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脱欧谈判仍艰难 联储加息已成舟

发表于 2017-12-10    来源于:陶冬

上周两大故事:英欧谈判攻防和比特币价钱。上周五,英国和欧盟谈判代表终于就分手费和北爱尔兰贸易边界达成共识,脱欧谈判可以进入第二轮,英镑兑美元冲上1.3519。不过,特蕾莎-梅的高兴只持续了几个小时。EU随即给其贸易代表的指引暗示,实质性谈判可能要等到明年三月以后,因为“英国尚未明确其目标”,英镑汇率应声跌回1.33。比特币价格一度逼近20000点,其升值速度令人类资产自叹弗如。美国十一月非农就业人数增加超出市场预期,不过时薪增长依旧令人失望;特朗普竞选团队前高级成员同意与特别检察官合作,通俄门调查向纵深发展。但是美国股市懒得去理这些负面消息,S&P500再次创出新高,不过科技股在上周中段有较大的调整。联储开会之前债市仍在观望状态,对货币政策敏感的两年期国债利率一周微升一点,两年与十年期利差收缩到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相对于美国,欧洲股市上周有更多的进账,中国股市则略显阻滞。上周三石油市场一度出现大跌,之后逐步消化了美国页岩气的消息,布伦特原油收报每桶63.4美元。黄金价格每盎司跌32美元,资金流向无视地心引力的比特币。


英国在周五死线前勉强摆平了政府小伙伴DUP的否决,承诺了400-450亿欧元分手费,与欧盟代表签署了45页的共识文件。欧盟主席图斯克言:“分手是艰难的,分手后建立新的关系更艰难”,这句话似乎预示着接下来谈判的荆棘之路。在经济利益上,不少当年赞成脱欧的人士曾经有鱼与熊掌兼得的幻想,既要拿回政策的自主权,又要继续享受“类成员”的共同市场利益。结果发现,欧洲在“惩罚叛徒,杀一儆百”上立场异常坚定,英国在欧盟市场地位未定,而20193月的大限愈来愈近,如果不能迅速解决双边市场、人员准入问题,不少跨国企业可能将原本放在英国的部分功能移出,新的外来投资也望而却步,这个对严重依赖外资的英国经济不啻是严重打击。看准这个软肋,欧盟在谈判上立场企硬,拖延时间,英国不得不在没有得到任何市场准入安排的情况下,先行承诺巨额分手费。然而,这笔钱不过买来了一个谈判权,预计未来的谈判也会十分艰难。梅内阁内部意见十分分歧,管治能力已经亮出红灯,能否撑到2019年颇为成疑。未来两年英国经济的下行压力恐怕比英国政府和央行预料的更沉重,汇率可能更波动。


本周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召开今年最后一次例会,预计加息25点,政策言语基本不变,留待下一届联储决策层上任后再作调整。十一月非农就业增加了228Kvs预期的195K,时薪环比增加0.2%vs预期的0.3%。这组数据在平时对政策决策会有影响,不过这次例外。此次加息,是要锁定本届联储的历史地位,是欢送耶伦离任的礼炮,重在象征意义。联储目前的思维、判断、政策宣示都会在明年二月重新设定,不仅打上鲍威尔的烙印,而且尚未露面的联储副主席的理念、思维也十分重要。目前笔者还不能对未来联储政策走向作出比较准确的预言,不过倾向于相信下一任联储决策者会基本维持本届对政策基调的铺垫,改变应该在2019年前瞻性指引中慢慢渗透出来。在此架构下,决策者要判断CPI通胀前景和经济周期性走势,作出相应的微调。


本周焦点是四大央行同时议息,不过最后可能只有美国会加息。预计联储提高联储基金利率25点,政策言语不变。欧洲央行利率应该维持不变,不过德拉吉在记者会上会不会多讲几句就未可知了,毕竟目前欧洲经济增长十分旺畅,来自德国的压力又慢慢浮现。英国和瑞士央行则应该没有大的影响市场的政策改变。另外,白宫和共和党议员正在与时间赛跑,力争圣诞节前搞定税改方案,合并后税改方案的细节如有泄露可能影响市场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