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邵宇:我们浪费了一次好危机

发表于 2018-02-11    来源于:邵宇

全球化其实并不神秘,不会一马平川,也不会高潮不断,它也会停滞、消退甚至崩溃。近代历史来看,全球化已经经历了三波浪潮,分别是全球化1.0——大航海时代、全球化2.0——英国和英镑时代、以及全球化3.0——美国和美元时代。它也曾经历三次重大贸易和经济失衡,分别是中英失衡、欧美失衡、亚美失衡,具体表现为实体经济和金融经济“两种失衡”。如今这一次,则特别表现为美国全球化与美元全球化带来的失衡。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尤其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我们看到的是逐渐显现的“逆全球化”现象。其传导机制表现为:全球实体经济与金融经济两种失衡导致金融危机,并发展为局部的经济危机;在应对危机过程中,部分国家引发了贸易保护主义与经济民粹主义,又抑制了全球化,从而推动“失衡的全球化”向“逆全球化”转变。


世界由此呼唤新一代全球化,即全球化4.0,这是指更“可持续、合理、均衡”,以“创新、普惠、共享和包容”引领的全球化。“新全球化”是相对危机前的“失衡的全球化”、以及危机后的“逆全球化”而言的,其核心特点是更加均衡、包容。“新全球化”要增强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实体经济领域与金融经济领域的发言权、影响力和规则制订权,改变“失衡的全球化”下的“两种失衡”状况;“新全球化”还要求各国同舟共济、共度难关,以更加开放包容的态度参与全球分工与合作,而不是促进贸易保护主义带动的“逆全球化”。


但随着美国特朗普新政、英国脱欧、地缘摩擦等频频出现,现实显得愈发骨感。笔者有一种不安的预感,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教训和经验几乎肯定被浪费了,除了会投放更多流动性以外,各方面取得的进展十分有限。全球正在经历一个“三高三低”的状态,即高央行资产负债表水准、实体经济高负债或者杠杆率、风险资产价格历史新高;另一方面,则是低波动率、低通胀率、低增长和贸易水准。


过去十年恐怕是人类历史上货币幻觉最严重的时期,看看那些核心资产的价格膨胀程度,看看全球财富分化的程度,都让人不寒而栗。所谓宏观审慎政策(MPA),即降低宏观杠杆水准的努力似乎是唯一的进展,但仔细观察,有几个大型经济体的宏观杠杆是真正被控制住了的?传说中用天文量级的流动性浇灌出来的史诗级创新呢?苹果倒是更新到x代了。比特币算吗?理论创新呢?每次重大金融经济危机都有思想巨人的出现和重大的经济学理论突破,一如马克思、凯恩斯、弗里德曼带来闪电光芒。而现在,我们只看到左右两派吵吵嚷嚷相互指责,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日益亢奋,流动性是如此充沛、思想是如此贫乏成为时下最鲜明的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