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湛:美国最新政治走势与经济预警信号

发表于 2019-03-26    来源于:李湛

| 李湛、梁伦博    

来源 | 领遇   


【作者简介】李湛,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中国证券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委员会委员、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中国证监会债券部和深圳证券交易所研究顾问、腾讯金融科技智库专家,曾是深圳证券交易所博士后、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一、美国国内政治动态


1)特朗普的党内权威正在减弱


除了来自民主党的穷追猛打,特朗普在共和党内也面临着来自建制派的压力。首先在对外政策上,313日由共和党掌控的参议院以5346(含7名共和党人)的票数通过一项动议——终结美国对于沙特发动的也门战争中的援助。这项从参议院发起的动议无疑严重打击了特朗普的权威,其要求特朗普在30天内终止美国在也门战争中为沙特提供的所有军事援助,例如情报搜集和相关武器设备的供给。接下来动议将交由众议院投票,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无疑将通过,最终逼迫特朗普使用最终否决权。


无独有偶,美国参议院于314日又以5941票又通过了反对总统特朗普宣布紧急状态强行建墙的议程,其中除了全部47名民主党议员以外还包括了12名共和党人。这种投票实际上成为了共和党内部对于特朗普的忠诚度 测试,而目前结果显示无论是对外政策还是国内政策,特朗普对于共和党的掌控力度正在下降,部分建制派开始有选择性的反对特朗普的特立独行。


部分共和党议员开始与特朗普拉开距离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特朗普最近滥用权力的行为已经刺激到了众多议员、民众以及媒体的底线。从去年年底用带有“个人色彩”的言论辞退前国防部长马蒂斯并突然下令从叙利亚撤军,到绕开国会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强行建墙,以及金特会上擅自改动议程置前期官员们的准备于不顾。在FiveThirtyEightGallup的民意调查数据中可以看到,特朗普目前的民意支持率在37%-42%的区间徘徊,这也意味着在大多数民众眼中特朗普的总统工作并不合格,见图1。从特朗普与前三位美国总统的民意支持率比较上看特朗普的执政支持率差距也相当明显,随着2020的临近无疑将逐渐增加特朗普的连任压力,见图2



第二则是部分共和党议员同样具有愈发增加的连任压力,此次投反票的议员们大多受到了此前对特朗普的效忠导致的负面牵连。例如此前对于卡瓦诺大法官的投票激怒了很多女性选民,且投出反票可以证明自己拥有一定的自主性。再加上目前已经有16个州对特朗普的紧急状态行为提起诉讼,这些州的议员们必须考虑自身行为的不良影响。


第三则是特朗普实际上拥有最终否决权,国会要否决总统的否决需要2/3的绝对优势票,这在目前来看是不可能达成的。因此就算共和党议员投出反票也不会对最终结果造成影响,但却可以把事件的责任大部分转嫁到特朗普个人身上。既然如此,这些共和党议员们并没有充足的动力帮特朗普挡枪,但这也同时说明了特朗普在共和党内部的权威正在减弱,并不再是无法质疑的存在。这对于中美谈判而言,特朗普个人权威的减弱则是一个实质性利好,在四面楚歌的当下其迫切需要一个能证明自身的成绩。


此外特别检察官穆勒最新的通俄门调查报告已经提交给了美国司法部,据司法部长提交给国会的四页信中,穆勒并没有发现特朗普主动与俄罗斯勾结的证据(但有俄罗斯相关个人多次提出协助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在妨碍司法问题上则两方面都发现了证据,穆勒认为这是一个司法难题,因此没有下确定的定论。若司法部长的陈述是客观的,那么这份报告对特朗普而言是呈现中性的,首先其不用面对最严重的通俄指控,但在妨碍司法方面则留下了相关印记。目前民主党在国会要求司法部公布报告全文,其接下来的重点应该会放在报告中关于妨碍司法的证据细节。


2)群龙无首的民主党正积极借东风


相比特朗普在共和党内几乎无人挑战一家独大并基本锁定2020年共和党参选资格,民主党内部已经陷入了激烈的初选资格竞争。目前已经有至少15名民主党人宣称或暗示将参与竞选,其中最有竞争力的人选为拜登、桑德斯以及贝托。从民调数据上看在不考虑希拉里的情况下,拜登在民主党选民中的支持率高达28.8%,比桑德斯高出10个百分点。


且拜登最大的优势在于其曾经在奥巴马时代担任过副总统,从历史上看成功的副总统经历将为其大大加分。在1980年的共和党初选和预选会议上,乔治布什在罗纳德里根身上输得很糟糕。但在担任里根副总统两届任期后,他获得极高的赞誉并赢得了1988年的共和党提名和总统职位。与其类似的,拜登在结束其副总统职位时根据盖洛普民意调查数据,拜登的执政支持率达到了60%,甚至高于奥巴马的58%。拜登在2008年至今曾作为副总统候选人,副总统或前副总统的身份参与了六场全国竞选,大幅扩大了他的人脉网络和曝光率。同时拜登作为副总统在国内和国际事务中的记录和经验都赢得了奥巴马的热情赞扬 ,并使他成为一系列重要领域的领导者。


目前表面上民主党阵营虽然一致对外,但内部山头林立。从国会众议长佩洛西为首的建制派,到推出“绿色新政”的29岁新星科尔特斯,再到非传统民主党人桑德斯,再加上前副总统拜登并没有明确宣布竞选,民主党阵营目前可以用群龙无首来形容。


总体而言这一种内部的混乱无疑是特朗普热衷于看到的,对于民主党而言若不能尽快集结于一面统一的旗帜下将会大幅影响2020大选中与特朗普的竞争优势。


因此民主党能否借助接下来公布的“通俄门”调查报告以及美国经济增速重回低区间这两股东风将显得尤为重要。特朗普在35日发布的推特中提到了众议员民主党人对他进行的大规模调查,并宣称民主党正试图赢得2020大选的胜利,但他们清楚其党派不能合法获胜。白宫新闻秘书萨拉也表示民主党完全由其党派中的激进左派掌握,且他们知道这还不足以击败总统,所以决定另想办法。换言之目前特朗普的意思是向选民和支持者们表示在合法范围内民主党没有能跟他竞争的人选,只能依靠其他手段来促成这一结果。


二、美国经济的前置预警信号


美国2月非农就业岗位增加2万个,远弱于市场预期的18万。自201010月就业持续增长以来,单月增幅小于这个数字的只有两次,分别是20165月的增加1.5万个、及20179月的增加1.8万个。在空前的连续101个月录得岗位增长期间,2月增幅名列第三低,见图3。本次骤降不一定就是走软的开端,前两次低增都在次月强劲反弹,增幅超过25万,因此下个月的非农数据则尤为重要。作为判断经济周期最敏感的经济数据,若下个月新增非农仍不及预期疲弱,则很有可能影响美联储的货币政策,降低升息乃至增加今年降息的可能性,并为美国经济的走弱拉起警报。


从制造业领先指标费城联储制造业指数和堪萨斯联储制造业指数上看目前已经双双跌入负值,这说明了美国2019制造业PMI下行的压力较大,见图4。同时按目前特朗普与国会的权力之争,减税2.0方案是几乎不可能通过的。


从投资上看,富国银行住房市场指数以及标准普尔/CS房价指数当月同比从去年开始正在触顶下滑,同时Sentix投资核心现状指数下滑明显,见图5


从消费上看,密歇根大学消费信心指数和个人消费当月增速同比仍处于高位,但个人消费增速出现了下降的趋势,见图6。同时去年12月零售销售同比下滑1.2%,为20099月以来最大降幅,远低于市场预期,20191月零售同比数据为0.2%


从出口上看,与全球其他主要经济体相似,2018年以来美国出口增速当月同比正在下滑,同时贸易逆差也在不断增加,特朗普的关税壁垒实质上恶化了美国产品出口环境,见图7


综合各项前置指标考虑,美国经济存在下行压力是较为明确的,目前需要关注的是压力是否会在下半年进一步放大以及金融市场的提前反应会何时出现。根据EPFR数据,今年已经有600亿美元撤出了美国股市。但这明显与今年以来上扬的美国股市相反,主要原因是EPFR数据仅记录全球部份投资资金的趋势,而美国企业本身在其去年股价大跌后,今年一直在买进自家股票。Birinyi Associates近来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底,美国企业已宣布的股票回购计划接近0.25万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7%。换言之,美国股市今年以来的涨幅可能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上市公司的股票回购。那么当经济下行压力开始影响到企业盈利后上市公司将难以维持如此庞大的回购计划,叠加全球投资资金逐步撤离美股的背景,美国股市很可能即将迎来拐点。


从美联储的政策转向上看,318日的议息会议超预期释放声也印证了美国经济可能存在下行的压力。委员们首先降低了对于美国经济增长、就业和通胀的预估,上周三公布的经济预估显示美国经济2019年增长的预估中值为2.1%,较2018年约3%的增长率下降整整1个百分点。同时,现在预计利率将在2020年达到2.6%触顶,大约比联邦基金利率的历史平均水平低一个百分点,显示美国经济已进入更加低迷的阶段。除了经济增长放缓,2019年失业率预计为3.7%,略高于三个月前的预测,通胀率预计为1.8%,去年12月的预测是1.9%。这些信息都表明,在美国经济风险明显上升之际,美联储的官员们已经转变了思维。总共17名决策官员中至少有九人降低了对于联邦基金利率前景的展望,这是一个相对较大的数字。同时,最新联邦基金利率期货交易显示明年降息机率超过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