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不疾不徐鲍威尔

发表于 2018-08-30    来源于:陶冬

美国联邦储备局主席鲍威尔,最近有点烦。核心通货膨胀已经超过2%的政策目标,连政策决策者最关注的核心PCE也直逼政策目标。劳工市场持续强劲,在完全就业的情况下未来工资增长加速,既符合逻辑也符合历史经验。应对于此,货币政策应该进一步收紧。可是,将他保送上全球第一央行掌门人宝座的总统特朗普,最近开始在推特上施加压力,对持续加息表达不满。


同时,全球贸易纠纷如火如荼,地缘政治形势紧张,新兴市场货币一再爆煲,美国股市却又屡屡破顶,债市收益曲线迹近倒挂。这些都是不祥之兆,随时可能冲击美国经济,但是监管者又不方便去评论。


在此情况下,鲍威尔迎来了出任联储主席后的第一次Jackson Hole年会。Jackson Hole是一个不同凡响的政策舞台,伯南克的三次QE和一次OT政策大手笔中有一半是在这里宣布的,连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也曾在此不经意地吐露重大政策意图,牵动汇率变化。


鲍威尔是近几十年联储主席中第一位非职业经济学家,律师生涯为他带来不苟言笑的个人风格,也注定了他的Jackson Hole初啼缺少戏剧性效果。鲍威尔在年会上的发言,凸显出持平的风格。他强调了对美国经济和就业形势的乐观判断,认为经济处在强势上升的轨道,同时指出通货膨胀有压力,但是物价增长并未出现导致经济运作不稳定的过热。他特意无视贸易纠纷、地缘政治等重大海外因素,将注意力聚焦在国内经济环境上,暗示美国的货币政策为美国经济服务。


铺垫之后,鲍威尔提出了他的货币政策理念。货币环境正常化仍是最佳的政策选择,利率调整优先过流动性调整,加息应该继续,但是温和的、渐进式的加息比较合适,政策基调应该根据未来经济走势而作出必要的调整,外围因素暂时对美国经济冲击有限。


鲍威尔不疾不徐、按部就班的策略,受到市场的热捧,美股再攀高峰。美国经济已经进入扩张周期的尾部,未来一年中就业市场炽热、特朗普减税发力,经济的确有过热之虞,所以市场对短期利率持续走高是有戒心的。但是在另一方面,结构性改革进展不大,生产力增长并不明显,使得资金对长期增长前景不敢过于乐观。这种反差的直接后果是国债市场两年债利率不断上升而十年债利率裹足不前,两者间的利差创下历史新低。


利率曲线倒挂(即短期利率水平高过长期利率水平),是一种罕见的市场现象,一般出现在经济衰退之前,这正是市场中悲观者所担心的。笔者认为,目前美国经济暂时处在goldilock状态,即是童话世界中那碗不冷不热的粥,既不需要政策刺激,也不需要政策降温。今天的鲍威尔,可能是各大央行中最舒服的,不疾不徐,可伸可缩。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