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方便面好卖意味着什么?

发表于 2019-09-26    来源于:陶冬

方便面,在中国市场枯木逢春。


方便面可以说是中国工业化过程的一个标志性消费品,产业工人的大量涌现、交通流量的爆炸性增长,成就了这个颇具东方特色的便食产品,也造就了一代人的集体回忆。随着产业工人增长的下降和中国中产阶级的崛起,方便面销售开始放缓,直至萎缩。取而代之的是消费升级的故事,三亿中产阶级的故事,标志性产品就是汽车。


不知不觉间,方便面市场开始重新崛起,时隔五年方便面在中国的销量重新登上了四百亿包/碗。为此业界做出了许多改进,如今高端方便面“吃起来像外卖面条”。但是,方便面再怎么变还是方便面。它的热销与其说是产品端有大变化,不如说是消费者偏好出现了大的改变。与方便面一同走红的还有榨菜等低端产品,伊人憔悴的是汽车等奢侈品。这些的背后,一言以蔽之就是消费降级。


中国的消费,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还是很不错的,不过与自己的过去相比就明显少了一点辉煌。大家花钱小心了,能省则省,对价格因素更加敏感。这些年的工资增长大幅放缓,部分行业出现失业;房贷榨干了年轻人的可支配收入,其它消费唯有紧缩开支。最重要的是财富效应,房地产市场无论是价格还是成交量,均不复昔日般热闹火爆。


消费,是建立在未来收入预期之上的。未来收入前景不明朗,消费选择自然变得更审慎。消费降级在年轻的一代中表现得尤其明显,毕竟他们的收入水平有限,不能永远寅吃卯粮,但是在相当一部分中产阶级中亦有所反映。近年增长收入中的大部分去了超高净值人群或低端劳工/农村土地所有者,中产阶级受惠较小却遭遇通货膨胀的明显挤压。成为房奴的更要为自己的高杠杆买单。


中产阶级购买力萎缩,不仅是中国的独有现象,在美国、欧洲、日本、俄罗斯均有出现,甚至香港、新加坡也一样。过去十年的经济地标事件是QE,央行通过扩张资产负债表而将越来越多的流动性注入到经济系统中,然而几乎所有的国家均经历了银行金融中介功能弱化。新制造出来的流动性对实体经济帮助不大,于是普罗大众在实际收入上受惠有限。流动性滞留在金融市场,有能力投资金融资产的,就得到较大的好处,杠杆操作者得益更大。此现象在日本欧洲先行发生,逐渐波及美国和中国。



中产阶级实际购买力下降,乃是一个新趋势,笔者认为会延续相当一段时间。首先,财富的制造源由实体经济转向资本市场,由工资收入转向投资收入。其次,蓝领工人与白领工人之间的收入差距拉开了,工人与企业高级管理层之间的收入拉开了。最后,靠全球化带动的战后高速增长期已经告一段落,中产阶级应该是增长红利消失的主要牺牲者。

 

人口结构上中产阶级的萎缩,更会带来一系列政治生态的改变。特朗普入主白宫并非偶然,欧洲政坛极端势力崛起亦非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