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沈建光:逆境中主动出击,扩进口有哪些选择?

发表于 2018-11-06    来源于:沈建光

近年来净出口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已大幅降低,今年前三季度净出口对于GDP增长的贡献率为负值,传统依靠出口拉动经济的渠道在减弱。


115日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上海召开,作为全球首个进口博览会引发广泛关注。


实际上,今年以来,中国高层已经多次表态将扩大进口,并落地了一系列调降进口关税的政策。种种迹象表明,决策层正在进行一次主动调整,中国已从过去单纯强调出口,演变为进出口并重、主动扩大进口。中国加大进口的意图是什么?未来加大进口有哪些方向与政策支持?


加大进口内外两层因素使然


在笔者看来,中国加大进口主要与内外环境的改变有关。一是从内部环境来看,金融危机使得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发生改变,由外需拉动的经济增长转向内外需并重。可以看到,近年来,净出口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已大幅降低,今年前三季度净出口对于GDP增长的贡献率为负值,传统依靠出口拉动经济的渠道在减弱。


与此同时,十九大以来,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伴随着中国人均GDP超过8800美元,居民对消费品质的要求也有所提升,对先进医疗药品、教育产品、高端生活用品等领域的需求日益增加,加大进口可以补充居民多样化的需求。


从外部环境来看,近年来,“去全球化”思潮兴起,中国长年保持大量贸易顺差遭到美国特朗普总统为主的贸易保护主义的质疑与外部压力。此外,加入WTO之后,中国对外出口迅速扩张,但进口相对有限,引起国际社会对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对外开放程度的质疑。在此背景下,中国主动求变,扩大进口、即使内部需求增加所致,也有助于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缓释外部压力,加强国际合作。


扩大进口的主要方向


既然扩大进口符合内外部需求,那么,未来扩大进口有哪些方向和选择?笔者试图结合当前中国进口存在一些突出问题,给出答案。在笔者看来,当前中国进口在以下几个方面存在短板:


一是进口量相对不足,低于同期中国出口量,面临开放不足的外界质疑,仍有提升空间。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截至2016年底,中国服务和货物贸易进口总额占GDP的比重为17.4%,而出口总额占GDP比重已经接近20%。而横向比较来看,当前全球平均的服务和货物贸易进口总额占GDP的比重约为20%,中国进口量显得相对不足。


二是消费品进口处于较低水平,尚不能满足居民的消费需求。一方面,体现在量上,中国货物进口以资本品和中间品为主,多为资源品和设备进口,而消费品的占比很低,美国、日本消费品进口占比均长期保持在20%以上,中国在2017年底仅为5.7%。另一方面体现在结构上,近年来中国居民消费支出的构成已发生极大变化,2017年中国恩格尔系数低于30%,代表生活品质提升的高端进口消费品需求旺盛,如医疗保健产品、化妆品等,而与之不相称的是,截至2017年底,中国消费品进口仍以食品、服装、汽车等为主,医疗保健、化妆品的进口金额占比分别仅为13%4%,供需呈现出一定不匹配。


三是服务进口多样性亟待改善。截至2017年底,中国货物进口与服务进口的占比分别为78%22%,在近几年服务贸易逆差不断扩大的情况下,服务进口不足货物进口三分之一,当前服务进口仍以旅游、运输等传统服务为主,金融服务以及依赖专利、知识产权的高端技术服务占比较低。


提升进口尚需政策组合拳


115日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到了未来扩大进口的五点措施,包括激发进口潜力、持续放宽市场准入、营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推动多边和双边合作深入发展等,上述举措与今年4月习近平在博鳌的主旨发言相得益彰。


从实践来看,降低关税是增加进口的重要内容。5月以来中国政府发布了一系列降低进口关税税率的政策,涉及食品、音量、家电、服装、医药、汽车等多个门类。但政策落地以来,整体进口水平较前期变化不大,7月、8月、9月我国进口金额分别同比增长22.6%19.8%19.1%,较为平稳。


多数商品进口量未见明显提振,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统计数据,在涉及调降的商品税目中,仅可观察到为数不多的少类商品,如汽车整车、空调、啤酒等少数商品的进口数量在7月进口短期的冲高效应,分别达到53.1%91%31.1%,但政策利好逐步消化后,9月又均降为负值。


在笔者看来,相关产品降低关税却并未带来相应进口提升,主要与以下两方面有关,一方面,受到大环境影响,今年以来,中国经济整体面临下行压力,需求疲软,伴随着收入增速下滑,今年以来,消费增速整体上保持低位。另一方面,进口关税只是进口商品附加成本的一部分,购买进口商品还需承担增值税,少数商品还需缴纳消费税,如乘用车消费税依据汽车排量不同税率从1%40%不等,高档化妆品的消费税税率为15%


基于上述分析,笔者认为,扩大进口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未来政策层面需要通盘考虑,提升进口尚需政策组合拳。在笔者看来,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做出尝试:


一是逐步引导进口结构调整,重点加大优质消费品、高端服务的引进,毕竟当前已有相当一部分居民通过海外购物,网上购物的方式获得相关商品服务,显示当前国内供给无法匹配居民消费需求的变化;


二是继续切实推动减税,除了降低进口关税以外,还需关注增值税、进口商品消费税等税种的进口综合税负,结合当前扩大进口的策略,对进口综合税费进行有针对性的调整;


三是积极寻求扩大国际合作范围,将进口博览会作为常态化出口,推动与其他国家的双边关系及经济往来,这也是中国进一步开放的举措,有助于缓释外界质疑,并为抵御贸易摩擦风险提供助益。


四是优化营商环境,继续积极引进外资,加大服务业的开放,特别是扩大教育、医疗、服务业的开放力度,同时确保外资企业与国内企业一视同仁,打破中国行业进入的玻璃门与旋转门,切实落实《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让开放的举措“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让进一步开放的举措早日惠及各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