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朱海斌:预计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6.5%

发表于 2021-04-14    来源于:朱海斌

预计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6.5%,并且该预测在近期不断上调。这将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全球最强劲的增长,但是各国之间复苏程度不同。


2021410日,阔别两年的“清华大学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云端回归。


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PBCSF)主办、京东科技集团联合主办、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CIFER 和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CFD 承办的 “清华大学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2021全球经济与政策展望”在27个平台全网直播,受到近百家媒体瞩目,直播观看人数超千万。


本届论坛以主旨演讲+圆桌讨论两部分组成,采取线上参会、全网直播的形式,让观点交流、思维碰撞畅通无阻。论坛邀请到二十余位重量级嘉宾相聚云端,围绕全球经济展望、中国宏观经济和政策展望、后疫情时代的货币和信用、碳中和与宏观经济等话题展开深入讨论。


摩根大通首席朱海斌出席“全球经济展望”分论坛并发表演讲。他表示,预计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6.5%,并且该预测在近期不断上调。这将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全球最强劲的增长,但是各国之间复苏程度不同。2020年中国的V型反弹一马当先。2021年预期中国9.5%。但(与美国的)增长差可能会从6%缩小到3%中国去年季调环比增速非常强劲,今年会回到5-6%之间,可能由中国领先转为由美国领先。美国在新一轮财政刺激和疫苗普及后迎头赶上,而其余经济体全面复苏尚待时日。


以下为发言全文,未经嘉宾审阅:


第一,我们认为2021年是全球经济在后疫情时代强劲复苏的年份。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把2021年的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上调至6%摩根大通对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达到6.5%,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最强劲的经济增长。最近几个月,这个预期不断上调。


第二,从引领全球复苏动力而言,毫无疑问2020年中国一马当先,第一个实现V型反弹,也是2020年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经济体。2021年可能由“中国领先”转为“美国领先”。我们对中国2021年经济增长的判断仍然非常乐观。我们预期今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会达到9.5%,但为什么说会从“中国领先”转变成“美国领先”?


首先我们来看看中美之间的经济增长差异或者中国跟全球的经济增长差。去年中国比全球经济增长北或美国经济增长率领先6个百分点左右,今年我们预期增长差会缩小到3个百分点左右。


我们在判断经济增长的走势时,除了同比的概念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增长概念,就是环比(即年化增速)。中国在去年二季度到四季度末的环比增长非常强劲,今年四季度会回到5-6%之间,接近中长期趋势值。美国或其他经济体的复苏相对滞后于中国。美国在后疫情时代正常复苏,再加上今年拜登政府宣布的1.9万亿大规模刺激,美国经济的环比增长会非常高。我们预计美国的环比增速在二季度超过9%,三季度超过8%。从环比概念来说,美国经济增长会在大部分季度里强于中国,和去年或者疫情后的情况有很大差别。


第三,虽然2021年全球经济整体全面复苏,但复苏背后是非常严重的分化。刚才肖钢主席讲得非常清楚,这种分化既包括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之间的分化,也包括发达国家内部的分化。美国会领先复苏,欧洲和日本的经济复苏仍然存在很大距离,可能要到2022年才能回到2019年的GDP水平。发展中国家之间也出现非常强的分化。中国和新兴亚洲市场经济体相对复苏更早也更强劲,拉美到2021年底的复苏会仍然严重显著低于2019年经济水平。

 

另外,肖钢主席还提到行业之间的分化。分化的次序在各个国家不太一样。朱民行长提到中国的行业复苏次序非常明确。投资、出口、工业增加值等生产端指标最先回到疫情之前的增长轨道,但消费和服务业相对滞后。美国的数据正好相反,首先复苏的是居民消费,服务业跟生产端仍然滞后,今年有望慢慢往上追赶。


当然,分化背后的原因有很多,我简单讲两个方面原因:一方面,各个国家在疫情防控措施和疫情得到控制后经济重启的次序不尽相同。中国首先复工复产,然后慢慢取消人群流动的限制。欧美的顺序基本相反,先放松对人群活动的限制,然后才是企业复工复产。冬季新一轮疫情起来以后,美国对人群流动的控制较少,经济受到的冲击相对更加小,但是,欧洲重启了新一轮严控社交距离的措施。建光讲到2021年欧洲的经济复苏相对不如美国,它们在疫情防控措施上的差异也是一个主要原因。另一方面,各国经济政策的力度和重点不尽相同。此次疫情爆发后,美国推出财政刺激方案和降息的速度非常快,规模也非常大。今年已经推出1.9万亿美元财政刺激,目前还在讨论2万多亿美元新型基础设施投资。这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在政策支持重点上,美国更加关注居民现金转移。美国家庭部门的储蓄率提升到20%.以前从来没有到到这么高的水平,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政府的直接支持。中国的居民消费恢复相对缓慢,其中一个原因是政府对居民部门的直接财政刺激和财政补贴相对有限。以上是我主要讲的三个点:第一,全球复苏,第二,“中国领先”转为“美国领先”,第三,各个经济体之间的分化和行业之间的分化仍然会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