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湛:2019年到期规模集中,股权质押风险整体可控

发表于 2019-01-04    来源于:李湛

作者简介:李湛,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邓思思  阳建辉

(转载请注明出处:微信公众号zshg_zszq


摘要


A股股权质押整体规模达6371.88亿股,市值达4.31万亿元,占A股市值约9.94%。场内股权质押交易所占比例高达45%,已成为股权质押的主要方式。A股共有3557家公司进行股权质押,从近5年来看,质押股份总数呈现持续性增长,增长率先增后减,2018年环比增长13.24%,质押交易达15677笔,质押总数新增2388.33亿股,总市值增加1.64万亿元。


股权质押到期规模集中在未来两年,2020年后到期规模急剧减少,其中又以20192-3季度最为集中。据万得统计,2019年年度到期质押股数达1255.77亿股,参考市值为8559.69亿元,是2020年的1.74倍。从季度数据统计看,2019年第2季度达到峰值2552.07亿元后,质押到期规模逐渐减少,解押压力呈下降趋势。


股权质押板块与行业分布:三大板块质押规模的绝对值连年攀升,主板规模最大,但规模占比连年下降;中小板、创业板次之,规模占比均趋势性增加。从新增股权质押规模来看,排名前三的行业为房地产、化工与医药生物;从到期规模来看,2019年股权质押解押压力前五的申万行业为:医药生物、房地产、电子、化工与传媒。


全市场解押压力仍然较大,券商股权质押交易主要集中于头部券商,中小券商压力相对较小。2019年券商股权质押交易到期风险极高,高风险等级的质押参考市值为4221.51亿元,占比高达82.81%从高风险等级股权质押交易来看,质押参考市值前五的证券公司为海通证券、中信建投、申万宏源证券、国泰君安证券与国信证券。


政策成效初显,若纾困基金逐步落实,2019年股权质押风险整体可控。10月份以来,各监管层利好政策频出,全市场的股权质押数与占总股本比连续六周下滑,近一周略有回升。经推算,2019年股权质押违约规模为9290.59亿元。目前股权质押纾困基金已达约7000亿,随着纾困基金后续的增加与逐步落实,2019年的股权质押的风险整体可控,其中质押爆仓中资质较好的上市企业的风险有望率先得到承接。


正文


股权质押是指出质人以其所拥有的股权作为质押标的物融入资金而设立的质押,是上市公司的主要融资方式之一。质押方一般为证券公司、银行及信托等公司,当出质人到期未能履行债务,质押方可依合同折价受偿。股权质押合同一般会设定质押股权市值与股权质押融资金额的比值,即警戒线与平仓线以降低股价波动带来的风险。其中,中小板和创业板的标准警戒线为160%,平仓线为140%;主板的警戒线是150%,平仓线为130%


当股价连续下跌时,对质押方而言,需要追加担保品或补充保证金,将直接导致股东的短期流动性下降;对券商而言,需承担质押方的违约风险,且当股价跌破警戒线甚至平仓线时,市场悲观预期极有可能进一步扩大,导致所质押股票的变现能力下降,即存在流动性风险,券商将遭受更大的资金损失。2018A股连续下跌,大规模的股权质押风险受到市场的高度关注。本文将从股权质押的规模现状、板块与行业分布、券商质押风险的结构性分布与纾困方法及落实现状等方面对股权质押问题进行解析。


一、质押规模现状与趋势性分析


(一)股权质押整体规模分析


截止201812月底,A股股权质押整体规模达6371.88亿股,市值达4.31万亿,占A股市值约9.94%,边际弱化相对明显。A股共有3557家公司进行股权质押,从近5年来看,质押股份总数呈现持续性增长,增长率先增后减,2016年增长率达到峰值50.08%,总市值增加2.13万亿元;增长率近两年出现趋势性下降,2018年同比增长13.24%,质押交易达15677笔,质押总数新增2388.33亿股,总市值增加1.64万亿至4.31万亿。增量方面,2018年在质押股数与参与市值显著弱于20172016年,股权质押规模呈现边际弱化现象。


(二)股权质押交易质押方结构性分析


场内股权质押是主要方式,质押量与参考市值占比例约为45%质押方一般可分为证券公司、银行、信托公司、一般公司与个人。从2018年质押情况来看,质押方为证券公司的场内质押总质押股数高达1063.93万股,参考市值为7457.84万元,所占比例为45%,排名第一;随后的是银行、一般公司与信托公司,所占比例分别为26%15%13%;质押方为个人的所占比例最低,仅为1%


(三)股权质押到期规模集中度分析


 股权质押到期规模集中在未来两年,2020年后到期规模急剧减少,2019年前3季度较为集中。据Wind统计,2014-2018年的股权质押数据,未来两年为股权质押到期的集中时间段。其中2019年年度到期质押股数达1255.77亿股,以1220日收盘价计算(下同),可得参考市值为8559.69亿元,是2020年的1.74倍。从季度数据统计看,2019年第二季度达到峰值2552.07亿元后,质押到期规模逐渐减少,解押压力呈下降趋势。从月度数据看,20193月与5月股权质押到期压力相对较高,参考市值分别为957.55亿元与933.04亿元。


二、股权质押板块分布及行业分布


(一)股权质押板块分布情况


股权质押板块分布:三大板块质押规模的绝对值连年攀升,主板规模最大,但规模占比连年下降;中小板、创业板次之,规模占比均趋势性增加。据万得统计,2014-2018年发生的股权质押交易中,从板块分布来看,主板为规模合计最大板块,但所占比例近五年连年下降,2018年质押规模为3763.68亿股,所占比例为58.53%;中小板股权质押规模次之,2018年为1848.22亿股,所占比例为28.74%;创业板质押规模最小,2018年为818.44亿股,占比为12.73%


(二)股权质押各申万行业分布情况


股权质押的申万行业分布:2018年房地产、化工与医药生物的新增股权质押规模排名前三,质押数量分别为555.22亿股、485.11亿股与471.21亿股。


从到期规模来看,2019年股权质押解押压力前五的申万行业为:医药生物、房地产、电子、化工与传媒,到期市值分别为1331.72亿元、1004.99亿元、657.58亿元、656.03亿元与545.33亿元。股权质押市值较高与质押数量较高的行业基本保持一致。休闲服务、国防军工与银行等行业的质押市值与数量均排在后三位。


三、券商质押结构性分析


(一)券商股权质押整体分布


 wind统计,2017-2018年市场股权质押交易总规模市值达3.45万亿元,其中未解押交易参考市值为已解押部分的1.10倍,达1.81万亿元,全市场解押压力仍然较大。


券商股权质押交易的集中度极高,15%的券商完成60%的交易量,50%的券商即可覆盖90%的交易量。提供股权质押业务的券商共有103家,对这些券商进行质押规模的结构性分析,质押规模前15%的券商,全部交易参考市值占比、未解押参考市值占比与已解押参考市值占比均分布在60%左右;质押规模前50%的券商全部交易参考市值占比、未解押参考市值占比与已解押参考市值占比均超90%


股权质押规模前五的券商包括海通证券、申万宏源证券、国泰君安、华泰证券与中信建投,其质押规模远超其他券商。由于质押规模前15%的券商覆盖了60%的交易量,所以排名前十五的券商极具代表性,质押股数及参考市值的结构如图10-11所示。前十五家券商的未解押部分市值与已解押部分之比的均值为0.99,小于整个市场之比1.10,说明优质券商释放风险的能力相对较强。其中中国银河证券、国信证券的未解押部分与解押部分市值之比高达2.932.29,释放风险的能力相对较弱。


(二)券商股权质押到期风险分布


 2018年市场大幅下调,多家企业股价逼近甚至低于平仓线,严重影响投资者情绪,一度出现个股与行业的爆仓风险,大幅增加了证券公司的股权解押风险。根据公式:距平仓线跌幅空间=[(最新股价-疑似平仓价)/疑似平仓价]*100%,当距平仓线跌幅空间小于0时,视为高风险;当距平仓线跌幅空间>0<20%时,视为中风险;当距平仓线跌幅空间>20%时,视为低风险。


2019年股权质押交易到期风险极高,高风险等级的质押参考市值为4221.51,占比高达82.81%据万得统计,2017-2018发生的股权交易中,于2019年到期的共有5500笔,质押股数为707.67亿股,参考市值为5097.28亿元。其中高风险的交易有4207笔,质押股数为 609.01亿股,市值为4221.51,所占比例高达82.81%;中风险质押交易参考市值为688.66亿元,所占比例为13.51%;低风险质押交易参考市值为185.39亿元,所占比例仅为3.64%


各券商中等风险股权质押参考市值较小,到期压力相对不大。从中风险等级股权质押交易来看,质押参考市值前五的证券公司为申万宏源证券、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广发证券和国信证券,均超30亿元,19年中等质押风险市值占各券商总质押市值的3%-6%,占比相对不大。


各券商高风险股权质押参考市值相对较高,占未解压比例达20%及以上,以大券商为首,风险高度集中,到期压力大,而中小券商压力相对较小。从高风险等级股权质押交易来看,质押参考市值前五的证券公司为海通证券、中信建投、申万宏源证券、国泰君安证券与国信证券,占各券商总质押市值的29.8%21.51%23.59%23.34%28.21%,占比均达高值。


 高风险股权质押交易集中分布于2019年上半年,于3-5月达到解押高峰。从高风险股权质押交易的时间分布来看,明年上半年解押市值达2555.30亿元,占比达62.57%,可见高风险解押集中于上半年,且345月到期风险较大,参考市值分别高达508.78亿元、437.46亿元与524.06亿元。


四、股权质押纾困解析


(一)政策引导


10月份以来,股权质押风险受到市场的广泛关注,为纾解质押风险,各监管层利好政策频出:


1)央行:于1020日发布《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毫不动摇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加大民企信贷投放力度,推动设立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

2)银保监会:于1025日发布《关于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设立专项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与《保险资金投资股权暂行办法》,取消保险资金开展股权投资的行业范围限制,允许设立险资专项产品。

3)证监会:发言人于1025日表示证监会支持符合条件的机构发行专项公司债。

4)证券业协会:推动设立证券行业支持民营企业发展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支持证券公司分别设立若干子资管计划。

5)交易所:积极研究推出创新型基金等金融工具,帮助困境上市公司纾解股票质押风险。


可以看到全市场的股权质押数与占总股本比连续六周下滑,近一周略有回升,政策整体成效初显。2019年股权质押到期风险依然严峻,监管层在持续推动已有政策的同时,还需采取更多市场化的手段纾解质押风险。


(二)纾困基金支持


纾困基金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中央层面的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以及其领导下的银行、券商、保险等机构;一是地方层面的政府与国资。证券公司资管计划方面,已有14只证券行业支持民企发展系列资管计划完成备案,成立规模总计2934亿元;国寿、太平、人保等保险公司成立的纾困专项产品规模已超千亿。地方纾困资金方面,据wind不完全统计,如表4所示,10月份以来,北京、上海、广东、江苏、浙江等地国资与券商银行等金融机构开展的纾困基金已达2825亿元。另外,基金、信托等机构也持续积极推进纾困产品上市。


假设券商部分高风险质押交易的违约率为90%,中风险的违约率为50%,低风险部分违约率为20%,计算可得券商部分2019年的违约规模为4180.77亿元,以券商部分质押交易占比为45%推算,2019年股权质押违约规模为9290.59亿元。目前股权质押纾困基金已达约7000亿,随着纾困基金后续的增加与逐步落实,2019年的股权质押的风险整体可控,其中质押爆仓中资质较好的上市企业的风险有望率先得到承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