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湛:求同存异 ——从美国政治硝烟中观察中美谈判走向

发表于 2019-02-03    来源于:李湛

作者简介:李湛,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梁伦博,中山证券研究员

(转载请注明出处:微信公众号zshg_zszq


摘要


特朗普签署短期支出方案,美国政府停摆35日后获得了短暂运作3周的资金。其退缩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国内舆论逐渐偏向民主党,并将政府停摆的责任更多的归咎于特朗普。二是中美谈判迫在眉睫,特朗普需要一个完整的政府部门来应对,并向中方展示自身对国内局势仍有足够的掌控。


 弹劾危机渐进,美国代理司法部长确认穆勒团队负责的 “通俄门”调查已经接近尾声,且在几天前特朗普的长期助手Roger Stone已经遭到逮捕。根据调查报告的内容民主党将很可能建立专门的司法委员会对特朗普的行为进行大量的审查,最终在关键时刻启动弹劾程序。一旦出现这种局面就算弹劾没有成功也会严重打击特朗普的2020总统大选连任计划。


鉴于特朗普未来将要面临的国内形势及其主要目标,在31日前中美谈判应该能够成功达成一份贸易协议,取消或减少大部分目前的关税,不再提高关税的比例和规模。在少部分存在分歧的结构性问题上双方则可能延长至以后的长期谈判中解决。实际上特朗普也许并没有设定如此高的谈判底线,目前双方的焦点应该在于协议内的贸易规模、具体执行细则和实施监督层面。


一、美国国内政治硝烟弥漫


(1)历史最长的政府停摆


当地时间125日晚,特朗普做出了初步的妥协并签署了一份短期支出法案,用于短暂重启停摆长达35天之久的美国政府部门。但这不意味着美国政府停摆告一段落,此短期支出法案只能维持最多三周的时间,若215日两党仍未达成共识将可能再次触发政府停摆。


政府停摆是美国政治斗争中的一个常见现象,在过去41年内发生了19次之多。而这次停摆实际上是绕筑墙经费的博弈,也是民主党重掌众议院后与特朗普及其领导的共和党之间的第一次正面交锋。特朗普为了兑现竞选承诺,塑造自己是一位“说道做到的总统”形象,在中期选举之后就曾多次提及筑墙经费问题并表示他绝不会退让,且在最后时刻会通过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来绕过国会获得筑墙经费。面对咄咄逼人且不惜政府停摆的总统,民主党同样有着不能退让的理由。首先这次两党正面交锋是2020大选前的一次缩影,若是特朗普成功筑墙将在右派选民之中建立极大的威望,严重打击民主党在有色族群中的地位,并在后续政治宣传中占据主动。其次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已经年近79,如何掌控年轻且多元化的民主党议员们是其面对的一个主要问题,“软弱”并不是可选方案之一。


目前来看特朗普第一次退缩了,其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国内舆论逐渐偏向民主党,并将政府停摆的责任更多的归咎于特朗普。根据美国民意调查机构FiveThirtyEight的调查数据,认为美国政府停摆的责任在于特朗普的比例从20181223日的46%上升到2019120日的51%,而归咎民主党的比例变动较小,从32%上升至34%,而怪罪共和党的比例则从8%降到了5%,见图1。从特朗普的受欢迎率上也能看出,自从政府停摆以后其不受欢迎比例大幅上扬,见图2


这些比例的变动反映了特朗普个人受到的压力正在逐步上升(随着中期选举期间共和党内的建制派被进一步清洗,共和党已被普遍认为已经特朗普化),且一旦停摆开始威胁经济增长,特朗普无疑将更加被动。美联储警告政府停摆会威胁经济增长,其效果显现可能是迟滞性的。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也曾表示持续政府关门可能导致本季度美国经济增速降低。128日,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估算由于这次政府关门,2019年美国经济规模料比预期缩小0.02%。具体企业和劳动者所受到的影响会更明显,尤其是那些被拖欠工资的人员。整体上美国经济在五周关门期间损失了大约110亿美元。同时消费者信心指数从12月的98.3下滑至1月的90.7,为近5年来最大的单月下滑,Sentix投资信心指数则从11下滑至6.6,见图3


二则是中美谈判迫在眉睫,特朗普需要一个完整的政府部门来应对,并向中方展示自身对国内局势仍有足够的掌控。早在1月初北京贸易磋商结束后,美国财政部长努钦就表示担忧月底中美华盛顿磋商会受到政府停摆的影响。这种担忧实际上是不想让停摆事件消耗了特朗普政府的政治资本和谈判最后冲刺阶段的影响力。


2)弹劾机制能否启动


筑墙经费的争执实际上只是特朗普与民主党之间的前哨站,后续还有例如医疗、财税、气候等政策议题,预计彼时纷争将更加白热化,美国国内政治愈加分裂。但这些政策取向并不是特朗普的头号威胁,在未来的时间里也许特朗普将会更加担忧自身的总统职位是否稳固。


128日,美国代理司法部长确认穆勒团队负责的 “通俄门”调查已经接近尾声,且在前几天特朗普的长期助手Roger Stone已经遭到逮捕,理由是他在2016年大选期间利用失窃电邮打击民主党竞选对手这件事上,向国会提供虚假陈述。近两年的时间,特别检察官穆勒已起诉多名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核心成员以及与克里姆林宫有关的俄罗斯个人和实体。


美国各方特别是民主党正在密切调查的最终走向,穆勒团队能否公开向国会提交报告抑或是呈送司法部后就进入保密状态。目前特朗普新任命的司法部代理部长还没通过参议院的任命,报告的使用权很可能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手上。鉴于罗森斯打算在新司法部长上任后辞职这个前提,预计司法部将向国会提交报告,许多华盛顿政治家预计该报告将以某种形式公开。最核心的问题是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是否与俄罗斯有着直接联系,特朗普是否请求或者有意利用俄罗斯打压竞争对手希拉里。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特朗普曾在不同的5个地方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秘密的会面,但连基本的记录甚至机密档案也没有留下,这背后可能表明了特朗普在“大力掩盖一些事情”。目前在民主党掌控众议院的情况下,根据报告的内容民主党将很可能建立专门的司法委员会对特朗普的行为进行大量的审查,最终在关键时刻甚至启动弹劾程序。虽然目前共和党是参议院的多数派且特朗普掌握着共和党的绝对话语权,但若后续审查结果呈现一边倒的负面结论,共和党议员可能会被迫放弃捍卫特朗普,并转而与民主党一起合作弹劾。另一方面,一旦出现这种局面就算弹劾没有成功也会严重打击特朗普的2020总统大选连任梦想。


二、中美贸易谈判趋势乐观


130日,中美双方于华盛顿开始了新一轮的高层贸易磋商。目前而言双方在贸易领域拥有了足够的共识,但是在部分结构性问题上仍存在一些的分歧。那么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是,关税冲突是否会继续升级、保持现状抑或取消目前加征的关税。


虽然美国总统特朗普经常宣称自己占据上风,但实际上他也面临着来自国内达成协议的巨大压力。中国对美加征的关税商品冲击的大多是特朗普最忠实的支持者,例如大平原区的大豆种植者、中西部地区的汽车工人和南北达科他州及得克萨斯州的石油产业工人。特朗普在1月中旬的美国农业局联合会的年会上发言屡次提及中美贸易,并信誓旦旦的保证会很快与中国达成协议。


因此一旦无法与中国达成协议,那么特朗普的下半段任期将可能同时面临在国内外领域都一事无成的双重压力。首先国内方面如上文所提,面对民主党的围追猛打,无论是国内政策取向(财税、筑墙、移民等)还是未来可能面临的调查、弹劾,特朗普在下半段任期将陷入束手束脚的泥泞状态。此外诸如政府停摆以及宣布紧急状态这些手段都难以阻挡民主党拒不合作的姿态,且把特朗普摆到了更为尴尬的状态,一旦使用紧急状态甚至会让自己背负上更多的法律包袱。因此在国内政治一片混沌的情况下若是中美谈判再次破裂,那么特朗普将会面对内外交困的格局,中国也会短时间内失去谈判的欲望。同时国内金融市场也会再次受到冲击,在去年下旬股市大跌后,特朗普曾忧心忡忡地打电话给白宫内外的顾问,试图安抚市场,让投资者相信股市下跌并不是他的对华立场驱动的。此外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的最新报告显示,美国的贸易壁垒将损害而不是帮助美国经济。按其估算对中国加征关税将使美国实际GDP2029年之前平均减少0.1%,且新关税会推高通货膨胀以及私人投资价格,最终减少实际消费和私人投资。


从此次中美谈判实际行程安排上看,本轮谈判在白宫隔壁的艾森豪威尔行政大楼内举行,如此近的距离表达了特朗普对谈判进程密切关注的态度。目前谈判的主要负责人为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作为职业的强硬派谈判人,其最近罕见的保持了沉默,唯一公开信息是在130日的谈判中莱特希泽引用了此前习近平、特朗普会晤的场景作为开场白。其他例如财政部长努姆钦、商务部长罗斯、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等则都在不同的场合公开发表了对于贸易谈判的乐观展望,从期望高到底具体分为三点,第一是在农产品、能源、放松市场准入和减少贸易逆差方面双方是有着足够的共识的。第二则是具体的协议执行层面,双方对于执行的细则和监督机制还需要继续深入讨论。第三则是结构性问题层面,这方面双方仍存在一些分歧,这些分歧也许会留待以后的长期谈判中解决。此外,双方目前可能会有意淡化5G争夺战这一热点话题,其根本原因在于白宫对其的属性认定更类似于零和博弈,强调这一竞争对双方目前的贸易谈判并无助益。此轮谈判结束后特朗普公开在白宫与刘鹤率领的代表团会面,并表明其会在2月中下旬与习近平主席再次会晤。“我认为,很可能最终协议将在我本人和习近平主席之间达成。”特朗普补充说到:“我认为我和习主席的关系超过了任何总统之间的关系。”


 据现在的信息分析而言,截止到31日前中美谈判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成功达成一份符合预期的贸易协议,取消或减少大部分目前的关税,不再提高关税的比例和规模。在少部分存在分歧的结构性问题上双方可能则延长至以后的长期谈判中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