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廖群:“高质量发展” 内涵何在?

发表于 2018-01-11    来源于:廖群

十九大报告关于经济发展的最重要提法,应该是“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更作出一个重大判断,即,由 “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是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时代的基本特徵,并正式定调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战略,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可见,“高质量发展”将代替“高速增长”成为今后中国经济新的与根本性的发展目标。


既然如此,“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其内涵到底是甚麽?看似容易理解,实际却不尽然。目前,似乎各有各的解读,正如有人说是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高质量发展”。比如,有人认为就是很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所需的发展,也有人说是以科技创新驱动代替要素驱动的发展,还有人觉得是高经济效率的发展。


笔者认为,这些都是“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方面,但都不足以涵盖“高质量发展”内涵的全部。既然是新时代的基本特徵与根本性的发展目标,其内容必定是丰富与多方面的,应该更加高屋建瓴地对其进行概括与把握。


可以说,“高质量发展”是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以来各项经济转型的一个综合性表述。结合十九大报告与2017年经济工作会议关于经济转型的各项表述,并针对过去几十年来“高速增长” 的一些负面后果,可从以下若干个方面来概括与把握其主要内涵。


首先,“高质量发展”应该是更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造福于人民无疑是经济发展的最终目标,但有直接造福与间接造福的区别。直接造福好理解,间接造福则是通过整个经济环境的改善来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其效果在一段时间后才能实现,有可能时间很长,甚至可能最终偏离目标而不能实现。在过去的“高速增长” 阶段这种间接造福的比重过高。十九大报告提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就是要提高经济发展直接造福于人民的比重,相应地减少间接造福的比重。即,更直接进而更迅速地造福于人民,包括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质的环境与更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这应该是“高质量发展”的首要内涵。


第二,“高质量发展”应该是更为平衡的发展。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的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不平衡是多方面的,既体现为人与人之间的贫富差距,城乡之间的生活差距,地区与地区之间的发展差距,不同所有制企业之间的竞争性差距,也体现为经济、产业与产品供、需之间的结构性不匹配。这些都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存在的严重问题,也是过去“高速增长”的副产品。减小这些不平衡已是当务之急,应是 “高质量发展”的第二大内涵所在。


第三,“高质量发展”应该是更低风险的发展。十九大报告与2017年经济工作会议都特别强调防范化解风险的重要性。过去的“高速增长”在促使我国经济发展与人民生活水平显着提高的同时,也为经济与社会积累了很多风险,包括房地产市场风险、债务风险、资本市场风险以及社会稳定性风险等,尤其是系统性金融风险。防止这些风险发展成为经济、金融或社会危机,是保证今后经济持续发展的重要前提。降低这些风险是 “高质量发展”的第三大内涵。


第四,“高质量发展”应该是更以创新驱动的发展。过去近40年来我国以劳动力与资本驱动的外延式经济发展模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已遇到了瓶颈并衍生了很多低质量发展后果。尤其是,世界经济正在进入以互联网及其应用为代表的第4次工业革命时代,我国经济要进一步发展并行至世界经济的前沿,必然进一步要从旧的劳动力与资本驱动的模式转向新的以创新驱动的模式,以站在第4次工业革命的前列。这应是“高质量发展”的第四大内涵。


第五,“高质量发展”应该是更高经济结构水平的发展。我国经济在规模方面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与最大贸易国,但在经济结构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总体而言仍处于中下水平。宏观经济结构中投资比重依然过大,消费比重仍有待提高;产业结构中传统行业仍佔多数,新兴行业不够壮大;企业结构中国有企业依然主导,民营企业仍居下风;技术结构中中低技术仍为主流,高新技术仍在发展之中。经济结构向更高水平的升级,若干年前已经开始,但远未完成,继续并完成这一升级,也必然是“高质量发展”的重大内涵之一。


第六,“高质量发展”应该是更高经济效益的发展。效益无疑是质量的最重要方面之一,也是最易为人所理解的质量。我国的经济效益,无论是从宏观层次的人均GDP、劳动生产率、全要素生产率与投入产出率,还是中观层次的能源 / 资源消耗率、产能利用率、资金使用效率与科研转化率,或是微观角度的人均产量、产品销售率、销售利润率与中高产品佔比等,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较大的距离。提升经济效益自然是“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涵之一。


第七,“高质量发展”应该是更加绿色的发展。绿色经济是今后世界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与新增长点。儘管最近美国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但我国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坚守协定并坚持绿色经济发展的方向。就我国而言,过去几十年饱受环境污染之苦,确保经济向绿色方向发展对于我国经济的持续增长及为子孙后代留下一个美好的生活环境都具有特殊与不可低估的意义,也必将是“高质量发展”的一个重要内涵。


分析了以上七大内涵之后,笔者还想特别指出,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即不追求高速增长而着力于提升经济发展质量,并不意味着就完全不讲究经济增长速度了。经济增长速度与经济发展质量之间是一种即互相矛盾又互相依存的辩证关係。矛盾的一面是,经济增长速度过快可能降低经济发展质量,就像过去几十年的经验所表明的那样。依存的一面是,经济发展质量的提升也需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的支持。不能想像在经济零增长甚至衰退时经济发展质量能够得到全面的提升。辩证法告诉我们,数量与质量是辩证统一的;没有质量的数量没有意义,但同时没有数量就不可能有质量。因此,没有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就没有真正的经济发展质量。在“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我们不再追求经济的高速增长,但也不能容忍经济没有增长或过低增长,而应该保持符合新时代我国经济潜在增长率的中高速增长。这也可以认为是“高质量发展”的第八大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