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鲁政委:运命所遇,循环可寻——读李录《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有感

发表于 2020-07-02    来源于:鲁政委

来源:红刊财经

作者 | 鲁政委系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李录先生的新书《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中信集团出版,20204月第一版)受到不少读者追捧,最初我和绝大多数人一样,是奔着他作为查理·芒格家族财富委托人的角色和在长达15年的时间里受到芒格耳提面命的经历去的。然而,在全书读完之后,最终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却是其关于国富国穷另辟蹊径的深刻反思。


作者认为,截至目前的人类文明史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即1.0狩猎文明、2.0农业文明和3.0科技文明。


1.0狩猎文明时代,最重要的是气候,人类随着气候变化而走出发祥地非洲,星散全球。


2.0农业文明时代,最重要的是土地,能够进行有效集体组织,占据最大片肥沃土地的族群才能强盛起来,但由于农业生产能力的限制,会周期性地落入马尔萨斯陷阱


在我们当下正在经历的是3.0科技文明时代,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是市场规模大小,科技提供了摆脱马尔萨斯陷阱持续的、复利式、无限的经济增长,凡是有机会充分利用一个全球市场大循环的经济体,无论国土面积大小,其最终都成长为了那个时代的发达经济体。通过全球大市场循环的竞争效应,改善国内基础设施、刺激科技创新、提高市场组织效率,最终激发出国内各种生产要素最高的生产潜能。所以,在作者看来,3.0科技文明时代的核心是自由市场经济+现代科技,土地或者说疆域面积的大小已不再那么重要。正因为如此,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胜者,美国放弃了领土占领,但并不等于放弃了胜利果实,他通过建立一系列世界性组织构建了一个全球市场的严密体系,并始终牢牢把握着这个全球市场的规则制定权、市场准入权和制裁清除权。而一个经济体能否进入这个全球市场大循环,最终决定了国富国穷。由此也暗示,谁如果挑战了美国的地位,美国就会行使上述“三权”;而为了本国经济的繁荣,很多经济体也注定不得不与美国签署了新的贸易协议。


从历史上看,一个经济体要能够成功参与到全球大市场之中去,首先需要自身先建立起“自由市场”经济。但作者特别强调,“自由市场,其实既不自由也不免费,而是一个非常昂贵的公共物品,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重商主义政府花大力气、大代价去建设”,更与政治上所谓民主自由关系不大。因为从历史上看,几乎所有经济体在经济起飞时,都是相对集权的体制,英国、美国、德国、日本等莫不如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所谓“华盛顿共识”本质上是与人类历史实践相悖,是因果倒置的,“政治民主并不是现代化的先决条件”。


对于中国经济的未来,从上述逻辑出发,作者认为:虽然中国目前已开始进入到了后刘易斯拐点的成熟阶段,但此时即便没有最先进的科技,只要将东南沿海城市的生活水平、生活方式大规模向内陆传播,通过“邻居效应”,也可以实现人均收入处于从1万美元向2万美元的跃进。


世界复杂多变,人类的认知永远存在着局限。“一个真正伟大的价值投资者,他的一生是一段学无止境的旅程。”古人慨叹:“运命唯所遇,循环不可求。”对于善于思考的人来说,或许并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