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徐高:量化宽松可以有,财政主导不能有

发表于 2019-01-27    来源于:徐高

【摘要:人民银行在近期持续处于政策讨论的中心。在这些讨论中,量化宽松是一条明线;财政部官员“国债准货币”提议所暗指的“财政主导”是一条暗线。财政与货币的协调有财政主导与货币主导两种方式。在财政主导中,货币政策从属于财政政策,中央银行需要被动发行货币来为财政赤字买单。而在货币主导中,中央银行有独立性,可以自由调节货币增长。我国从财政主导向货币主导的转变过程表明,货币主导更容易实现货币增长和通胀的稳定,是对中国经济更有利的方式。但随着经济增长下行压力的加大,以及货币政策传导路径的阻塞,财政主导的话题在近期重新浮出水面,给人民银行带来压力。为了不再回到财政主导的状态,人民银行将在货币宽松的路上越走越远,甚至有可能采取量化宽松这样非常规的货币宽松手段。】

 

在狗年行将结束的时候,人民银行持续处在政策讨论的中心。不久之前,刚有人民银行是否应该买股票的争论,接下来就有财政部官员表示说准备让国债达到准货币效果。再后来,人民银行又用新创设的央行票据互换工具引发了市场对量化宽松的热烈讨论。[1]


在这些讨论中,量化宽松是一条明的主线。沿着这条主线,各方在讨论和猜测人民银行会在非常规货币宽松的路上走多远。而与量化宽松同样重要,却没有吸引太多注意力的一条暗线则是财政与货币政策的配合问题。具体来说,是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协调中谁占主导权的问题。梳理清楚这条隐藏的主线,可以有助于对明线的分析。


让我们先回顾一下近期相关事态的发展。2019116日,《证券时报》记者报道,财政部国库支付中心副主任郭方明在中央结算公司主办的“2019年债券市场投资论坛”上表示:“准备研究将国债与央行货币政策操作衔接起来,同时扩大国债在货币政策操作中的运用。推动实施国债作为公开市场操作主要工具的货币政策机制,健全国债收益率曲线的利率传导机制,强化国债作为基准金融资产的作用,使国债达到准货币的效果。”[2]


对财政部官员透露的这一信息,人民银行并未直接表态。但有记者从接近央行人士处获悉,人民银行认为国债并不是清偿手段和支付工具,更不是所谓的“准货币”;且人民银行已经采取了一系列逆周期调节措施来为实体经济提供了足够的金融支持,没有必要通过量化宽松(QE)的手段大规模投放流动性。[3]


我们姑且将这位“接近央行人士”的表态视为人民银行对财政部的间接回应。在这个回应中其实有两层意思。一层是国债并非“准货币”,另一层是央行现在没有必要进行量化宽松。这两层讲的其实是两个东西。下面我们先来分析“国债准货币”的问题。把这个问题弄清了,量化宽松的问题也就容易解决了。但在那之前,有必要驳斥一下混淆视听的货币“换锚”之说法。

 

1. 贻笑大方的货币“换锚”说


1971815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美国停止用黄金来兑换美元)。这宣告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使得全球所有货币都与各种实物商品脱钩,全球彻底进入了信用货币体系。在这样的体系中,中央银行可以无中生有地凭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