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邵宇:如果Libra成功 它将创造一个终极的企业帝国

发表于 2019-09-23    来源于:邵宇

来源: 新浪财经


920日至22日在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举办第十届新莫干山会议(2019秋季论坛)暨纪念莫干山会议35周年研讨会。本次研讨会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认识与应对为主题,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判断,对新科技革命对人类影响、中国改革发展新时代等方面进行深入研讨。


20日下午,分论坛数字金融:趋势与挑战举行。数字金融分论坛聚焦于当前的数字金融热点问题,围绕分布式数字金融、数字资产、开放金融等新型概念,实质性的探讨数字金融的潜力与落地方向。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邵宇出席并发表主题为“数字货币霸权——超商品货币与超主权货币”的演讲。他表示,如果只是空谈货币,没有价值。区块链也好,人工智能也好,数字货币也好,它们将成为新的技术革命价值量度,支付手段,财富储备和世界货币,这是大家希望见到的未来数字货币的新世界。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下午好。确实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我花了比较长的时间来准备这样一个演讲。


原来的商品我们很熟悉,要么是商品货币黄金、白银,法币(主权货币),新的数字货币如果只是比特币,基于算法的话,它的总量是有限的,没有问题。但如果像Libra这样或者央行主权货币发出来的话,这个事情就不一样了。


问题在于它是真正的全新的基于算法或者信任的共识的东西,还是基于有形的传统的积累,只不过是一个升级,这是完全不同的路径。那怎么样去区分这里头的差异呢?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因为现在这样一个状态,未来货币的主流一定是数字货币,只是不确定它究竟是央行的主权,还是Libra商业的,或者全部开源或者全部去中心的,更像原来的私人货币。


其实这个进化的速度不是很快,区块链也就十年的历史,以前的东西有很多的问题,坦率的说,如果是非主权的金银其实也是,Libra也是,但是它们基于的派生体系不一样。我一会儿会谈到,Libra是一种妥协,它必须要征得现有利益主体的同意才能往更高的层次发展,但总有一天会脱离它的母体,数字货币一定是这样发展的。


每一种不同货币的基础有不同的理论,理论才能支撑整个经济的发展。比如说金银的时候很简单,一个简单的货币数量论,再加上所谓的黄金运输点,我们既能搞定汇率,又能搞定利率。但是问题的变异就是从信用货币或者主权货币开始就完全变异了。这种变异所带来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我们现在没有办法控制它,或者说完全失去控制。


我们知道信用货币是双重构架,理论上高能的货币是由货币控制者央行来决定的,但是广义货币是基于动物精神,怎么样创造它?M2实际上都是内生的。一旦危机的时候,大家知道,央行肯定会挺身而出,因为那个时候整个市场的动物精神全部被吓没了,你只能走凯恩斯道路,其实现在还是这样子。


往下走,我们看到在全世界主权信用货币情况下,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什么呢?是货币的幻觉,资产的泡沫,庞氏骗局,甚至是国家破产,只不过这个旁氏可能是由主权经济体在玩的。


现在债务积蓄的状态,以及过去十年为了拯救危机的方法,很荒谬的,过去的危机是因为在2008年之前放了太多的货币,而拯救危机的方式是释放更多的货币,大家知道到了现在整个经济要进入到新一轮衰退,大家所做的唯一动作是什么?降准降息,继续放水。


这里面就有很大的一个问题在,这就是因为我们现在整个信用理论的基础,债务跟货币是同源的,因为是信用创造了债务,所以它产生的结果要么是通胀,这是在德国1923年遇到的情况,因为产能不足。第二是泡沫的破灭,当然这个就不断地出现,以及国家的破产,除非你是主权货币,也就是全球储备的主权货币像美国,美国现在的债务大家都知道,为什么没问题呢?因为他可以选择,你不能选宇宙币吧,美国是最大的最后的信用。


先看看我们现在的问题,坦率的说,我们基于一个非常错误的恒等式,也就是这样著名的恒等式,所有人都在说,在信用经济体里头,广义货币M2=GDP+CPI+资产CPI,这是经典的谬误。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我们觉得似乎大部分M2都应该为我们的GDP+CPI,就是名义的产出消化掉,而剩下来大部分进入到资产泡沫领域,大家看我们过去30年中国的样本,蓝色线代表我们创造财富的能力(名义GDP),红色线代表M2,也就是创造货币的能力,这里面的GDP,我们大致认为它可能会进入泡沫领域,不是的,因为这样看,每年只有额外5%的货币供应会进入泡沫领域,因为有证据显示,在M2里头10%是进入GDP的创生,10%进入到CPI80%进入到的是资产价格,这是一个重大的谬误。


你可以想见,当名义GDP增长,上个季度还在8.5左右,我们的M2值变成8的时候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金融乱象,包括跑路,跑路的原因并不是出了央行的数字货币,而是在于流动性快速的缩紧。你看到第一个反应是金融市场的反应和泡沫的去化,实体经济当然是连带伤害。


所以我们被困在这样一个错误的信用经济模型或者公式里头,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货币幻觉,而这些货币幻觉当然是来自于信用系统或者自身膨胀的速度,在过去40年里头,我们的经济体膨胀了240倍,很了不起,这是中国的奇迹。大家穿的用的,这些物资财富我们创造了240倍,同样我们投放出来的货币高达1500倍,这就是我们的信用货币遇到的困境。不光中国,全球都一样。


为什么货币理论所谓的中性开始错了,因为它绝对不可能是中性的,从短期来看,从长期来看都不是中性的,那宏观经济学的基础在哪里?就没有了,而且没有办法去判断谁能够得到这里最大的财富,一定会引起分化,但是技术的精英或者科技会带来更好的世界吗?在回答这个的时候我们要特别地小心。


关于数字货币的分类,提出我们的观点,也就是所谓的Libra怎么看。其实比特币大家并不是特别担心,因为它总量的问题。但是Libra不一样,如果央行是这么不靠谱的话,那么企业就会更靠谱一点吗?企业会伪装的更靠谱一点,基于的是什么呢?基于的是SDR,也就是所谓的ESDR,用不用分布式技术?它会用,它强调五年以后就会交出来使用,现在其实是基于自己的网络,自己的用户,再加上100个大玩家,现在是24个大玩家,构成了实际上是一个联盟链,但是它跟现实的妥协在于拿了现实资产作为抵押11发行,我的理解,它就是定义了Move的语言,把这样一些资产包不断地移动,但这个移动可能会在算法上带来优势,也就是它很难出现很多的漏洞,比如说凭空消失或者被攻击,当然这个取决于那个26岁程序员写的有多么美妙的语言,当然我不是技术专家,这是我一个简单的理解。


但是100家企业所发行的基于多种币种的ESDR就比几个大国一起发行的SDR更加靠谱吗?大家知道SDR基本上完蛋了,除了用了最顶级的国家之间的清算有点用处,后来发现没有用处,因为到了危机的时候大家索性就抛弃SDR,直接做强力币种的互换就完了,美元做了互换,中国人民币也在做互换。


如果Libra成功,这就是一个分水岭,它将创造一个终极的企业帝国,它做到的就是去掉主权的政治中心化,但是强化了商业中心,它会成为Libra最优货币区(类似欧元)


但是它不稳定,不稳定不光是来自于架构的不稳定,也就是它采用哪几种来构成SDR的篮子,更重要的是如果他发了,我估计谷歌也会发,腾讯、百度也会发,而且估计我们会支持他们发,这样又变成了每个不同的作用货币区在网络空间中不断地竞争,就像我们看到几千种货币在这里不断地竞争,最终取决于联盟链究竟有多大?底层的应用场景究竟有多么的广泛?以及最后的贷款人究竟是谁?


现在大家知道,好像Facebook5000亿市值大而不倒,但是我们也看到过原来市值很大的公司,最后消失变零的情况,那时候找谁去兑现呢?也就是说这样一个数字货币,它取代了实体货币黄金白银,也取代了主权货币,总之挑战的是现有货币当局和背后重大的利益分布。当然我们认为也许算法是代表一种更高层级的,大家都能共用的语言,网络也是这样,它更多是一种信任,信任恐怕也是一种算法。


我们原来基于真金白银,后来基于主权发行的信任,现在明显都已经辜负了我们,难道数字货币就能不辜负我们了?告诉大家,所有技术的都会有自己的算盘,不管它们伪装出来是多么的普世或者人文精英。其实Libra也可能会屈服于资本的诉求和精英内心黑暗的东西。


我们觉得关键的变化会出现在哪里?假设现在能够通过各种各样的监管开始慢慢的运营,开始用户的转化,我们觉得第五年才是真正的关键,因为它承诺在第五年的时候将放弃中心化,变成非许可,交出了控制权,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比特币或者算法货币,这个时候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的开始。


坦率来说,如果它真正交出这样一些东西的时候,它的权力并不足以让大家担心,因为它都已经公开了,反正没有私利,但是在这样一个转换的关头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如同央行推出数字货币会引发什么样的重大的变化,我们要小心的观察。


最后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局面下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怎么样应对?怎么样对它进行相应的反应?首先就像SDR一样,中国可以要求更多的份额,因为有100个节点,那你愿不愿意放中国重要的节点在这里头。不是说普世,开放,最后奔向分布式网络,那能不能够开放给中国人?这就测试它的理想纯度非常好的试金石。


第二个当然BATJ可以进入,因为1000万一个嘛,可以进入,先占个坑,是这样一个逻辑。同样为什么这次引起了全球央行比较激烈的反应呢?包括中国现在变得非常OPEN,其实中国一定会把中国互联网巨头加上央行,来发行中国全社交,全部应用场景的一个数字货币。Libra找的那100个,现在24个,基本上都是在关键非金融巨头,比如说打车场景,信用卡场景,汇款场景,我们电商场景也是,社交场景也是,汇兑场景也是,这些就是形成了它更多应用的良好的生态的结构。


另一方面,我自己在长三角,因为我们有比较充分的基础设施,而且有非常多应用的场景,可不可以跟Libra一样学习。当然前方是互联网巨头的,这可能更是来自于实业产业,因为它有更多的应用场景,比如说供应链里,在票据,在征信,在债券化,土地确权方面实际上提供了一个充分的应用场景,让这样一个数字货币能够运营起来,按照联盟的方式运营起来。我们也可以假定在十年以后开放给其他关键的玩家或者变成完全去中心化的系统。


最后我们是这样判断的,央行数字货币的竞争就是主权的Libra,我同意刚才岩石讲的,它实际上是M0,但是M0取消掉有没有那么猛?我自己觉得没有那么担心。因为他说了,它就是M0,为什么只能限制M0呢?很简单,他要做得事情是这样的,M2交给动物精神,交给商业银行自己管,这取决于你经济的内生。如果你做到M0有东西可以做得很多,比如说点对点合规的问题,反洗钱的问题,甚至负利率的问题都可以解决。它不愿意插手到更高货币派生层次,因为会引发整个央行对所有经济全面点对点的控制,那个时候太难想象了,而且其实它也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我们可能要用更开放的眼光,以前就是技术干不过别人,以前可能是舰船利炮,现在是数字货币,当然本质是科技跟产业革命力量的竞争,在这方面我们人民币国际化,不光是做人民币向海外的应用,传统的霸权不断地调整它的货币国际化一样,另外还要做到它的数字化的应用。也就是说,你也可以考虑SDR或者ESDR方案,不要光走人民币这条线。


如果只是空谈货币,没有价值,在中国过去成功70年经验里面,成功通过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在新一轮工业革命里头究竟谁会成为它的基础设施?区块链也好,人工智能也好,数字货币也好,它们将成为新的技术革命价值量度,支付手段,财富储备和世界货币,这是希望我们见到未来数字货币的新世界,这就是我的演讲,谢谢大家。


主持人:感谢邵宇博士的精彩演讲。我们现在接受两个问题。


提问1今天邵宇这个观点很好,是我见过的目前为止中国关于Libra应对,我觉得是最切实际,而且可行的一种思路。我的问题是,可能应该还会有如何应对匿名的,加密的,其实技术是更超越国家和企业的一种新型数字货币,它有可能会形成强大的黑暗经济。


邵宇:必然是这样的。


提问2刚才你提到我们的数字货币限制在M0上面,但是我在想如果某个金融机构获得了100亿M0,我把这个钱抵押给另外一个金融机构,我拿到我的钱再去要这个M0,通过这种方法,两个金融机构就间接可以把这个钱无限的扩大起来,最后就达到了一个杠杆效应,这样的话就从你刚才讲到M0扩展到了M1甚至M2


邵宇:现在M0在整个M2扩张能力是非常有限的,它的整个扩张还是因为高能货币的释放,而不在于M0M0是钞票的一个形式而已,关键在于央行准备金持有量级和准备金率的调整,是膨胀的基础;和是不是用现金其实关系没有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