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迅雷:通过市场机制发挥科创板应有功能

发表于 2019-03-26    来源于:李迅雷

来源:新京报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李迅雷。资料图片/视觉中国


322日,在市场的关注与期待中,上交所披露了首批9家科创板受理企业。从去年115日首提科创板与试点注册制,到科创板正式迈入实操阶段,仅用了137天,被称为火箭速度


科创板在制度方面进行了多项创新,包括最大的亮点注册制。那么如何保证注册制的严格落实?科创板能否成为中国经济未来火种的“培育箱”?科创板落地后又该如何监管?新京报专访了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


新京报:科创板首批获受理企业名单日前公布,在制度层面上,你如何评价科创板?


李迅雷:科创板的意义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注册制是资本市场的重大改革,是对A股市场过去28年存在的问题的反思、修正和完善;第二,从经济转型角度看,科创板是中国经济从传统产业向新兴产业转型,进一步实现产业升级的重要标志;第三,通过发挥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功能来给科技型民营企业优先融资,符合目前的政策重点和经济发展方向。


科创板最大的亮点是试点注册制,不过,注册制未来能否严格落实,我还是有点担忧。比如A股早就实施退市制度,但退市的案例非常少。


这次科创板的制度主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公司的上市条件,我相信随着上市条件放宽,会吸引来更多的优秀企业;二是退市问题,这是注册制的核心。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完善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把好市场入口和市场出口两道关。所谓入口就是注册制,出口就是退市制度,这两条做好了,资本市场才能够真正做到良性健康发展。


新京报:那么如何保证注册制的严格落实,避免成为“IPO邀请制


李迅雷:首先,要明确保荐机构的责任,科创板实行券商跟投制,如果券商要推荐和发行承销就有义务跟投,这样能够增强保荐机构的责任心;第二,要靠市场机制发挥作用,目前很多地方把科创板作为政治任务,这样做会导致上市行为具有一定程度的行政色彩,一些公司在上市时会有人为干预,一旦退市,又可能遭遇当地政府向监管部门“打招呼”。这些都是行政行为,不是市场行为,科创板实行注册制,一定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不能用行政干预替代市场机制。


新京报:首批9家公司已经获受理,你如何评价?科创板能否成为中国经济未来火种的培育箱


李迅雷:我认为既不能高估科创板的作用,也不能低估科创板的作用,要用事实和数据说话。


在过去的20多年中,因为不符合国内的上市标准,我国有不少优秀的企业到海外上市,最典型的就是BAT(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目前中国经济步入存量主导时代,在这种背景下,希望有一大批优秀企业能够脱颖而出不太现实,所以说不要高估科创板对于优秀企业的发现功能,更多得还是寄希望于这些企业上市后能够在未来慢慢成长,其中的优秀企业能做强做大。


为什么说不要低估科创板的作用?科创板的意义不在于其本身,而是它对主板的带动作用。科创板是注册制的试点,未来能够把注册制推广到创业板、中小板和主板,这才是科创板的意义所在。在过去28年中,A股的发展之路非常曲折,暴露出很多问题值得反思。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是对A股缺陷和问题的修补和完善,未来资本市场要发展得更加顺畅,科创板有个很大的作用就是以小带大,以点带面。


新京报:也有市场人士担心科创板会否成为另一个新三板。


李迅雷:这个是不可能的。科创板是上交所设计的,跟新三板完全不一样。新三板设置了500万的投资门槛,整个市场的参与度和流动性都非常低。科创板完全不一样,以创业板为例,它的换手率和交易量明显高于主板。我认为科创板非但不会成为新三板,还有可能成为交易最活跃的一个板块。


新京报:对于科创板未来的监管,你有什么建议?


李迅雷:第一,对于操纵市场的行为要严格监管。科创板首批企业首发报价打破23PE限制,股票涨跌幅限制放宽至20%,初期上市公司数量少、体量小,非常容易被操纵,所以对于恶意操纵市场的行为要严格予以监管和惩处。


第二,要减少对科创板的行政干预。A股市场有退市制度,退市案例却非常少,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受到相关方的干预,所以对于科创板的监管,要严格按照上市标准,减少行政干预,资本市场才能健康发展。


另外,要做好投资者保护,通过制度来保护投资者。


目前科创板对于做市商制度没有明确的说法,这对定价是不利的,美国有完善的做市商制度,对合理定价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同时,科创板还应当引入做空机制,市场规模过小容易被操纵,如果估值过高又是对A股市场估值体系构成新的扭曲,引进做空机制,能够让市场机制强有力地发挥作用,这样市场才能够长期健康发展。总之,要通过市场机制发挥科创板应有的功能。


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 王全浩 编辑 李薇佳 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