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奇霖:我们能从旧金山湾区借鉴到什么?

发表于 2019-08-29    来源于:李奇霖

 我们能从旧金山湾区借鉴到什么?

——粤港澳大湾区研究系列之2

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李奇霖


粤港澳大湾区定位于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而旧金山湾区依赖创新驱动,人均GDP等指标遥遥领先于其它世界级湾区。旧金山湾区创新驱动的成功经验和所面临的问题,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


旧金山湾区概况

 

旧金山湾区是美国西部第二大都市区,位于沙加缅度河下游出海口的旧金山湾四周,占地面积1.8万平方公里。2017年总人口773万,人均GDP高达10.8万美元,远高于同期纽约湾区的7.3万美元、东京湾区的5.0万美元和粤港澳大湾区的2.3万美元。


旧金山湾区的部分社会与经济发展指标如图表1所示。

 

从行政区划看,旧金山湾区包括西侧的旧金山,南侧的圣马特奥县、圣克拉拉谷地区,东侧的阿拉米达县、康特拉科斯特县、索拉诺县,以及北侧的马林县、纳帕县和索诺马县等9个县,共101个城市,可分为旧金山、北湾、东湾、南湾和半岛五大区域。

 

(一)高水平发展,经济增速明显快于全美平均


旧金山湾区是全美经济最繁荣的地区之一2017年以美国国土面积的0.19%、总人口的2.38%,贡献了美国4.30%GDP

 

如果作为单一经济体,2017年旧金山湾区以8375亿美元的GDP,在全球各国和各地区中,排名第17位,介于印度尼西亚和荷兰之间。

 

尽管发展水平高,旧金山湾区近年经济依然维持了高增长。根据旧金山湾区委员会经济研究所发布的2018年湾区经济报告,2010年以来每个季度,湾区GDP增速都超过全美平均水平。国际对比看,2014年到2017年间,旧金山湾区年化的GDP增速为4.3%,高于全球25个最大经济体中大多数国家的GDP增速。

 

(二)创新产业驱动,薪资高于全国


旧金山湾区以自然美景、便捷交通和创新创业精神闻名于世。它的产业以科技为主,依托信息产业带动金融、旅游和其它服务业发展壮大,最终发展为全球主要湾区中人均GDP最高的世界级城市群。从就业结构看,它的计算机和数学、商业金融、管理等行业的从业人员占比,明显都要高于美国。

 

美国人口普查每十年进行一次,最近的一次在2010年。根据这次普查结果,2010年旧金山湾区家庭收入的中位数为82500美元,比全美平均水平高41%,也要比加州平均水平高37%。这次人口普查也显示,专业科技服务业与信息行业是该地区最集中的行业之一,高度依赖高学历人才,这也使得旧金山湾区的收入水平高于全美平均。

 

经济高水平发展和人口高学历,使得旧金山湾区的薪资水平高于美国其它地区。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统计,2018年旧金山湾区各行业的平均时薪都要高于美国相同行业的平均时薪。

 

依托人才优势等因素,旧金山湾区大力发展创新经济,湾区内电子、互联网、软件等产业兴起,涌现出苹果、谷歌、Facebook等众多创新型企业。

 

(三)区域协调发展,地区经济各有特色


旧金山湾区在经济上所取得的成就不仅仅依靠创新,还包括区域内城市间的合理分工、各项公共设施的建设等因素。旧金山市、圣荷西市和奥克兰市是旧金山湾区的核心城市,湾区发展以这三个城市为核心,其它城市围绕核心三角在空间上进行蔓延和集聚。


区域间的良好协调,促进了旧金山湾区的快速发展。早期湾区内各城市各自为政,产业同质化明显,恶性竞争严重。1945年由企业赞助的湾区委员会成立,对湾区面临的各种问题成立专门的机构进行解决,如旧金山湾区政府协会(ABAG)、海湾保护和开发委员会(BCDC)、大都市交通委员会(MTC)和湾区空气质量控制局(BAAQBD)等。


1961年半官方的旧金山湾区政府协会(Association of Bay AreaGovernments, ABAG)成立,它以统筹推进区域规划为目标,是最主要的地区性综合规划机构,通过搭建城市之间的沟通桥梁,促进湾区各城市间的协调发展。


旧金山湾区政府协会的机构设置如下:

 

旧金山湾区五大区域,经济各有特点。旧金山市是湾区最早发展起来的城市,目前是湾区的文化、金融和都市中心,同时也是美国的海军基地和重要港口。北湾是美国著名的酒乡和美食之都,土地农田资源充裕,全美90%的葡萄酒在此生产。东湾以奥克兰市为中心,产业以化工、机械等为主,是美国西部交通体系的中心,奥克兰港是美国西海岸的第一大港。南湾以圣荷西市为中心,是“硅谷”的核心地带,许多高新技术企业在此聚集。半岛介于旧金山和南湾之间,二战后许多中产和富裕家庭迁移至此。

 

旧金山湾区产业转型升级之路

 

通常湾区经济会随着港口城市功能的升级而不断转型提升,大部分湾区经济都会经历港口经济、工业经济、服务经济和创新经济四个发展阶段,旧金山湾区也不例外。


(一)20世纪80年代以前:工业经济和港口经济为主导


19世纪后半叶,淘金热吸引了大量人口来到美国加州,加州人口从1847年的500人,快速飙升到1870年的15万人。旧金山市为淘金者提供设备,逐渐发展成湾区的制造业中心,金融业也得到一定的发展。到20世纪初,旧金山湾区各城市先后完成工业化进程。


淘金热后期,旧金山市的制造业逐步衰退,金融业的地位开始上升。在20世纪70年代,旧金山已经成为典型的后工业城市。在制造业就业人口下降的同时,保险、金融和房地产、服务业开始处于中心地位。

 

在旧金山市去工业化的同时,一部分产业向湾区的东部和南部转移。1948-1977年,旧金山市制造业就业人口下降了26%,但同期旧金山湾区总的制造业就业人口增长了108%


这一时期,湾区内主要城市逐步进行了产业结构升级,工业经济和港口经济特征明显。比如奥克兰港货物运输业蓬勃发展,1969年集装箱运输量超过300万吨,超越旧金山港成为美国仅次于纽约集装箱货运的第二大港口。再比如圣荷西市迅速成长为一个以高科技产业为主的城市,许多重要军工企业在此聚集,它依托斯坦福大学和圣克拉拉国家实验室等科研机构最新的研究成果进行技术革新,其中集成电路和微处理器的革新引发了企业爆炸式增长。


(二)20世纪80年代之后:服务经济和创新经济崛起


20世纪80年代后,美国经济率先从工业经济向知识经济和信息经济转型。旧金山湾区在美国经济转型过程中受益匪浅,经济模式逐步从工业经济和港口经济,过渡到服务经济和创新经济。


上世纪80-90年代,旧金山湾区经济的主要驱动力是电脑硬件的研发与制造。到上世纪90年代末,湾区经济的重心开始向服务业转移,尤其是互联网相关服务业、信息服务业与高技术服务业,现代高技术服务业的比重稳步上升。目前旧金山湾区的主导产业包括高新技术服务业、信息产业、金融保险业以及旅游相关的住宿、餐饮等。


在制造业整体比重下降的同时,信息产业相关的制造业,仍然是旧金山湾区的优势产业。根据劳工统计局的统计,旧金山湾区制造业的就业比例,从1990年的14.9%,下降到2019年的8.9%。但电脑和相关的设备及产品、半导体及其它电子元器件产品,以及分布在硅谷和半岛的精密仪器设计、研发及制造产业,都保持了较高的就业水平。

 

旧金山市、奥克兰市和圣荷西市这三大核心城市,产业布局和经济特征,也逐步明确。


旧金山市产业结构高度服务业化。20世纪80年代末期,旧金山市已经成为一个典型的后工业化城市。作为港口城市,旧金山港仅保留了散装货物的运输业务。进入20世纪90年代,金融业成为了旧金山市的重要产业,旧金山市成为了风险资本投资的聚集地,金融、保险等部门雇佣的人数占全市25%2000年旧金山市风险资本公司为湾区新兴网络和科技公司提供了超过500亿美元的风险资本投资。与此同时,多媒体等新兴服务业也开始爆发式增长,1996-1998年多媒体产业就业增长了70%,新增就业人口占旧金山市新增就业总人数的40%


奥克兰市港口物流中心地位逐步显现。1980-1990年奥克兰全市总就业量增加了8%,其中服务业的就业占比增加34.7%,而制造业的就业占比下降20.2%,零售业的就业占比下降2.6%。但与此同时,港口附近的贸易、维修和配送等产业则而到了较好的发展。据奥克兰港口委员会统计,2000年奥克兰港创造了高达29万个就业岗位,产值高达16.66亿美元。


圣荷西市成为科技创新中心。20世纪80年代后,硅谷北部人口增长缓慢,个别城市甚至出现了负增长,而硅谷南部的圣荷西市城市群的人口高速增长。由于人口集聚,加之硅谷北部可用的土地越来越少,许多高科技公司选择将工厂设置在南部地区,这带动了科技研发中心向南部迁徙。硅谷重心南移的趋势、圣荷西市政府良好的发展政策以及极好的地理位置,又使得更多的高科技创新公司向圣荷西市集聚。


凭借创新型产业的快速发展,旧金山湾区成为全球创新发展水平最高的区域,该地区的高科技企业主要有以下类别。

 

上世纪90年代后期,旧金山湾区利用信息产业腾飞的机遇,加快发展以互联网产业为核心的信息经济。湾区内涌现出如FacebookTwitter、谷歌、苹果等创新型企业,奠定了其全球创新中心的地位,湾区信息技术等创新岗位就业人数比重居全美第一。


2018年世界500强中有苹果、AlphabetFacebook等多家总部位于旧金山湾区,旧金山湾区内财富500强企业数量位居全美第三。

 

目前,旧金山湾区已经发展成为依靠科研创新为发展原动力的世界级湾区。各核心城市的产业形态各有特点,高科技创新企业及研发中心主要集聚在奥克兰和圣荷西,而创新金融服务机构大部分位于旧金山市。旧金山湾区利用科技创新带动产业升级和湾区经济发展,其创新体系也给全美带来了巨大的外部性和经济效益。


旧金山湾区创新驱动模式成功之谜

 

旧金山湾区发展依靠创新为动力,人均GDP遥遥领先于其它世界级大湾区。其创新发展模式成功的背后,离不开公共政策为创新体系提供保障和支持、高等教育机构输送人才和技术、成熟的科技金融体系为创新提供资金支持等因素。


(一)公共政策为创新体系提供保障和支持


1、研发阶段:资金支持、税收减免、专利保护


财政资金为研发创新提供支持。政府在科学研究上的投入对旧金山湾区的科技竞争力至关重要,确保科学家能够将精力放在研究上,而不是担心资金不足从而阻碍他们的研究。比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所属的社会利益技术研究中心(CITRIS)在初创时曾获得美国联邦基金的1.7亿美金以及加州政府的1亿美元州立基金支持,为该机构的研究提供强有力的资金支持,有助于其在能源储备、交通等方面获得突破性的研究。


税收优惠减免政策激励企业创新积极性。目前美国的减免税政策效果主要体现在以下三方面:一是刺激企业增加其研发投入,二是减少企业及其员工的税负压力,三是间接提高研发人员工资从而吸引人才。


不同于中国,美国各级政府对税收都有一定的自主权。除了美国统一施行的税收减免政策(《经济复兴税收法案》、 R&E抵免制等)外,旧金山湾区还有专门为科技创新企业及相关从业人员额外提供的税收优惠政策,帮助湾区吸引高技术企业和人才。

 

专利保护政策保障创新企业的权益。知识产权保护能够鼓励个人、企业和研究机构等不同层次的创新激情,美国很早便重视对专利的保护,并颁布了一系列法律法规。1790年美国颁布第一部专利法,开始实行注册登记制专利制度;1836年将登记制改为审核制,提升专利申请的质量;2011年开始实施《美国发明法案》,优化专利申请程序,加速科研成果转化的过程。


除此之外,美国还会针对某一特定产业制定专利保护法案,根据该产业的特点单独设计法案的规则和细节,如信息技术行业有《高性能计算机与通信法》等法案,这为硅谷的相关企业提供保障。


2、成果转化阶段:设置孵化器、产业园


得到研发成果后,对其进行成果转化和商业化从而获得利润,能够激励创新,也能为进一步的研发活动筹集资金。美国政府十分重视科技成果转化,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予以支持。如1982年实施的“小企业创新研究计划”利用中小企业成长路线的三级资助模式,在对中小企业研发提供资金支持的同时,还对其研发成果转化提供技术支持。


美国还设置了的专门机构来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国家技术转让中心(NTTC)和联邦实验室是主要的公立科技成果转化机构,为企业成果转化提供商业资讯、专题培训及网络信息等服务。


美国通过立法推动孵化器的发展,确保有大量资金进行孵化器的创建和发展。旧金山湾区作为世界创新中心,更加重视湾区科研成果的商业化进程。通过设置孵化器、产业园区对科研成果进行转化,其中位于湾区的硅谷是企业孵化器的天堂,大量企业的孵化器在此集聚。


3、产品市场化阶段:政府采购、企业团购


新技术和新产品进入市场初期,需要政府引导和支持。以航空航天业为例,20世纪40-60年代,美国政府是电子工业及航空工业等新兴产业的最大客户。政府采购是硅谷高速发展时期其高技术产品快速推广的重要动力。


除了政府采购外,近年来旧金山湾区提出企业团购等方式引导新技术和产品进入市场。企业团购采取群体折扣的方式,越多公司参与,价格越低,在推行新技术新产品的基础上降低企业成本。


(二)高等教育机构输送人才与技术


旧金山湾区的大学完善的人才培养体系、多元化的学科设置、出色的研究能力是旧金山湾区创新驱动的重要源泉。


1、创新人才培养基地


旧金山湾区经济高速发展的一大原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在此聚集。2016年旧金山湾区25岁以上的人口中,拥有学士学位的比例为46%。这一数字高于大多数地区,仅略低于波士顿,远远高于美国的平均水平31%

 

旧金山湾区的大学分为三个层次:社区大学、一般的州立大学和高水平的研究型大学。


社区大学包括拉诺社区大学等26所大学,主要为产业提供技术工人,以及对还未就业或者需要技术更新的工人提供教育和技术培训以促进湾区人力资源更新。


州立大学包括索诺马州立大学、旧金山州立大学等。根据1960年加州高等教育总规划,加州内的州立大学只可授予学士和硕士学位,因此州立大学是创新体系中提供学历为学士和硕士的工程师的主要来源。


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包括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和圣克鲁斯分校。研究型大学学科设置完善,有完整的人才培养体系,是旧金山湾区创新体系中人才来源的核心。


以斯坦福大学为例,斯坦福大学是硅谷的心脏,主要通过将创新理论课程与实践类及学术研讨类活动结合在一起培养大学生的自主创新和创业意识,其毕业生创立的高科技企业给湾区经济带来了新的活力。


2017年美国大学毕业生企业家排名中,斯坦福大学在企业家数量、筹集资本规模上都位居美国各大学之首,企业数量排名第二。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生的企业家数量位居第二,企业数量高居榜首。

 

斯坦福大学创业课程的开设吸引和培养了一大批创业人才。斯坦福科技创业计划(STVP)是斯坦福商学院为研究生开设的为期10周的创业启动课程,包括创业精神课程等。2011年斯坦福大学一项创新调查显示,参加过这些创业课程和项目的毕业生,成为技术创新者(创造新的产品、流程或商业模式)的可能性,要大于其它斯坦福校友。


同一项调查还发现,在毕业三年内获得风险投资的创业者中,有60%参加过斯坦福的创业课程。调查也显示,35%的技术创新者和40%的创业者参加过斯坦福大学所举办的创业竞赛。


2、技术革新研究基地


基础理论研究的成果能够推动科学探究和知识发现,但短期可能难以转化为产品或公司。上世纪90年代之前,主要是私营企业进行一些基础理论研究,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很大程度上将研究重心转向应用研究。这使得基础理论研究的负担,转移到了大学和独立的非营利性实验室上。


技术更新和革命主要产生于州立大学和研究型大学中,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的四个地区分校在创新过程中发挥着核心作用。为了获得技术上的突破,各研究型大学的研发支出逐年增加,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各高校对研发和创新的重视程度。

 

各研究型大学的巨资投入,获得了不菲回报。2015年旧金山湾区获得授予专利24350个,占当年美国新授予专利的17.3%,是同期纽约地区所获专利数量的3.1倍。旧金山湾区的人均专利拥有量,超过了其它任何一个同类地区。

 

除了自行研发外,旧金山湾区的大学还通过和其它地区的大学通过联合研究、成立联合实验室等方式合作,将所在大学的优势进行互补。比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建立了全球研究伙伴关系。


加州大学校长办公室的报告指出, 2017年(201671日至2017630日)加州大学的研究成果包括:


第一,产生1716项新发明,目前加州大学共有12528项有效发明;


第二,申请专利1899项,多于美国任何一所大学;


第三,新增加州公用事业发明许可证192项,植物品种许可证65项;


第三,新增企业96家,基于加州大学专利的初创企业总数达到1125家。


湾区研究型大学的理论研究,已经促成了许多具有变革性的商业突破。比如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通过基因克隆使乙肝疫苗成为可能,斯坦福大学通过对钙钛矿(一种具有捕捉光线特性的晶体)的材料科学研究研发出低成本太阳能电池。


(三)成熟的科技金融体系为创新提供资金支持


旧金山湾区高科技产业的成功,离不开科技金融体系的支撑。以风险投资为中心,商业银行信贷支持为补充,极大地促进了旧金山湾区产业集群的发展,尤其是硅谷高科技产业的技术创新。


1、成熟的风投市场加快科研成果转化


高新科技产业的发展以研发创新为基础,但研发成果的商业化,还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风险投资能够加快科研成果商业化,天使投资和私募股权等资金,在为处于各个阶段的高科技企业提供资金的同时,投资人还通过专业知识、提升管理能力等方式,提高被投资企业成功的潜力。


在旧金山湾区,除了政府提供的资金支持外,还有美国甚至全球风险投资最发达的市场。湾区内拥有1000多家风险投资公司和2000多家中介服务机构,目前已有200多家由风险投资支持的硅谷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


1972年,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Byers)和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共同开创了旧金山湾区的风险投资模式,从那时起风险投资便在湾区内推广。1995年至2018年,湾区年度风险投资额从16.91亿美元飙升到603.75亿美元,2018年湾区所获得的603.75亿美元风投资金,占同期全美风投市场的52.6%

旧金山湾区风险投资的组织形式多样化。小企业投资公司可从政府的小企业管理局获得低息贷款,然后投资给小企业;合作制的风投公司不能从政府获得优惠贷款,但可参与小企业管理局制定的投资计划;股份制风险投资公司按照股份制企业进行运作;集团内部风险投资公司使用本公司的发展基金进行投资。


湾区风险投资的资金来源渠道广泛。湾区80%以上的风险投资资金来源于私人独立基金,包括个人资本、机构投资者资金、大公司资本、私募证券基金和共同基金。


从资金投向看,湾区风险投资主要集中于高科技行业,计算机软件硬件、生物医药和通讯及信息产业占比高达90%以上。

 

大多数风险投资关注创新企业的初期和成长期,大量的资金满足处于此阶段的中小型企业融资需求。但自2015年以来,风险投资的交易笔数有所下降,而这些交易的平均规模增加。这反映了一种新的投资模式,即大规模的风险投资流向即将被收购或IPO的公司(其中许多是独角兽公司),而不是初创公司。随着许多机构公司的风险投资将投资重点转移到后期,天使投资者对初创公司的重要性在提高。


同时美国完备的资本市场,为风投资金退出提供了渠道。以纳斯达克等市场为中心,通过IPO或协议转让的方式,实现资本退出。


2、间接融资为创新企业提供补充


除了风险投资外,以专业银行为主导的间接融资模式,为旧金山湾区高科技企业融资提供补充。旧金山湾区存在许多支持小微企业的专业银行,特别是服务于高新技术产业的专业银行,最具代表性的是硅谷银行模式和社区银行模式。


硅谷银行是一个以信贷为主、兼营理财服务的商业银行,本身不从事股权投资。作为美国最成功的科技商业银行,它突破了传统投资模式的限制,与创投企业建立合作关系,创新风险控制模式,建立专家服务团队提供适合高新技术企业特点的服务。


硅谷银行为创业投资机构提供的贷款大多是短期信用贷款,以美国相对完善的信用和法律制度为前提,针对特定对象(拥有较多资产、信用好的有限合伙人),具有特定用途(解决创业投资机构开展股权投资时资金短缺的短期借款)。

 

硅谷银行解决了高新技术企业与银行之间存在的信息不对称和风险问题。由于中小企业和银行之间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它的贷款融资成为了世界性难题,而高科技中小企业在发展早期又存在缺少固定资产的问题,更难获得银行贷款支持。硅谷银行则通过建立强大的金融创新和创业服务团队,解决贷款支持早期阶段高科技企业的信息不对称和信贷风险的问题,既满足了高科技企业短期资金需求,又保证了银行贷款的安全性和收益性。


硅谷银行的成功,在于解决了四个关键问题。

 

一是客户发现。旧金山湾区内存在众多高新技术企业,如何在众多企业中发现适合银行支持的企业是硅谷银行首先要做的事。硅谷银行主要通过三种方式获得企业信息并选择支持对象:一是定期举行企业家、创业者、投资公司间的交流论坛;二是硅谷银行与湾区众多投资机构有合作关系,而投资机构有较多企业信息;三是硅谷银行拥有自己的孵化器,一些企业创业之初便受到硅谷银行的指导。


二是价值评估。和传统制造业企业相比,高新技术企业拥有较少的厂房、机器设备等固定资产,大多是持有专利等无形资产。由于专利在商业化过程中存在技术替代等风险,对无形资产进行恰当估值十分困难的。硅谷银行主要通过硅谷银行金融集团下属的SVB分析公司以及合作的创投机构对企业进行适当估值。


三是风险控制。预防和控制风险是一个银行得以稳健经营的关键,而高新技术企业大多存在着经营不确定、风险大的特点,硅谷银行采取了一系列方式规避风险。首先,它与创业投资机构合作,建立投贷联盟,在创投机构向企业提供股权资金后,硅谷银行再提供信贷支持。其次,硅谷银行要求企业必须在硅谷银行开户,以便监控企业的现金流。最后,硅谷银行通过与企业签订“硅谷银行的贷款位于债权人清偿第一顺序”的协议最大限度降低银行的损失。


四是违约贷款处置。银行在其经营过程中难免会遇到企业还不上贷款的情况,硅谷银行主要通过和创业投资机构之间的合作,将信贷违约企业的知识产权出售给这些公司,以此加快知识产权变现。同时,也会利用认股权证应对违约贷款。


通过解决上述四个问题,硅谷银行成为服务高科技企业的全球典范。


社区银行模式则主要是利用信息优势,来为旧金山湾区的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美国最早的社区银行是1867年成立的Lykens Valley 银行,初期经营范围仅包括储蓄、取现和简易结算。随着经济发展,美国社区银行模式不断成熟,业务发展壮大,目前主要为企业和农场提供小额贷款,已经成为美国银行体系的重要组成。


社区银行资产规模小,和大银行相比其组织层级简单,具有组织优势,决策效率高。而且长期和中小企业及其供应商有大量接触,掌握了企业财务状况等重要信息,和大银行相比它的信息成本也更低。同时,社区银行还通过互保、集合贷款等方式,向客户提供信用贷款,使得没有合格抵押品的中小型高科技企业也能获得银行的信贷支持。


旧金山湾区面临的困境


旧金山湾区以创新驱动,发展水平高于全美平均,人均GDP遥遥领先于其它的世界级主要大湾区。但在湾区经济高速增长的背后,一些隐藏的问题开始显现,最突出的是人口吸引力的削弱,而人才优势是旧金山湾区创新驱动得以成功的核心。


将旧金山湾区和美国其它相似地区的主要指标作对比,可以发现近年除人口增速外,湾区主要的经济指标,都要好于美国其它相似地区。旧金山湾区近些年经济的快速增长,主要是产业优势和生产力的增加,而非吸引新的人口进入。

 

作为发展水平高于全美平均的地区,人们本可以搬到旧金山湾区寻找新的工作机会。但由于高昂的住房成本、交通拥堵和环境可持续问题,降低了旧金山湾区对他们的吸引力。


(一)高昂的住房成本抑制人才流入


旧金山湾区经济繁荣背后,房地产泡沫问题不可忽视。2016年,旧金山市一居室的月租金高达3590美元,位居全美相同房型的租金之首。第二名是纽约,为3340美元,旧金山市和纽约市的租金远高于第三名波士顿的2310美元。


根据旧金山湾区委员会经济研究所发布的2018年湾区经济报告,2016年湾区内九县的住房成本家庭负担比例均超过37%

旧金山、圣荷西和奥克兰这三个旧金山湾区核心城市的住房负担,在美国主要城市中,仅次于洛杉矶和纽约湾区。

 

高昂的住房成本,让许多低收入家庭别无选择,只能搬迁到远离市中心的房价和房租更低的地方居住,甚至离开湾区。旧金山湾区近期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湾区现有居民对高昂的房价开始感到厌倦,约三分之一的人表示,他们在未来几年内可能搬离湾区。


旧金山湾区委员会经济研究所认为,洛杉矶和旧金山湾区等地的高房价,是加州贫困率高于美国平均的主要原因。

旧金山湾区创新驱动模式的成功,核心因素是,它吸引了优秀的高科技人才前往湾区工作和生活。但该地区高昂的住房成本,削弱了它对人才的吸引力。如果这个趋势延续,可用的优质劳动力减少,甚至从湾区搬出,可能会对湾区的创新驱动战略形成负面冲击。


(二)交通拥堵问题值得重视


交通状况和经济活跃度相关,近年旧金山湾区的经济一直在快速扩张,使得湾区的交通拥堵问题凸显。2017年旧金山市的人均交通拥堵时间和人均拥堵成本,分别为79小时和2250美元,在美国所有城市中排名第三。

(三)环境可持续问题亟待解决


有研究表明,每年旧金山湾区自然资源带来的价值高达50亿到140亿美元。但现在旧金山面临着环境可持续的挑战,即如何在保持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减少对环境的污染。


尽管旧金山湾区已经采取了多项措施来应对环境的挑战,比如成立专门的环境保护组织,来保护湾区的自然环境。但仍然有诸多环境的问题,2006年《处于危险之中的旧金山湾区绿地》(At Risk: The Bay AreaGreenbelt)一书出版,绿地联盟(Greenbelt Alliance)对湾区发展过程中遇到的环境问题进行了讨论。该书发现,即使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和保护,湾区仍然面临着失去29.3万亩绿地的风险。


与此同时,湾区内温室气体排放问题也亟待解决。2006年加州通过《全球变暖解决方案法案》(Global WarmingSolutions Act),并在2008年通过《支持可持续社区和气候保护法案》(supporting Sustainable Communities and Climate Protection Act),这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法案,为加州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设置了目标。


但十多年过去了,加州的减排目标并没有实现。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California Air Resources Board)数据显示,加州在2014年未能达到要求的1.0%的减排目标,更远低于为实现2050年目标而要求的每年5.2%的减排目标。如果加州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继续保持目前的水平,到2050年将有超过50亿公吨的二氧化碳被排放。


据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的研究,交通运输仍然是该州温室气体排放的最大来源。由于市中心的房价过高,人们会选择居住在远离市中心的地区,那么交通运输过程中排放的温室气体会只增不减。


旧金山湾区经济的快速增长,加剧了长期面临的住房和交通问题,低收入人群被迫居住到远离市区的地方,这又加剧了交通拥堵和尾气排放。


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启示


旧金山湾区通过区域内各城市间的良好协同发展机制,发挥众多世界一流大学人才培养和创新的职能,创新科技金融体系,发展成世界级的大湾区,成为创新驱动的典范,这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提供诸多启示。与此同时,旧金山湾区所面临的困境,我们也应当未雨绸缪,避免类似问题出现。


(一)重视创新驱动


粤港澳大湾区与旧金山湾区在城市空间结构上有相似之处,也高度重视创新在增长中的作用。未来可利用粤港澳大湾区的科教资源和创新企业,建立类似于旧金山湾区的区域创新网络体系。


对政府部门而言,在研发阶段,需从资金和立法两方面入手,加大重点科研项目和实验室的研发投入,创新税收优惠政策给予企业创新激励,同时通过明确的知识产权法保护创新企业的利益;在成果转化阶段,制定有效的创业鼓励政策和产业政策,通过建立科技成果转化平台等方式帮助企业进行成果转化;在产品市场化阶段,通过政府采购和类似于旧金山湾区的“企业团购”模式,加快创新成果市场化。


对金融机构而言,目前国内的风投市场和旧金山湾区相比,机制不够成熟,退出通道也不够完善。在间接融资方面,粤港澳大湾区的科技银行发展水平较低。未来需要在风投市场和科技银行方面,加强政策引导,为创新成果产业化扩大市场化的融资渠道。


对高等教育机构而言,一方面推动研究型大学在内的不同层次高校建设,并积极引导开设创业课程,培养科技型人才的创业思维。另一方面,加强区域内的高校合作,以及同其它地区的高水平大学,联合推进一些科研项目合作。


(二)对高房价的警惕


由于高房价等原因,旧金山湾区对人才的吸引力减弱。目前粤港澳大湾区同样存在着类似的问题,20197月珠三角九市中,除肇庆外的八个城市房价都高于全国平均。房价最高的深圳全国排名第2,广州、珠海、东莞、佛山、中山的房价都进入全国前50,而房价最低的肇庆在全国399个城市中也排名第137.

 

目前房地产市场的调控基调是“房住不炒”,未来需要坚持这一调控思路,遏制房价的进一步上涨。


(三)区域间协调发展


早期的旧金山湾区内各城市产业同质化严重,恶性竞争。1945年企业赞助的湾区委员会成立,极大地改善了湾区内部城市之间的协调问题。在湾区委员会的推动下,湾区又建立了半官方性质的地方政府联合组织,随后又设立了分管交通、环境等具体方面的委员会对湾区进行协调和管理。


目前已经成立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参考旧金山湾区的经验,可在官方机构之外,再设立一些半官方和非官方的联合组织,来解决环境、交通等具体问题,促进区域间的协调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