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殷剑峰:饿着肚皮炒股票

发表于 2021-09-24    来源于:殷剑峰

8月份的经济形势延续了我们之前的判断,即内需持续萎靡。不过,消费下滑的速度之快超出了预期。8月份扣除价格因素的消费品零售额同比增速低至0.9%,较7月份的6.4%大幅下滑。

 

从消费品零售额的绝对值看,7月低于6月,8月又低于7月,也就是说,已经连续两个月环比负增长。从历史数据看,7月消费环比负增长多次出现过,但8月消费依然环比负增长则是罕见。如果9月延续这种态势,那么,今年9月消费品零售额相对于去年9月将会出现同比负增长的情形——在过去30年中,除了去年上半年因疫情冲击之外,还从未发生过这种情况。

消费无比孱弱,大家炒股的热情却很高。上证指数从7月底的3300多一路上扬,9月初一度突破3700。那些被热炒的板块,诸如煤炭、钢铁之类,更是在一个月间涨了30%50%。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消费、却饿着肚皮炒股票的情形呢?

饿着肚皮炒股票的第一个原因是房市和股市的跷跷板效应,即房市强、则股市弱,反之亦然。这种效应在2010年前的人口红利时代并不显著,那时的股市、房市和宏观经济都是共周期的。在2010年后的后人口红利时代,房市和股市的交叉轮动效应变得愈发明显。例如,在2012年到2016年长达近4年的PPI通货紧缩期间,房市自2012年启动,整个2013年商品房销售额同比增速都高达40-80%,同期股市则温温吞吞;2014年商品房销售额同比负增长,房市熄火,股市开始启动;20155月,在前期权威报纸“4000点才起步”和某些人要“抱着党章入股市”的鼓噪下,惨烈的股灾发生,随后房市由负转正。今年这一轮股市的红火也发生在房市逐渐熄火之后,随着商品房销售额同比增速由年初的高点不断回落,资金配置开始向股市倾斜。

 

饿着肚皮炒股票的第二个原因是存款搬家。有关部门的调研已经发现,今年以来银行存款流失的现象非常明显,即使是大行也在承受存款流失的压力。从宏观数据看,存款流失表现为非银行金融机构(统计上称为“其他金融性公司”)在银行业(统计上称为“其他存款性公司”)的存款大幅度上升。我们知道,居民炒股要么是直接在证券公司开户,自己操盘,这样居民在银行的储蓄存款就变成通过证券公司在银行的保证金;要么是购买基金,委托基金公司操盘,这样居民的储蓄存款就变成基金公司在银行的存款。无论哪一种方式,结果都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在银行的存款增加。在2014年到2015年股灾爆发,非银行金融机构存款对整个银行业负债增长的贡献高达15%25%;今年以来,这一贡献已经从个位数上升到15%左右。

饿着肚皮炒股票或许表明,与其说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或者温度计,毋宁说当前的股市是资金退出实体经济、休闲下来的麻将桌。无论如何,大家更关心的问题是,这种现象能够持续吗?从历史上看,还真的没有发生过这种消费无比孱弱、却饿着肚皮炒股票的情形。在2015年股灾前后,中国经济曾经也非常困难,但即使那样,消费的同比增速依然高达10%以上。

当然,从长期看,还需要关注股市演绎背后更加深层次的趋势。无论是房市和股市的跷跷板效应,还是存款搬家,都是资产的重新配置。在后人口红利时代,房子终究会过剩到没人住,但经济的结构调整、金融的结构调整都需要一个发达的资本市场。所以,居民资产的重新配置应该是一个大趋势。然而,饿着肚皮炒股票终究是不会持久的。期待货币政策、尤其是财政政策能够发力,让大家吃饱肚子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