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钟正生 : 制造业亟待“稳预期”

发表于 2021-09-30    来源于:钟正生

核心摘要

 

20219月统计局制造业PMI再降0.5个百分点至49.6,非制造业PMI从上月低点回升至53.2,综合PMI反弹2.8个百分点至51.7

 

一、制造业供需双缩。9月制造业PMI为去年3月以来首次降至荣枯线以下,也是连续第三个月快速下挫。一方面,生产指数大幅下挫,如果不考虑每年1-2月春节影响下的波动,其值是2008年以来同期最低,工业生产的减速迹象已较为突出。而且,企业生产的快速下滑与企业预期的恶化相联系。9月制造业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大幅回落至去年5月以来最低。另一方面,新订单指数降幅有所放缓,新出口订单指数延续走低。今年以来,PMI出口新订单指数与出口数据的背离凸显,其主要原因或许在于PMI统计采用基于行业GDP的分层抽样法,而且是基于企业个数编制的扩散指数,从而对出口的行业结构、不同企业之间的分化或不能完整体现。

 

二、原材料价格上涨加剧。按照PMI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与PPI环比的相关关系来看,9月同比可能进一步上行至10%左右,结构性通胀进一步凸显。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压力进一步加大的情况下,制造业产成品库存指数回落、而原材料库存指数呈现反弹。也就是说,企业减少生产、缩减产成品库存,但在缺煤、限电等现象频出后,对原材料价格上涨的持续性有了更谨慎评估,从而增加对原材料的储备。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进一步加剧了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压力,保供稳价从而“稳预期”的紧迫性愈发凸显。

 

三、中小企业承压更重。分企业类型来看,9月大型企业PMI仍处于扩张区间,中型企业从扩张区间掉入收缩区间,小型企业在收缩区间进一步走低。种种迹象表明,大宗商品价格持续大幅上涨,给中小企业带来了市场需求不足与原材料成本提高的双重挤压,对其预期以至投资意愿都产生了更加严重的冲击。这也导致中国经济增长的结构分化更加凸出、对总量增长的负面影响加重。

 

四、非制造业如期反弹。8月服务业受到疫情反复的冲击,增长出现“深蹲”,从9PMI来看,服务业从疫情冲击中得到恢复,后续经济增长的关注点将更聚焦到工业的加速放缓上来。需要注意,目前全球疫情呈现出约3个月左右的周期性波动,在冬奥会即将举办的形势下,国内疫情防控的常态化特征将得到延续。一旦国内疫情再度点状爆发,8月服务业放缓的情况很可能再度上演,这会成为服务业复苏力度的一个重要约束因素。同样需要关注的是,工业增长放缓对于就业的负面影响,特别是在政策叠加背景下,服务业的就业吸纳同样受限。

 

事件:20219月统计局制造业PMI再降0.5个百分点至49.6,非制造业PMI从上月低点回升至53.2,综合PMI反弹2.8个百分点至51.7

 

一、制造业供需双缩

 

20219月制造业PMI为去年3月以来首次降至荣枯线以下,也是连续第三个月快速下挫。从分项指数来看,

 

1、生产指数大幅下挫1.4个百分点至49.5,如果不考虑每年1-2月春节影响下的波动,这个值是2008年以来同期最低,工业生产的减速迹象已较为突出。

 

2、新订单指数下降0.3个百分点至49.3,降幅有所放缓。其中,新出口订单指数延续走低趋势,进一步下降0.5个百分点至46.2今年以来,PMI出口新订单指数与出口数据的背离凸显,其主要原因或许在于PMI统计采用基于行业GDP的分层抽样法,而且是基于企业个数编制的扩散指数,从而对出口的行业结构、不同企业之间的分化或不能完整体现。譬如上游行业在今年环保双控目标下,出口受限,由于其在GDP中占比较高,在PMI出口订单指数上可能体现较多,但上游行业在中国出口中的占比并不高,就有可能造成出口数据的表现与PMI指数不同。

 

3、企业生产的快速下滑与企业预期的恶化相联系。9月制造业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大幅回落1.1个百分点至56.4,为去年5月以来的最低值。

二、原材料价格上涨压力加剧

 

9月制造业PMI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上升2.2个百分点至63.5。按照其与PPI环比的相关关系来看,9PPI环比可能回升达到0.8-0.9%,从而PPI同比可能从89.5%进一步上行至10%左右,结构性通胀进一步凸显。

 

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压力进一步加大的情况下,制造业产成品库存指数回落、而原材料库存指数呈现反弹,也就是说企业减少生产、缩减产成品库存,但在缺煤、限电等现象频出后,对原材料价格上涨的持续性有了更谨慎的评估,从而增加了对原材料的储备。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进一步加剧了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压力,保供稳价从而“稳预期”的紧迫性愈发凸显。

三、中小企业承压更重

 

分企业类型来看,9月大型企业PMI仍处于扩张区间,中型企业从扩张区间掉入收缩区间,小型企业在收缩区间进一步走低。根据国家统计局调查结果,小型企业中反映原材料成本高、资金紧张、市场需求不足的比重均超过四成,部分小型企业生产经营面临多重困难。特别是,小型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大幅低于大型和中型企业,且9月出现加速下滑。此外,注意到大型企业的新订单指数呈现反弹,这与原材料库存指数的反弹相一致,因大型企业较多集中在上游原材料行业。种种迹象表明,大宗商品价格持续大幅上涨,给中小企业带来了市场需求不足与原材料成本提高的双重挤压,对其预期以至投资意愿都产生了更加严重的冲击。这也导致中国经济增长的结构分化更加凸出、对总量增长的负面影响加重。

四、非制造业景气度如期反弹

 

9月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从上月47.5的低点反弹至53.2,比7月略低0.1个百分点。其中,建筑业指数向下波动,而服务业PMI的反弹主导了非制造业指数的变动。8月服务业受到疫情反复的冲击,增长出现“深蹲”,从9PMI来看,服务业从疫情冲击中得到恢复,后续经济增长的关注点将更聚焦到工业的加速放缓上来。

 

9月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小幅反弹,体现了疫情好转后企业信心的修复。但需注意,目前全球疫情呈现出约3个月左右的周期性波动,在冬奥会即将举办的形势下,国内疫情防控的常态化特征将得到延续。一旦国内疫情再度点状爆发,8月服务业放缓的情况很可能再度上演,这会成为服务业复苏力度的一个重要约束因素。

 

9PMI从业人员指数中,建筑业和服务业向上波动,而制造业呈现回落,与行业景气的变化相关联。需要关注工业增长放缓对于就业的负面影响,特别是在政策叠加背景下,服务业的就业吸纳同样受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