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邵宇丨展望2019:中国需要“供给侧减税”

发表于 2019-01-30    来源于:邵宇

来源:FT中文网


作者:邵宇为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陈达飞为东方证券高级宏观研究员,英飞咨询肖敬亮团队亦有贡献。


2018年,1210号,周天勇教授在FT中文网发表的《中国税费负担有多重?应当减多少?》一文,引发市场不少关注,根据其文中的测算,2017年,中国宏观税负为36.2%,在任何一个口径上比较,都排在世界前列。设定最高税负不超过30%,周教授认为,中国的减税额应达到5.8万亿,可分3年完成。所以,5万亿这样一个减税礼包是可期的。接下来的问题是,怎么减?


需求侧减税和供给侧减税:一个理论分析


减税,既可以是供给侧的,也可以是需求侧的,但效果却有较大不同。减税通过两种效应来促进经济增长,一种叫收入效应(income effect),另一种叫替代效应(substitution effect)。前者指减税可以增加税后收入,从而增加需求;后者强调减税会提供一种激励,使人们用劳动替代闲暇,或者用投资替代储蓄等,这会增加产能,即供给。供给经济学强调的就是后一种效应。


从具体措施上来看,需求侧减税的一个典型形式是增加抵扣额,而供给侧主张降低边际税率。为什么有这样的差别?可以从两种减税方式产生的激励机制来理解。在累进税体系下,增加抵扣额,对不同收入阶层的激励是一样的,很少有个体会因为抵扣额的增加而增加劳动供给。因为,边际劳动收入的减税额为0。但降低税率的效果却明显不同,以高收入阶层为例,目前中国个人所得税税率最高等级为45%,这就意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