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钟正生:“一本账”呈发力迹象

发表于 2021-08-20    来源于:钟正生经济分析

核心摘要:

 

事件:2021年1-7月,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37716亿元,同比增长20.0%;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37928亿元,同比增长3.3%。1-7月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46967亿元,同比增长19.9%;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49366亿元,同比下降6.8%。

 

1、财政收入继续改善,且对非税收入的依赖度下降。分税种看:1)股票市场成交活跃带动证券交易印花税增速在各税种中最高。2)资源税维持较高增速,可能和上游大宗涨价有关。3)地产相关的税收两年平均增速均较前值改善,与7月土地成交、房产交易都明显降温存在出入,可能原因是税收是交易活动的滞后体现。4)个人所得税继续高增,主要因工资薪金稳定增长以及股权等财产转让收入较快增长。5)企业所得税稳定增长,或表明1-7月工业企业利润继续高增。6)因消费恢复较慢,国内消费税两年平均增速继续低位,继续拖累整体的税收增长。7)PPI同比高位推动1-7月国内增值税增长20.3%,但因增值税税率降低等不可比因素,它的两年平均增速只有-0.1%。1-7月非税收入1.86万亿,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13.5%,明显低于今年上半年和去年全年的16.6%、18.5%。经济逐步恢复到常态后,税收减收压力缓解,财政对非税收入的依赖下降。

 

2、公共财政支出呈发力迹象,但投向基建比例并未提升。2020年6月和7月的公共财政支出同比分别为-14.4%和18.5%,有很强基数效应,从两年平均增速看,7月增速是从-4.0%提高到6.1%的。1-7月公共财政支出的两年平均增速也从-0.8%回升到0%,因此上半年“后置”的公共财政支出在7月有所发力。从资金投向看,尽管1-7月用于民生性的财政支出增速较高,但它的合计占比39.2%,已连续5个月下降。尽管如此,1-7月投向基建的财政支出占比并未提升,持平在上半年的22.4%。占比提升的分项主要是债务付息、文化旅游体育与传媒。

 

3、政府性基金支出节奏仍慢,主因专项债发行放缓。1-7月政府性基金收入同比和两年平均增速都回落,国有土地出让收入增速放缓是主因。7月单月的政府性基金支出两年平均增速,从前值14.0%大幅回落到2.5%,可以认为7月政府性基金支出并未发力。专项债发行进度较慢是主因,今年1-7月只发行了新增额度的39.1%。目前专项债已加速发行,8月新增专项债发行规模有望突破7000亿,预计将推升政府性基金支出增速。

 

“后置”的财政支出,将是后续稳增长和跨周期调节的重要抓手。1-7月实际赤字使用率只有0.4%,比前三年同期低了20-30个百分点,政府性基金支出也仅使用了其赤字空间的6.5%,因此年内还有充足的财政预算资金可供使用。但当前财政发力的瓶颈仍然在于满足条件的基建项目相对匮乏,对一般公共预算来说是撬动融资杠杆的方式减少,对政府性基金来说则是缺乏正向现金流的项目与专项债对接。这是造成1-7月财政发力迟迟未至的关键,后续需要在项目储备和推动储备项目开工方面着力,才能推动财政政策在稳增长中发挥更大作用。

 

财政对非税收入依赖度继续下降

 

财政收入继续改善,税收拉动进一步增强。今年1-7月公共财政收入同比20.0%(图表1),两年平均增速为4.7%,较上半年的两年平均增速4.2%小幅回升。7月单月的公共财政收入同比增长11.1%,两年平均增速为7.7%,较前值7.4%也有所改善。拆分来看,1-7月税收、非税收入的累计同比分别为20.9%、14.7%(图表2),税收两年平均增速从前值4.2%回升到5.0%,非税收入两年平均增速从前值3.9%下降到2.9%。今年税收和非税收入的各月累计增速两年平均值走势明显分化,前值持续回升,后者不断下滑,表明在经济逐步恢复到常态后,税收减收压力缓解,财政对非税收入的依赖下降。

分税种来看:1)股票市场成交活跃带动证券交易印花税增速在各税种中最高。1-7月证券交易印花税同比增长41.8%,两年平均增速为38.5%,显著高于其它税种,和A股市场成交放量有关。2)资源税维持较高增速,可能和上游大宗涨价有关。1-7月资源税同比增长30.2%,或因上游大宗涨价推升资源税的应税收入。3)地产相关的税收两年平均增速均较前值改善,其中1-7月土地增值税、房产税的两年平均增速分别达到了9.6%和6.0%,这和7月土地成交、房产交易都明显降温存在出入,可能原因是税收是交易活动的滞后体现。4)个人所得税继续高增,1-7月同比增长24.1%,两年平均增速从13.1%提高到13.9%,主要因工资薪金稳定增长以及股权等财产转让收入较快增长。5)企业所得税稳定增长,或表明1-7月工业企业利润继续高增。1-7月企业所得税同比增长19.4%,高于前值17.7%,两年平均增速也从4.5%提高到6.1%。6)因消费恢复较慢,国内消费税两年平均增速仍处低位,两年平均增速从1.3%提高1.6%,仍在拖累整体的税收增长。7)PPI同比高位推动1-7月国内增值税增长20.3%,但因增值税税率降低等不可比因素,它的两年平均增速只有-0.1%。

 

非税收入增速继续回落。1-7月非税收入1.86万亿,占一半公共预算收入的13.5%,明显低于今年上半年和去年全年的16.6%、18.5%。1-7月非税收入同比增长14.7%,根据财政部领导介绍,拉动非税收入增长的主要因素:一是,增值税、消费税恢复后,附加的教育费附加等专项收入同比增长24.1%,拉动全国非税收入增长6.2个百分点;二是,国有资源(资产)有偿使用收入增长13.5%,拉动全国非税收入增长4.6个百分点;三是,对部分垄断行为的行政罚款等带动罚没收入增长26.6%,拉动全国非税收入增长2.9个百分点。上述三个因素合计拉动1-7月非税收入增长13.7个百分点。

公共财政支出呈现发力迹象

 

高基数拖累财政支出同比,从两年平均增速看,公共财政支出呈发力迹象。1-7月公共财政支出同比3.3%,较前值4.5%有所下滑,而两年平均同比从-0.8%提高到0%。公共财政支出当月同比从上月的7.6%大幅回落到-4.9%,由于去年6月和7月的公共财政支出同比分别为-14.4%和18.5%,因此有很强的基数效应,从两年平均增速看,是从-4.0%提高到6.1%,上半年“后置”的财政支出在7月已有所发力。分中央和地方两级政府看,1-7月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同比下降5.5%,两年平均同比下降4.4%,体现了中央严格落实过紧日子的要求;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4.8%,两年平均同比从-0.1%提高到0.8%,表明地方公共财政支出节奏有所加快(图表4)。

 

公共财政收入增速持续快于支出,且7月收大于支,导致1-7月赤字使用率再度下降。今年1-7月公共财政收入完成进度为69.7%,是最近五年最高的,比2017-2019年的同期均值高了3.8个百分点。这一方面因公共财政收入稳定恢复,另一方面也和全年预算收入设定偏保守有关,今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8.1%,大概率会明显低于名义GDP增速。1-7月公共财政支出完成进度为55.1%,略高于去年同期的53.9%,但要明显低于2018年(59.8%)和2019年(58.6%)。1-7月财政收支完成进度差达到了14.7个百分点,较上半年的10.7%进一步扩大,也比去年同期的9.8%高不少。7月单月的公共财政收入比支出高4348亿,导致1-7月累计的公共财政实际赤字从前值4560亿回落到212亿,大幅低于2020年同期的18774亿元。1-7月赤字使用率0.4%,即今年前7个月基本没动用财政赤字和结转结余资金,这要比前三年同期赤字使用进度慢了20到30个百分点(图表6)。

从资金投向看,1-7月用于民生领域的比例继续下降。1-7月债务付息支出同比及两年平均增速分别为7.7%和9.5%,虽然较前值有所回落,但两年平均增速在主要支出分项中仍是最高的,反映了政府债务扩张后付息压力在上升。1-7月用于社保就业、卫生健康和教育等基本民生领域的支出两年平均增速分别为5.6%、3.4%和2.0%,仅次于债务付息增速,位列第二到第四,且都较上半年的增速有所提高(图表7)。从公共财政支出结构看,今年1-7月占比前三的分别是社保就业(15.6%)、教育(15.1%)和卫生健康(8.5%),合计占比39.2%,自年初的43.7%已连续5个月下降,可能与国内经济和就业市场已从疫情中明显修复有关(图表8)。

 

尽管如此,投向基建领域的公共财政支出比例在7月未见提升。公布数据的财政支出分项中,和基建相关的有节能环保、城乡社区事务、农林水事务和交通运输,今年4月到6月,投向这四个领域的公共财政支出累计占比从20.8%提高到22.4%,但7月持平在22.4%,公共财政支出在7月并未继续向基建倾斜。1-7月占比提升的财政支出分项,主要有债务付息、文化旅游体育与传媒。

 

政府性基金支出增速仍处低位

 

不同于公共财政支出呈发力迹象,7月政府性基金支出并未发力。1-7月政府性基金收入同比19.9%,两年平均增速为10.2%,都较前值24.1%、10.8%回落,国有土地出让收入增速放缓是主因(图表9)。由于多地限制土地出让金溢价率,加之针对地产融资的监管持续收紧,政府性基金收入增速大概率将回落。1-7月政府性基金支出同比虽从-7.8%回升到-6.8%,但继续负增长,两年平均增速也从5.9%下滑到5.4%。如果看7月单月的政府性基金支出两年平均增速,它从前值14.0%大幅回落到2.5%。政府性基金收支进度差,从上半年的9.5%进一步扩大到12.1%(图表10)。因此,可以认为7月政府性基金支出并未发力。专项债发行进度较慢是主因,今年1-7月只发行了新增额度的39.1%,仅为2019年的一半(图表11)。目前专项债已加速发行,8月新增专项债发行规模有望突破7000亿,预计将带动政府性基金支出提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