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刘利刚:弱美元将持续至2022年,人民币国际化将会加速,2030年成第三大支付货币

发表于 2020-08-20    来源于:刘利刚

来源:券商中国


“多因素助推之下,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会加快,到2025年,人民币在国际主要支付货币中会取代日元,变成全球第四大支付货币,到2030年,人民币会逐渐取代英镑,变成全球第三大支付货币。近日,花旗银行研究部董事总经理、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刘利刚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分享了对人民币国际化及汇率市场的看法。


他指出,目前弱美元的货币环境会进一步加快中国人民币的国际化;而中美摩擦的潜在风险与外部货币政策环境的变化促使人民币在今后必须加快国际化进程。一方面,从近期中国相关金融部门负责人的发言看,加速人民币国际化的政策信号已非常明确,其背后的关键在于通过加速人民币国际化可对冲中美一旦金融脱钩造成的美元流动性短缺问题。另一方面,外部货币政策环境回到了2008~2009年的状况,全球处于货币环境流动性泛滥背景下,今后人民币会有进一步升值的压力,大幅的资本流入也恐造成进一步的资产泡沫攀升,这要求既要让人民币自由走出去、也要让海外资本便捷配置更多的人民币资产,对冲汇率风险。


2030年人民币成为全球第三大主要的支付货币


在今年6月举行的陆家嘴金融论坛上,央行行长易纲明确提出为支持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上海可在人民币可自由使用和资本项目可兑换方面先行先试。同样在该论坛上,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也明确提出将在上海率先实施本外币一体化账户管理。


在业内看来,此举后续将推动上海形成非常可观的离岸业务规模,以及推动在外债融资业务、跨境人民币业务、资产跨境转让、跨境投行等业务方面有所突破。刘利刚指出,从近期中国相关金融部门负责人的发言看,加速人民币国际化的政策信号已经非常明确,其背后的关键在于通过加速人民币国际化可对冲中美一旦金融脱钩造成的美元流动性短缺问题。


“中美金融脱钩的风险和外部货币政策环境造成了人民币在今后必须加速国际化的进程。”刘利刚认为, 2009年以来,中国央行已经积极和全球主要央行签订货币互换协议,从20158.11汇改之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有一些反复,但在当前人民币已经变成全球第三大贸易融资的货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份额占比也有所提升;同时,人民币现在已经是全球第五大的支付货币,在美元、欧元、英镑、日元后面;不过,从份额占比来看,相比欧元、美元等主要货币相比还是存在差距,人民币国际化仍然任重道远。


“但在今后新的环境下,人民币的国际化速度可能会加速。”刘利刚分析,首先是人民币资本账户逐渐放松,QDLPQDIE的试点在深圳和上海进行,QDII重启,粤港澳大湾区理财通试点开启等,都将便利海外资本流入、人民币出海也变得顺畅,将推动人民币进一步国际化。第二是,鼓励贸易融资的新产品不断涌现,比如铁矿石进出口、石油进出口等大宗交易尝试使用人民币结算,将使得海外的人民币资金池变得越来越大,人民币在国际贸易的领域将会变得更加重要。此外,金融基建大幅加强,在不久的将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中国已经建立了跨境人民币的支付系统(CIPS),160个国家都可以用这个交易系统来接收人民币,这样一个政策如果今后在深度方面加强的话,确实可以逐渐的挑战现在的SWIFT还有CHIPS这两个支付系统。


刘利刚和他的团队预测,“到2025年,人民币在国际主要支付货币里面会取代日元,变成全球四大支付货币,人民币在全球支付货币里面的比重应该是在4.7%左右,到2030年,人民币也会逐渐取代英镑,变成全球第三大支付货币,我们的计算大概是在7.9%左右,比现在的1.76%有一个大幅的上升,不过,这相比其他两大主要全球支付货币份额还有很大差距,今后制约人民币变成全球主要的支付货币的因素可能有:开放资本账户的节奏和进程;中国经济结构发展不平衡;监管透明度;银行业系统不良资产风险等。


股市、债市将是外资进入中国首选


目前弱美元的货币环境中,会进一步加快中国人民币的国际化。刘利刚认为,当前面临的状况和2008年、2009年相似,这一次美联储在降息的动作方面和量化宽松方面,力度必须要超过20082009年的水平,同时美联储现在的政策可能会到2022年左右才会考虑退出的政策。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市场已经开始反应,比如欧元在快速升值。


“可能在今后一段时间,因为美国美联储零利率利率和政策无限量的量化宽松,美元又会走到一个弱势”。刘利刚告诉记者,“这次美元的走弱是因为一个比较强的欧元而造成的,因为在DXY美元指数里面,欧元占大概60%的比重。而回到人民币,短期内将小幅升值,大概在今后人民币会逐渐升到6.9%左右,但中长期看,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海外机构投资人在人民币资产方面的严重低配将带来资本大幅流入,到2025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会在5左右。


疫情冲击全球的情况下,中国经济率先复苏,吸引外资持续流入中国。在刘利刚看来,股市、债市(银行间债务市场)将是外资进入中国的首选,这和海外机构投资人基金的投资模式也有关系。


当前,需要注意的是,在2015年跨境资本的大幅流出曾出现人民币的快速贬值压力,再加之当前进一步加大资本账户开放的情况下,是不是也会有此前的风险?


刘利刚认为,随着外资进入中国资本市场来配置人民币资产在大幅上升,资本流入会造成两方面结果——一是人民币升值;二是,资本资金大规模进入股市、债市,造成中国金融市场的进一步资产泡沫的攀升。“在这种情况下有两种政策可以对冲这样的风险,一是要鼓励资本流出,使净流入不会变得很大,这样会减弱对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二是,央行下一步的货币政策调整当中应继续降息, 降息可以抑制下一步金融风险的产生,同时对支持实体经济有很大的帮助,我认为货币政策放松现在还难言退出。


人民币破除美元霸权 ?从这四方面着手


在目前外部环境复杂,政治因素多变的情况下,人民币要破除美元霸权的话,刘利刚认为,还有这些重点问题有待解决:


第一方面就是要积极推动人民币作为贸易融资、贸易结算的货币。“中国是全球第一大贸易国,中国也是四五十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刘利刚解释,在中国的商品贸易进口中是完全可以用人民币做支付的,比如可以用人民币买铁矿石,每年大概有1千亿美元,还有石油及其他领域的进出口业务,如果对方愿意收人民币的话,积极去支付人民币,这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必经渠道。


第二方面,人民币Internalization(内生化),除了要让人民币走出去,同时要考虑到让海外的机构投资人配置更多的人民币资产。我们要让更多海外机构投资人到中国的资本市场上来,这样一来是对冲汇率风险。海外机构投资人对冲市场的需求很大,国内金融市场就会很快形成一个有效的汇率对冲市场。这样一种汇率对冲市场的产生也会助推人民币的国际化,因为这样的产品多了以后成本就低,这会将海外的机构投资人引进来,配置更多人民币的资产。


第三方面,搭建好金融基建。“CIPS现在已经有160个成员国家,随着融资贸易结算、贸易支付进一步推进,CIPS将会有更广泛使用,这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一个重要的渠道之一,金融基建搭建好以后,人民币可以更自由的到海外去。


第四方面,中国金融市场更加国际化,这要求中国的银行尤其是国有行在今后应该变得更加国际化,才能真正能够助推人民币国际化。最后一方面,慎重但稳步推动资本账户的自由兑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