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湛:利用非国企的“鲶鱼效应”推进国企“瘦身健体”

发表于 2018-10-11    来源于:李湛

作者:

中山证券宏观经济组组长 唐晋荣

中山证券宏观经济组研究助理 方林肖

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李湛


摘要


国有企业去杠杆、减负债等相关问题是本轮国企改革的重点,相关的研究讨论已经很多。但国有企业的负债要降到什么样的水平才是适宜且最优的,则值得进一步分析探讨。为此,我们从产出效率的角度初步分析了国企改革中去杠杆、减负债等问题。选取了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人均产值的负债规模等指标衡量不同类型企业产出效率的指标,并对国企债务规模和产出水平做了反事实的经验测算。考虑到研究对象的可比性和数据可得性,本文暂时仅考察了工业企业的情形,包括细分行业情况下的国有工业企业与私营工业企业的比较分析,得出的主要结论如下:


1)整体上来看,相比于私营工业企业,国有工业企业的债务规模扩张明显,销售产值呈先增后降趋势,产出效率始终低于私营工业企业。截止2016年底,国有工业企业债务规模是私营工业企业的2.12倍,年均销售产值仅占私营工业企业的55%。在2000年至2006年间,国有工业企业单位产出的负债规模始终高于私营工业企业,且相对负债倍数不断上升。


2)从我们观察的37个细分工业行业来看,相比于私营工业企业,不同行业国有工业企业的产出效率整体较差,波动幅度较大。除了烟草制品业,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等少数几个行业以外,私营工业企业的产出效率均更高。同时,不同行业的私营工业企业的产出效率差异较小。


3)考虑到不同行业的生产特征和经营方式的差异,为了增强国有工业企业和私营工业的可比性,选择两者同时进入2016年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前15的行业作为进一步的分析对象。我们的分析表明,总体上来看,相同行业里的国企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明显高于私营企业。并且,以A股上市的国企与民企为研究对象,以人均产值的负债规模作为衡量经营效率的指标时,结果显示不同行业的国企与民企之间仍然存在着较大的产出效率差异,但个别行业有微弱的好转迹象。我们主要考察煤炭、钢铁、电力、有色金属等8个典型行业中的情形,这8个典型行业中的国有企业在效率上的表现都不同程度地逊色于民营企业,但在部分行业两者之间的产出效率差异有逐渐缩小的趋势,如电力、有色金属、通用设备等。


4)在反事实的测算情形下,整个工业部门尤其是国有工业企业部门,其债务规模理应更小,或销售产值理应更高。通过将国有工业企业、整个工业部门与私营工业企业对比,我们发现私营工业企业的产出效率是较高的。若以私营工业企业的产出效率作为度量去杠杆、减负债的标杆,则整个工业部门,尤其是国有工业企业,都需要不同程度地压缩债务规模。我们的初步测算表明,以私营工业企业的产出效率做参照,截至2016年底,整个工业部门中约有44.3%的负债比例、近27万亿元的债务规模是相对无效的。其中,国有工业企业的债务中有19万亿元是相对无效的,这可能是未来国有企业改革需要消化的债务规模。而换一个角度看,给定国有工业企业的债务规模,如果国有工业企业的产出效率达到私营工业企业的水平,理想情况下则可以多创造近65万亿元的销售产值。


5)从经营效率的角度看,部分行业很有必要引入竞争以提升国企效率。对于涉及水、黑色金属、煤炭、设备制造和非金属矿等相关产品的几个行业,国有企业在产出效率上的表现与私营企业相差甚远。即便是以A股上市的公司为研究对象,仍然改变不了国企相对民企普遍低效率的事实。因而,应当积极引入非国企的竞争,以非国企的鲶鱼效应来推动国企效率的提升。


6)总体而言,我们的测算分析表明,相对于私营工业企业,国有工业企业在产出效率上的表现较差,国有工业企业的大规模债务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是相对无效的。从政策建议的角度看,我们的分析结果有两个政策含义:其一,在国企改革的进程中,或许可以从产出效率的角度出发,对部分行业国有企业的债务规模制定相对可量化的瘦身健体目标,据此测算不同类型的国有企业应当压缩的负债规模;其二,从国企治理的角度看,可以考虑以同类型民企的效率作为国企运营绩效的考核基准,对于那些运行绩效和投入产出效率显著低于同类型民企的国企,有必要进行大幅改革(包括人员、资金、企业规模等方面),以激励国企提升效率。


风险提示:外部国际环境大幅恶化,政策超预期收紧。


1. 2000年以来国有和私营工业企业的资产负债情况比较


1根据wind的数据,梳理了2017年底国有和私营工业企业的资产负债、营业收入和年度利润的基本情况。统计数据显示,截止至2017年底,从企业数量看,国有工业企业和私营工业企业的单位数分别为18806户和222473户。从企业亏损率来看,亏损的单位数分别为4641户和20099户,国有工业企业和私营工业企业的亏损比例分别为24.68%9.03%,前者约为后者的2.7倍。从资产负债规模看,2017年末国有工业企业和私营工业企业的资产总额分别是425030.9亿元和250796.7亿元,负债总额分别是256588亿元和129350.2亿元。从资产负债率看,国有工业企业和私营工业企业分别为60.37%51.58%,前者高出后者约9个百分点。从营收和利润情况看,2017年国有工业企业和私营工业企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68888.6亿元和404248.4亿元,营业成本分别为220602.1亿元和351971.4亿元,利润总额分别为16651.2亿元和23753.1亿元。从营收利润率看,国有工业企业和私营工业企业分别为6.19%5.88%,国企略高于民企。


从前述的比较可以看出,相比于私营工业企业,国有工业企业的亏损情况比较严重,负债水平明显偏高。造成国有工业企业销售利润率较高的可能原因有两点:一是借助国家屏障和市场地位,获得部分垄断利润;二是具有相对融资优势,从而财务费用水平较低。但是,国有工业企业在占用如此庞大的资产体量的情况下,其创造利润的能力就远远差于私营工业企业了。综上所述,一个直观的现象是,相比于私营工业企业,资产体量庞大的国有工业企业不但负债水平高,而且产出效率低下。为了验证上面的猜想,我们从产出效率的视角对国有工业企业和私营工业企业进行更加详细的分析。


从债务扩张的速度来看,2000年以来,与私营工业企业相比,国有工业企业债务扩张较快。国有企业债务总额逐年增加,且每年新增负债从2000年的1万亿左右,扩张到现在每年10万亿元左右。在所有行业中,工业企业债务总量常年位居第一。自2000年以来,国有及私营工业企业的负债与销售产值总额如图1所示。截止2016年底,国有工业企业的债务总额是私营工业企业的2.12倍。从债务增速上来看,2000年至2008年间,国有工业企业的债务增速呈递增状态,之后才缓慢下降。但由于体量过大,每年负债的净增加额却不断攀升。而私营工业企业在此期间的债务增速整体呈下降趋势,且每年新增债务较小。


从工业销售产值来看,国企工业销售产值的表现却并不好。在2008年以前,国有工业企业的销售产值比私营工业企业的高,但差距在不断缩小。至2009年及以后,私营工业企业的销售产值超过国有工业企业,且保持持续较快的增长趋势。与此同时,国有工业企业的销售产值增长缓慢,且自2015年起有所下降,最终导致两者之间销售产值的差距逐渐拉大。截止2016年底,私营工业企业的销售产值是国有工业企业的1.82倍。


2. 2000年以来国有和私营工业企业的产出效率比较


从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上来看,国有工业企业始终高于私营工业企业,且两者之间的相对负债倍数呈不断上升趋势。2000年以来国有及私营工业企业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如图2所示。总体上来看,国有工业企业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表现为“U”型,而私营工业企业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始终保持下降。造成2009年国有工业企业单位产出的负债规模出现阶段性高值的原因主要是销售产值下降程度较大。根据国有及私营工业企业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数据,可以计算出两者间的相对负债倍数,以体现创造一单位产值所占用的负债差异。2000年至2016年间,相对负债倍数的波动处于(2,4)的区间范围内。自2005年起,相对负债倍数持续攀升,已从2.07上涨至3.85。这意味着,即便不考虑国有企业与私营企业在负债和销售产值总量上的差距,国有工业企业的产出效率也始终低于私营工业企业,仅为后者的26%-48%。另外可以看出,这一产出效率差距也越来越大。


具体到37个细分工业,我们分析发现,相比于私营工业企业,国有工业企业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具有较大的行业差别,且产出效率整体较差。截止2016年底,细分工业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如图3所示。除了烟草制品业,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以外,国有工业企业在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上均高于私营企业。从行业分布上来看,国有工业企业和私营工业企业并没有相同的趋势。与此同时,除了个别行业外,其他行业的私营工业企业的产出效率整体上较为均匀,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稳定在0.3左右。而对于国有工业企业,不同行业间的产出效率存在显著差异。其中,黑色金属、煤炭、水、电力、热力和机械设备等相关行业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较大,产出效率较差。


由于不同行业的国有工业企业与私营工业企业,两者在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上的表现和变动趋势不具有一致性。考虑到不同行业的生产特征和经营方式的差异,为了增强国有工业企业和私营工业的可比性,我们选择同时进入两者2016年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前15的行业,作为进一步的分析对象。这几个行业分别是:水的生产和供应业;黑色金属矿采选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2000年以来这六个行业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如图4所示。总体上来看,相同行业里的国企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明显高于私营企业。除了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其他五类私营工业企业单位产出的负债规模较为平稳,水、黑色金属和电器机械制造的产出效率有所上升。对于国有工业企业来说,黑色金属、煤炭和电气机械制造业的单位产出的负债规模在2008年前后呈现出先降后升的趋势,即“U”型。这也从侧面体现出这类企业的负债规模及产出效率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较大。水的生产、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的国有企业单位产出的负债规模逐年波动上升。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的情况比较特别,表现为国有企业的产出效率高于私营企业。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2004年该行业的国有企业的销售产值较前一年增加了近2.3倍,使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下降了47%,此后便稳定在1.2左右。


最后,以A股上市的国企与民企为研究对象,以人均产值的负债规模作为衡量经营效率的指标时,结果显示不同行业的国企与民企之间仍然存在着较大的产出效率差异,但个别行业有微弱的好转迹象。我们主要考察煤炭、钢铁、电力、有色金属等8个典型行业中的情形,并对每个行业随机选取了数量相等的A股上市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作为分析对象,结果如图5所示。


整体上来看,在这8个典型行业的上市公司中,负债相对最多的是煤炭,其次是钢铁、通用设备、有色金属和化工。对于同一行业,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在人均产值的负债规模上的表现差异也较大。截止2017年底,两者之间的相对负债倍数从大到小依此是钢铁、煤炭、通用设备、有色金属、化工、电力、仪器仪表和医药生物。具体细分行业来看,煤炭行业的国企与民企的相对负债倍数在2011年经历一个较大的下滑后,便稳定在4-5左右的水平上。在2017年以前,钢铁行业中的国企与民企的相对负债倍数呈现出逐年微弱缩小的趋势,但2017年又抬升到5.46倍的水平。在有色金属行业中,国企与民企的相对负债倍数总体上呈现不断下降趋势,从2010年的23.34降至2017年的4.37,年均降幅较大,但两者在产出效率上的差异依旧很大。在8这个行业中,仪器仪表行业的国企与民企的人均产值的负债规模水平是最小的,两者之间的相对负债倍数呈缓慢下降趋势。医药生物行业的国企与民企的产出效率差异不大,相对负债倍数在1左右上下波动。此处对电力、通用设备和化工这3个行业中企业的表现不再赘述。最后,虽然这8个典型行业中的国有企业在效率上的表现都不同程度地逊色于民营企业,但在部分行业两者之间的产出效率差异有逐渐缩小的趋势,如电力、有色金属、通用设备等。


3. 反事实的经验测算:国企的债务和产出效率应该是怎样?


在反事实情形下,我们假设,如果国有工业企业具有私营工业企业的产出效率,则在国企当前的产出水平下,其债务规模理应更小;或者,从另一个角度看,在当前的国企债务水平下,其销售产值理应更高。前述的分析表明,除了烟草制品业;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以外,国有工业企业在产出效率上的表现均不如私营工业企业,即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过高。


此处,我们具体考虑了两种反事实情形:第一,假设按照私营企业的产出效率,生产国有企业现有销售产值的产品需要的负债是多少?第二,给定国有企业的负债融资,如果按照私营企业的产出效率,国企能创造多少产出?基于此,我们用私营工业企业的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乘以国有工业企业的销售产值,得到国有工业企业的负债拟合值;用私营工业企业的单位负债的产值规模乘以国有工业企业的负债,得到国有工业企业的销售产值拟合值,具体的结果如图6所示。


在第一种反事实情况下,国有工业企业负债总额明显小于实际情况,且每年新增债务量较小,变动较为平稳。另外,自2015年起,拟合的国有工业企业负债总额稍有下降。截止2016年底约6.7万亿。国有工业企业债务规模的实际值与拟合值之差也呈逐年递增趋势,截止2016年底该差值大约为19万亿元。这意味着,相比于私营工业企业,国有工业企业的债务中有19万亿是无效的,这可能是未来国有企业改革需要消化的债务规模。


在第二种反事实情况下,国有工业企业的销售产值远远大于现有产值。截止2016年底,拟合的国有工业企业销售产值应当为87.7万亿,是实际销售产值的3.9倍。换句话说,国有工业企业的债务融资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少创造近65万亿的销售产值,产出效率是极低的。


从整个工业部门来看,私营工业企业的产出效率明显高于工业企业整体水平。由前述分析可以看出,相比于私营工业企业,国有工业企业的负债水平是明显偏高的。事实上,除了国有工业企业,其他不同所有制的工业企业的负债水平也普遍高于私营企业。我们假设仍然以单位产值的负债规模来衡量相对负债水平的高低,其倒数便是对企业产出效率的度量。从图7可以看出,私营工业企业的产出效率远远高于整个工业部门。从整个工业部门的平均负债水平来看,自2000年以来,私营工业部门的相对负债比重在60%的水平上下波动,远低于100%,且近年呈现出逐年微弱下降的趋势。因而,理想状态下考虑对整个工业部门进行去杠杆、减负债的力度进行估算时,将私营工业企业作为衡量的标杆是比较合适的。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底,工业部门的债务规模为60.67万亿,工业销售产值为115.2万亿。若以私营工业企业的产出效率来衡量,则有效债务规模为33.8万亿。换而言之,整个工业部门中约有44.3%的负债比例、近27万亿元的债务规模是相对无效的。


同样的,如果仍然以私营工业企业作为标杆企业,则不同细分行业的工业企业的负债水平明显偏高。在反事实的情况下,2016年整个工业部门内不同行业间的债务规模如图8所示。整体上来看,相对负债水平具有较大的行业差别,除了烟草制品业,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以外,其他类型的工业企业的负债拟合值普遍低于实际值。这也就意味着,在去杠杆、减负债的背景下,若以私营工业企业作为标杆企业,则这些细分行业都需要不同程度的压缩债务规模。其中,煤炭工业的无效负债是最多的,其需要压缩的债务规模近2.41万亿元。其次是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约为2.23万亿。另外,在这些细分行业的无效债务中,国有企业贡献了很大的一部分。


另外,从经营效率的角度来看,大部分国有工业企业与私营工业企业相差甚远,部分行业极有必要通过引入非国企的竞争,以非国企的“鲶鱼效应”来推动国企效率的提升。为了更加客观的衡量哪些行业的国有企业的表现与私营企业差距较大,我们考察2010年至2016年间细分工业的单位产值的平均负债规模。表2列示了国有与私营工业企业间产出效率差距最大的前10个行业。这些行业主要涉及水、黑色金属、煤炭、设备制造和非金属矿等相关产品。对于这些行业,国有企业的产出效率远不如私营企业,应当考虑放弃垄断地位,缩小在市场占有率,并积极引入非国企的竞争,以非国企的“鲶鱼效应”来推动国企效率的提升。


4. 国企债务问题:未来需要做什么?


最新的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国有企业负债占全部非金融企业负债的比重超过75%。相比于其他类型的企业,国有企业的债务风险更高。一旦国有企业发生债务链条断裂及连续性债务违约等事件,将对整个经济体系造成非常严重的系统性冲击。无论是从负债规模上来看,还是从产出效率上来看,不断增加的国企债务都是不甚合理的。这也是本轮国企改革强调国有企业去杠杆、减负债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们的测算分析表明,相对于私营工业企业,国有工业企业在产出效率上的表现较差,国有工业企业的大规模债务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是相对无效的。从政策建议的角度看,我们的分析结果有两个政策含义:其一,在国企改革的进程中,或许可以从产出效率的角度出发,对部分行业国有企业的债务规模制定相对可量化的“瘦身健体”目标,据此测算不同类型的国有企业应当压缩的负债规模;其二,从国企治理的角度看,可以考虑以同类型民企的效率作为国企运营绩效的考核基准,对于那些运行绩效和投入产出效率显著低于同类型民企的国企,有必要进行大幅改革(包括人员、资金、企业规模等方面),以激励国企提升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