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廖群:内地宏观税负水平应向新兴经济体靠拢

发表于 2018-11-02    来源于:廖群

关于内地的宏观税负水平是否过高,多年来一直是一个争论议题。最近随着减税成为积极财政政策的主要举措之一,此议题再度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所谓宏观税负,狭义者是指一国税收收入佔GDP的比重,广义者为一国政府总收入佔GDP的比重。狭义宏观税负比较好界定,因为税收收入数据透明且准确。广义宏观税负的界定就比较困难了,问题在于政府总收入的模煳性。一般情况下,政府总收入包括政府的税收收入、非税收入与政府性基金收入;对内地来说还应包括社保基金收入与国有资本经营收入。这些收入中,非税收入难以准确测算,尤其是在内地。因此,广义宏观税负水平的准确界定及与其他国家的比较是一件艰难的工作。儘管如此,鉴于其重要性,还是应该尽量去做。


为可接受性起见,让我们引用OECD(经合组织)的数据。数据显示,内地的狭义宏观税负水平,2016年为17.5%,大大低于发达国家(美国、日本、英国、德国与法国分别为26%30.7%33.2%37.6%45.3%),但高于大部分的新兴经济体(俄罗斯、印度、巴西与印尼分别为16.8%16.1%14.3%、与12.5%)。广义税负水平,2017年,不包括社保基金收入和国有资本经营收入为27.6%,包括这两项则接近35%,仅略低于发达经济体均值的36%而大大高于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均值的26%。这表明,无论是狭义还是广义的宏观税负水平,内地都处于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之间,低于前者而高于后者。更为重要的广义宏观税负水平,则接近发达经济体而抛离新兴经济体。


对于如此的宏观税负水平,各人的解读不同。一部分人认为既然还低于发达经济体就不算过高;另一部分人则认为既然高于新兴经济体就是过高。那麽究竟应该如何看待这一问题呢?


笔者认为,内地经济虽然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还是一个新兴经济体,且人均GDP在新兴经济中排名仅中上而非前列,所以宏观税负水平应该向新兴经济体靠拢,而非向发达经济体看齐。从这一角度,内地目前的宏观税负水平无疑过高。


应该认识到,税负水平与经济发展阶段紧密相关。关键在于税负水平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係。关于这一点,值得注意的是税负的双重效应,即替代效应与收入效应。替代效应是指,高税负减少企业或个人用于投资或消费的可支配资源,对投资或消费进而经济增长具有抑制作用。收入效应则为,高税负使得政府可相应增加公共投资,从而短期内产生凯恩斯的刺激需求进而经济的效果,中长期则通过改善投资环境加快经济增长。那麽一负一正,最终效应如何呢?取决于高税负对企业或个人的投资或消费的负边际效应与对公共投资的正边际效应哪个更大。对此,应该看到,企业或个人的投资或消费,在有限的收入与资金的制约下对于高税负的反应较为直接、及时与同比例,而公共投资在当今财政规模庞大及结构複杂的背景下对于高税负的反应难以同样程度地直接、及时与同比例。这就是说,替代效应大于收入效应。因而当今时代,税负水平与经济增长呈反向关係,高税负对应低经济增长,低税负伴随高经济增长。


既然如此,为何发达经济体保持很高的宏观税负水平呢?这是因为,发达经济体已高度成熟,高经济增长既不可能也必要性不大,反而减小贫富差距以维持社会和谐是首要任务,因而保持高福利水平是必要之举,而这只有通过高税负水平才能实现。但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不一样,虽然贫富差距与社会稳定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脱贫与现代化,进而经济增长是首要目标,而如上所析,这就要求税负维持在较低水平。


内地作为一个人均GDP排名中上而非前列的新兴经济体,应与其他新兴经济一样以经济发展为首要目标,因而宏观税负水平向新兴经济体靠拢而非向发达经济体看齐,应在情理之中。进而,目前接近发达经济体而抛离新兴经济体的宏观税负水平显然过高,降低这一水平,即减税,是理所当然。


至于很多人质疑财政支持减税的能力,目前内地财政赤字佔GDP比重在国际警戒綫的3%之内,包括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在内的政府总债务佔GDP比重也与60%的国际警戒綫仍有一定距离,现阶段是没有问题的。既然如此,就应该毫不犹豫地减税,促使内地的宏观税负水平向新兴经济体水平靠拢。


尤其是,在当前形势下,减税已具迫切性。首先,中美贸易战已经开打,且势将持续,对于内地出口与经济的下行压力将明显体现。为此,中央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已转为宽鬆。而鉴于货币流通量已经庞大,货币政策的宽鬆空间有限,财政政策将担当此次政策宽鬆的主要角色,这就要求除了加速基础设施投资外还要减税。实际上,减税年中已经开始,但力度需要加大,速度应该加快。第二,美国作为最大的发达经济体都已经大规模减税了,其对于其他国家的负外部效应正在显现,进而全球竞争性减税不可避免,就像继美国量化宽鬆后全球竞争性货币宽鬆一样。在这种形势下,作为美国主要竞争对手的内地如不跟随大幅减税,内地企业将在下一阶段的国际竞争中处于非常不利的境地。减税,尤其是减企业税,可以说是迫在眉睫,只有这样,才能使内地企业能够在中美贸易战与全球竞争性减税的逆境中轻装上阵,立于不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