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廖群:内地基础设施仍有很大发展空间

发表于 2018-09-12    来源于:廖群

为应对风云变幻的中美贸易战,中央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取向已于2季度开始从温和收紧转向适度放鬆。7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货币政策要鬆紧适度〞,就是这一转向的明确表述。从这一表述也可看 出,财政政策在此次政策转向中将扮演主要角色,〝更加积极〞就是更加宽鬆。的确,鉴于内地市场货币流通量已经很大,去杠杆取得进展但显然不够,货币政策宽鬆的空间应该受到控制。但政府债务在安全 范围内,中央政府债务加地方政府债务佔GDP比重2017年为38.9%,大大低于其他国家。即使计入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这一比重也只是刚过65%,低于大部份主要经济体,何况这些隐性债务(其实也包括很多显性债务) 与其他国家相比有更多的资产所支撑。因而财政政策宽鬆的空间是较大的。


财政政策宽松,目前主要是两大措施,一是重新加速基础设施投资,二是进一步减税。採取这两项措施是否适当,首先取决于财政的负担能力。如上所 述,目前政府的债务负担仍不算高,这应该不是大问题。同时还取决于这两项措施本身的合理性。鉴于市场普遍认为内地的宏观税负很高,减税的合理性不言而喻。但对于重新加速基础设施投资是否合理,看法不一,很多人有所疑虑。


主要疑虑之一是,经过多年的高速增长后,内地的基础设施还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吗?如有,加速投资无可厚非,如没有,岂不又造成新的产能过剩,形成无效投资?


的确,改革开放以来,内地基础设施投资年均增长超过20%。其结果,基础设施存量迅速扩大,国家的基础设施面貌 也大为改观,不仅竖向与改革开放前相比不可同日而语,横向与其他国家相比也似毫不逊色。在这种形势下,上述疑虑值得认真分析。


进入21世纪, 所谓基础设施,有狭义与广义两种。狭义基础设施是指传统的交通运输(铁路、公路、港口、地铁、机场等) ,电力(火电、水电、核电、太阳能发电等) ,城市公用设施(供水、供气、供热、排污、街道等) ,通讯(电话、广播、电视等) 与水利设施等,广义基础设施则包括传统的基础设施再加上新兴的基础设施,如信息基础设施、绿色环保基础设施与社会服务(教育、医疗、科学、文化、体育等) 基础设施。


上面所说已经获得了迅速发展的内地基础设施主要是指传统的基础设施。那就先让我们看看传统基础设施在内地的发展状况及前景。


问题在于获得了迅速发展是否就意味着饱和, 就没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


IMF与麦肯锡曾分别测算了世界各国的人均公共资本存量与基础设施资本存量/GDP比率,两者都得出结论,中国的基础设施存量并没有明显偏离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的水平。麦肯锡提出70法则,认为基础设施资本存量/GDP比率位于70%为基础设施发展适度, 高于70%为发展快于适度,低于70%定为发展不足,并测算了2013年各国的这一比率,其中中国的为76%,略高于70%,而最高位的日本的达179%。根据这一结果,只能说中国的基础设施进一步发展的空间相比以前减小,而绝难说已经消失。鉴于今后中国的GDP仍将中高速增长,其基础设施存量也应该中高速增长才对;否则,基础设施资本存量/GDP比率将跌至70%的适度水平以下。


其实, 更为科学的是使用人均基础设施存量指标。IMF的测算表明,2013年中国的人均公共资本存量(基础设施资本存量的代理变量)与墨西哥、波兰等国持平,大幅低于发达国家。另据市场信息,中国的人均基础设施存量只为发达国家的20-30%,如2014年人均铁路里程仅为G7国家平均值的15%,人均公路长度仅为G7国家平均值的24%。这些估计值同中国与发达国家在人均GDP方面的差别大致相当。


虽然上述数据都是45年前的,这45年来中国基础设施发展很快,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又缩小了很多。但人均来看,可以认为差距仍然是很大的。据世界经济论坛<<2017-2018年全球竞争力报告>>2016年中国在137个国家中基础设施竞争力的排名为46,落后于大部份的发达国家,应该是一个对中国基础设施发展最新且接近真实的估计。


以上IMF使用的公共资本与麦肯锡使用的基础设施当然都是指传统基础设施。这就是说,在传统基础设施领域,内地并没有饱和,还有进一步的发展空间。其实, 在城市公共设施、地铁、机场等领域,增长空间仍然很大。既使就在全球里程最多又最现代化的高铁来说,很多车次几乎是每天满载,不在网上早点订票难以上车,也还将进一步发展。何况,传统基础设施需要质量升级。随着人们对质量要求的不断提高,传统基础设施, 尤其是城市共用设施的升级需求强劲。


基于以上分析, 既使在传统意义上,上述关于内地基础设施没有进一步发展空间的疑虑, 在现阶段, 对某些地区来说应认真对待, 整体而言却是没有必要的。


更大的发展潜力在于新兴基础设施,即信息基础设施、绿色环保设施与社会服务基础设施。前二者,在全球都是新兴领域,内地与发达国家的差别不大,尤其是信息基础设施。后者发达国家发展比较成熟,内地仍有很大的差距。无论如何,这三个新兴基础设施领域将是今后内地基础设施发展的新增长点。限于本文篇幅,这留待下次进行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