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廖群:今年美元与人民币走势的两大新风险

发表于 2018-02-06    来源于:廖群

廖群博士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师兼研究部总经理、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关于今年美元与人民币的走势,在1月下旬以前笔者一直认为,从经济与政策的基本面来看,鉴于美国经济复苏步伐加快与美联储持续加息与缩表,美元指数应该有所上升,进而大多数货币,包括人民币对美元,应该有所贬值。当然美元升值与人民币贬值幅度都不会太大,在美联储加息3次的假设下分别升贬3%与2%左右。这可以说是笔者的基准情景预测。可是,1月下旬以来美元指数的快速下跌,使得市场预测迅速地向美元贬值、人民币升值的方向转移,笔者也对自己的基准情景预测的信心发生动摇。


本来,近月来美国经济数据大多数进一步向好,去年年底特朗普税改方案又比市场预期更快地通过,就基本面而言,美元指数理应反弹上升。可实际情况与之相反,美元指数从去年1218日的94左右一直下跌,尤其是1月下旬以来下跌加速,短短几天便跌近2%而破90,至131日跌至88.9。相应地,其他货币反常地大幅升值,人民币对美元从去年1218日的6.60升值至123日的6.40,更于12425日两天升近2%,至31日收盘于6.29。显然,人民币的反常升值是美元指数反常走低的直接结果。


那麽问题便是,美元指数为何近期如此反常走低呢?


对此,很多人归因于欧元区经济复苏加快、中国经济强势企稳、多国货币政策趋紧及油价上升等。笔者认为,这些因素能解释部分,但不能解释全部,还有一个重要,或更为重要的因素,即,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美国政府给市场带来的不确定性。


首先是特朗普的不确定性。特朗普施政一年以来,虽然也取得了像减税方案通过这样的成果,但总体而言,施政困难,大多数政策措施要麽是国会通不过,要麽是通过了也难以有效实施。尤其是其不同寻常的施政风格,国内外分别得罪了很多人与国家,使得市场对其施政能力的信心不断减弱,对其能否推出并实施其竞选时承诺的经济刺激措施日益怀疑,进而对美国经济的复苏前景打上问号。这应该是近两个月以来美元反常走弱的主要原因。


其次是美国政府强美元政策的模糊化。特朗普政府以前的历届美国政府都明确地坚持强美元政策。但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强美元政策开始模糊。特朗普上台后不久就明确讲过强美元对美国经济不利。这是政策模糊化的开始。但鉴于特朗普经常说话不算数,市场也就没有太把这一表态当一回事。可是,124日美国财政部长努钦清楚地表明美元走软对我们有利。鉴于其财政部长的关键身份,也鉴于其以前并未信口开河过,市场迅速反应,美元指数在当日便下跌1%。虽然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等官员很快就作了澄清并说坚持美元强势不变,特朗普本人稍后也说希望看到强势美元,但这已使得市场对于美国政府是否坚持“强美元”政策产生了怀疑,美元指数只是在略为反弹后便又在90以下低迷不起。


以上两大不确定性,意味着美元与人民币走势的两大新风险。从目前情况来看,这两大风险在今年将持续存在甚至上升。关于特朗普施政风险,除特朗普的个人风格外,还反映目前美国两党政治斗争与社会分化的现实,短期内难以改变。所以,已通过的减税方案的实际效果如何,以及特朗普拟推的增加基础设施投资、提高关税与开放金融市场等其他的经济刺激措施能否顺利推出及产生效果等,目前都是问号。至于“强美元” 政策风险,其实我倒是觉得特朗普当选后不久与努钦124日关于美元的表态反映了当前美国政府内部一些人的真实想法,包括特朗普与努钦在内。笔者在特朗普当选后不久就在本栏发表文章预计,特朗普应该倾向于弱美元。这是因为,笔者相信特朗普施政的最大目标是把经济增长速度提升上去,将美国的製造业重振起来,只要做到了这一点,他的总统职位就能保住甚至重新当选。因此他将不遗馀力地力图实现这一个目标。而“强美元” 有背于他的这一最大目标。所以他是从内心不想看到强美元的。这当然并不意味着他能立即改变强美元政策,他需要时间去说服政府内部坚持强美元政策的人,也需要时间观察改变这一政策的代价有多大。可是,强美元政策已经开始模糊,特朗普及其政府何时与如何地改变这一政策也就成为一个很大的风险。


因而,今年美元指数与人民币走势的风险情景实现的概率将显著提升,而基准情景的实现概率将相应地明显降低。两个概率如何此消彼长取决于上述两大风险如何发展。


鉴于此,目前笔者对于今年美元与人民币走势的预测是,虽仍然坚持基准情景,即美元将温和上升,人民币对美元温和贬值,但将基准情景的实现概率从75%降至55%,相应地将风险情景的实现概率从25%升至45%。


也就是说,今年55%的机会将是,至年底,美元指数温和回升至92.0,人民币对美元温和贬值至6.4245%的机会则是,美元指数继续下跌至86.5,人民币对美元继续升值至6.20。随着上述两大风险状况的演变,这两个概率及预测值都将会产生相应的变化,届时将再作出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