国际去布点,增加中国的GNP。但另一方面,必然会削弱国内投资,增加投资需求的下行压力。第三,中国海外投资增加,总体来讲会增加资本流出的压力,从而对人民币币值稳定也带来压力。其实,陈兴动担心税改与其他的外部政策变化会对中国产生一种共振作用的影响。因此,影响可能只是单一的而且是叠加的。陈兴动认为,美国现在的政策出现了几个大的变化。一是美联储QE退出,缩表已经开始。尽管是按照计划进行,但是它整体来讲会带来流动性紧缩。二是美联储在稳步提息,鲍威尔表示上台之后,会持续耶伦的政策。三是目前的这个减税政策。美国这三策叠加在一起,就会加大外部性。中国目前正在进行结构性的政策调整,想更多地把精力集中于质量量增长,提高效率。他预期,2018年新一届政府可能会利用这一年,加强打扫院子,让市场更多地出清。加强金融管制,处理僵尸企业僵尸债等问题。这些政策叠加在一起,可能会产生内外多重共振作用,但如果外部冲击过大,因应不足,经济增长短期失速过快,风险会急剧上升,信心会受到严重削弱。同时,由于有强大的对外投资吸引力,美元可能会出现持续走强,人民币很有可能在明年的上半年或者至第三季度出现贬值的压力,尽管是现在人民币处在一个比较稳定中。 因为这些外部性影响,中国有可能被迫采取继续为企业减负三去一降一补的供给侧改革,过去讲,中国降低企业减税是通过服务业的增值税改革以及降低中小企业的税收,消除行政性收费等办法,中国政府可能还更会从更多角度去考虑如何降低企业负担问题。


当然,减税最终效果还有待继续观察谈到美国的税改,很多人与1981-1986年里根政府时期的美国减税相比较。有权威经济学家说与那时不可同日而语。有经济学家更不买账,说除了政治秀,看不出有任何的经济意义。他们质疑美国现在的减税有没有必要,首先,美国目前经济增长已经十分强劲,就业率高,失业率已经下降到只有4%左右。现在其实不需要对美国的经济再做更多的刺激。其次,美国联邦债务率己高达76%。如果按照目前减税方案执行下,势必使得预算赤字扩大。尽管这次方案当中留了回旋的余地,如果预算赤字增加很大,不妨再行加税。但陈兴动认为,加税那可比减税要难得多。


所以,税收改的实际执行和效果还有待于观察。整体而言,他认为现在这只是一个初步的判断,初步的分析和评价。更深一层的就是。减税之后对美国究竟能够带来有多大的好处,多大的坏处,对外部有多大的冲击,有多大的外部性。需要做更多的研究,比如说这次美国个人所得税从七档减为四挡。那么这里头有利于哪些人不利于哪些人,未来会对美国的消费产生什么影响,他认为,这些也有待于评估,因为毕竟美国的消费对美国经济来讲还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