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邢自强:2018年金融去杠杆四大重点

发表于 2017-12-06    来源于:界面

中国宏观经济、金融政策走向备受关注。政府在去杠杆、减产能和控制房地产方面新举措如何?2018年中国经济、金融市场走向如何?针对这些焦点问题,界面新闻近日采访了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邢自强。


界面新闻:目前政府在去杠杆、减产能和控制房地产方面新举措如何?对接下来中国的经济、金融市场走向有何影响?


邢自强:十九大之后,去杠杆、减产能和房地产调控,这几个领域力度都有所加强。


对地方政府的融资,如PPP项目加强了监管,出现少数省份的地铁项目被暂停的现象。在金融监管领域,金融稳定委员会成立后一周就发布了资产管理的新规。


减产能供给侧改革领域,可以看到环保风暴在8月份之后一直在升级,进入冬季之后进一步加强。地方对于减产环保的执行力度,大幅超过之前。


最后是房地产领域的调控,越来越接近长效机制。其中,包含了对租赁市场的重视,很多新土地的供给是用来做只租不售。同时也包含了对房地产增加减少投机性需求的研究,包括最近重新涌现出的对于房产税的讨论,也在朝着这个方向进一步迈进。


从这几个角度来讲,过去的换届周期之后出现的投资大幅反弹以及信贷放松的局面,这次应该是不会重现了。


同时,在改革领域也有一些进展,最典型的是对金融行业非常大幅度的开放。


其他领域,十九大以后也有类似的进展。一是,国务院正式发文,国企股权划拨到社保领域。二是,最近也在研究集体性建设经营用地流转。所以,可以看到这些改革措施还在有序推进。国企改革接下来会继续推进混合所有制,剥离非核心业务。这几块还是有助于增加中国经济长期的竞争力和吸引力的。


界面新闻:今年是资管新规,明年你们的预测是金融监管会进一步加强,那么明年金融去杠杆具体措施可能是什么?是资管新规的落地,还是在其他领域会有新的可能性措施?


邢自强:资管新规的落实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举措,因为资管新规现在还只是一个比较宏观领域的,接下来还有各个监管部门比如保险、券商的新规,会进一步的让它落地,来堵住过去监管套利的漏洞。本身这就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包括资管新规本身也有过渡期,会到2019年,所以整体上会处于过渡实施阶段。


除此之外,对地方政府的债务加强管理,最近也有92号文对PPP项目加强监管,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领域。


第三,是国企的去杠杆。在考核国企的过程中,更加注重于资产负债率考核,而不是像过去只要把资产负债表做大就可以了。


第四,对最新涌现出来的新趋势和现象,监管部门可能会加强了解来防范风险,特别是消费领域的信贷,居民信贷加杠杆的现象。虽然整体的居民杠杆程度不高,居民的债务占GDP比例不到40%,但是这两年上升速度比较快。今年可能上升了5个百分点,过程中,包括利用消费贷去付首付买房的现象现在加强了监管,其他的消费领域信贷也会学习当年日本、韩国的经验,像韩国信用卡的问题以及日本消费信贷领域的经验,加强监管。


界面新闻:现在政府对比如说现金贷新型消费透支的管理,它是基于对私人部门透支率上升的考虑,还是基于稳定性的考虑去规范,或者基于金融系统性风险去规范这些行业?


邢自强:防风险肯定是重要的目标,这也是十九大报告里提出未来2-3年的三个主要目标之一,要防范风险。防风险过程中,加杠杆加的过快本身是一种对杠杆的担心,对还款能力的担心,还有对稳定性的担心,但总体基调是要防风险的。虽然整体居民的债务占GDP比重不高,但总体上升的迹象值得注意,未来要愈加谨慎。


界面新闻:有一种观点是如果中国金融去杠杆持续,用来衡量货币融资条件的信贷脉冲就会收缩,甚至进入负区间,这种情况会出现吗?


邢自强:信贷脉冲的收缩确实会影响到国企投资和公共部门的基建投资,但是它对私人部门的出口和消费,以及民营企业的投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甚至是负相关的。


通常在经济基本面改善时,政府才更有底气去杠杆,减少对国企和基建投资的依赖。当私人部门的投资、出口和消费在好转的时候,就可以减少对这方面的依赖。这就解释了今年以来信贷脉冲一直在回落,但是私人部门比如说投资增长没有受到影响,出口增长也在改善。


房地产历史上是非常依赖信贷的行业。信赖脉冲受到回落,房地产也会受到较大影响。现在有点脱节的原因是,房地产在持续去库存。过去几年,房地产开发商都是比较谨慎的,地方政府也比较谨慎,减少了供地。过去几年房地产已经经历了深层次的调整,尽管销售回升,但新开工没有出现同步回升。在这种情况下,哪怕信贷边际上有收紧,房地产销售在回落,但对很多开发企业来说,第一,现金流比过去有大幅度改善。第二,现在面临房子处于不大够卖的情况,不像过去供给过剩的情形。哪怕明年房地产销售会回落8%左右,但房地产的新开工会保持在3%左右的增长,这是房地产本身跟信贷脉冲的关联程度也比过去的周期要弱。


考虑到去杠杆的政策和继续对环保供给侧改革的执行,经济增速今年底到明年是逐步回落的,这只会使得中长期增长的质量进一步提升,减少对信贷的依赖。所以,我们对中长期到2019年下半年负债率逐步的起稳,以及到2025年实现高收入国家的标准,实际上是比过去的信心更强。


界面新闻:如何去衡量去杠杆见到实际成效?


邢自强:去杠杆是否取得成效主要看债务占GDP的比例何时企稳。目前广义信贷增速还是14%,高于名义GDP。但债务率上升的速度逐步得到了控制。去年、前年、大前年差不多每年提升20个百分点的债务率,到今年只上升5个百分点。明年可能只上升34个百分点。


预计到2019年下半年,债务占GDP的比率基本上企稳,就可以说去杠杆基本上取得了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