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奇霖:降准的意义

发表于 2020-04-04    来源于:李奇霖

来源:粤开奇霖研究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李奇霖

粤开证券首席固收研究员  钟林楠


央行宣布将对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和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415日和5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共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


同时,从47日起,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至0.35%,此前为0.72%


对此,我们点评如下。


1、降准本身具有必要性。


国内疫情虽然得到控制,但近期又出现无症状感染者,同时还要防范输入性风险,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继续受到影响。


居民对疫情的恐惧还未消除,消费娱乐活动回归常态也需时间。企业需求依然偏弱,现金流修复偏慢。


海外疫情继续大规模扩散,外贸企业即使正常复工,也面临缺订单累库存,没有经营性现金流的问题。


国内企业部门面临双重打击。


降准,可以通过提高货币乘数的方式,增加实体的货币供给,给企业外部融资现金流,应对短期的偿债压力。


2、尽管从货币市场的资金利率持续处于低位看,银行表内并不缺流动性,但降准继续释放基础货币,可以继续压低短端利率。


在央行担忧降低存款基准利率会损害老百姓钱袋子,降基准需要继续商榷的情况下,短端利率的下行至少可以部分降低银行的负债成本(聊胜于无),缓解降息引导贷款利率下降对银行息差的压力。


降准释放的流动性也让银行有了更多的负债,肯定要配更多的资产。


不管是增加贷款,还是增加债券配置,都有利于提高社会融资规模,达到信用扩张的目的。


3、选择中小行定向降准,是为了兜住中小行的存量风险,也是为了提高中小行在普惠金融领域的竞争力。


2018-2019年监管持续强化普惠金融的重要性,对银行业金融机构提出普惠金融贷款要求后,大行小行都在发力普惠金融业务。


但大行有更便宜的负债,更舍得投入,能给小微企业报出更低的贷款利率。与之相比,小行的竞争力明显要更弱,达成监管指标的难度更大。


现在的定向降准,加上之前超过万亿的再贷款再贴现,能够中小行足够的便宜负债,给中小行服务小微企业等普惠客更多的筹码,更好和大行竞争。


而更多的竞争,能够带来小微企业贷款利率的更大幅度的下降,让中小微企业享受到更好的金融服务。这在当前显得格外珍贵。


对部分处于经济欠发达、优质小微企业客户偏少区域的小行来说,可能即使降准,有更多便宜的负债,他们也不愿意去扩大风险敞口,给高风险的企业放贷。


但降准至少摊薄了这些银行的负债成本,保护了它们的息差与利润,能让它们更好的应对,不景气的经济环境下资产质量恶化的风险。


4、分两次实施,每次降0.5%,是考虑到中小行难以一次性吸收如此大规模的负债,给这些银行寻求对应资产的时间。


5、对债券而言,定向降准的政策影响偏中性,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后,市场已经做出了充分的定价。


超预期的是,央行调低了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降到了0.35%的位置,对债券构成明显利好。


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超储利率)可以看做我国利率走廊的下限,拆借回购利率如果低于超储利率,那么出于收益的考虑,银行会更倾向于选择存放超储账户,市场资金供给会因此减少,带动拆借回购利率回升至超储利率以上。


因此,现实中,很少看到银行间质押回购利率低于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


此次央行下调超储利率,其实是下调了拆借回购利率的下限,只要流动性足够充裕,银行间市场的拆借回购利率便可以下行至0.72%以下。


这一方面显示出央行对低资金利率的容忍度提升,使投资者对货币宽松的预期进一步升温;另一方面也打开了金融机构加杠杆赚Carry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