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郭磊:政策结构固本培元

发表于 2021-12-07    来源于:郭磊

报告摘要

 

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6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22年经济工作。关于会议精神,我们理解如下:

 

第一,政治局会议重提“六稳六保”,新增“稳定宏观经济大盘”,其指向非常明确,2022年开年经济工作的主要线索之一是稳增长。

 

第二,财政和货币政策在提法上变化不大,较7月政治局会议来说新增“宏观政策要稳健有效”的表述。我们理解“稳健”就是不强刺激,“有效”就是要确保对经济增长产生效果。

 

第三,会议强调要“实施好扩大内需战略”,方式是“促进消费持续恢复”和“积极扩大有效投资”。我们知道,对于经济增长来说,出口是外生变量,在出口很难一直高增长的背景下,可以倚重的变量就是以消费、投资为代表内需动能。今年前10个月消费两年平均增速只有4.0%,固定资产投资两年平均增速只有3.8%,都明显存在政策空间。

 

第四,会议指出“微观政策要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表述和2018年底政治局会议“着力激发微观主体活力”类似,实际上两个阶段经济特征上也有相似点,都处在一轮稳定经济增长、稳定微观动能的前夜。

 

第五,关于房地产的表述亦体现出中长期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短期稳定产业链和信用环境的政策方向,本次会议强调的三点是“推进保障房建设”、“满足合理住房需求”,以及“促进房地产业健康发展和良性循环”。之前7月底政治局会议关于地产的表述主要是“房住不炒”、“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加快发展租赁住房”。

 

第六,产业政策部分讲的就是“科技政策”,足见对科技的重视,“加快落地”对应明年可能还会继续有科技领域的政策红利释放。此外,“生育政策的落地见效”专门提及,亦见这一问题的重要性。

 

第七,本次会议没有关于防风险的专门表述,而 2020年12月、2021年4月底、7月底政治局会议均有关于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建立和落实地方党政主要领导负责的财政金融风险处置机制的部署。可见防风险工作已取得重要进展,当前阶段主要矛盾是稳增长。

 

第八,我们在年度报告《固本,培元》中对经济的理解有三点:(1)GDP模拟估算显示相对压力在明年上半年,年底定调稳增长、明年初启动稳增长比较合适;(2)从近年经验看,投资率偏低可能是当前经济一个关键问题;(3)本轮稳增长有效性的标志是“固本、培元”:一是传统部门杠杆率要企稳,二是新兴部门投融资框架要形成,即存量和增量一起着力。本次政治局会议在举措上既包括稳传统经济,“积极扩大有效投资”和“促进房地产业健康发展和良性循环”,也包括释放增量红利,“科技政策要加快落地”,固本+培元的政策组合有利于稳增长的有效性和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正文

 

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6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22年经济工作。关于会议精神,我们理解如下:

 

政治局会议重提“六稳六保”,新增“稳定宏观经济大盘”,其指向非常明确,2022年开年经济工作的主要线索之一是稳增长。

 

会议要求,做好明年经济工作,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精神,弘扬伟大建党精神,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坚持创新驱动发展,推动高质量发展,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统筹发展和安全,继续做好“六稳”、“六保”工作,持续改善民生,着力稳定宏观经济大盘,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保持社会大局稳定,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

 

财政和货币政策在提法上变化不大,较7月政治局会议来说新增“宏观政策要稳健有效”的表述。我们理解“稳健”就是不强刺激,“有效”就是要确保对经济增长产生效果。

 

会议指出,宏观政策要稳健有效,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升效能,更加注重精准、可持续。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会议强调要“实施好扩大内需战略”,方式是“促进消费持续恢复”和“积极扩大有效投资”。我们知道,对于经济增长来说,出口是外生变量,在出口很难一直高增长的背景下,可以倚重的变量就是以消费、投资为代表内需动能。今年前10个月消费两年平均增速只有4.0%,固定资产投资两年平均增速只有3.8%,都明显存在政策空间。

 

会议指出,实施好扩大内需战略,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积极扩大有效投资,增强发展内生动力。

 

会议指出“微观政策要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表述和2018年底政治局会议“着力激发微观主体活力”类似,实际上两个阶段经济特征上也有相似点,都处在一轮稳定经济增长、稳定微观动能的前夜。

 

会议指出,微观政策要激发市场主体活力。要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结构政策要着力畅通国民经济循环,提升制造业核心竞争力,增强供应链韧性。

 

关于房地产的表述亦体现出中长期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短期稳定产业链和信用环境的政策方向,本次会议强调的三点是“推进保障房建设”、“满足合理住房需求”,以及“促进房地产业健康发展和良性循环”。之前7月底政治局会议关于地产的表述主要是“房住不炒”、“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加快发展租赁住房”。

 

会议指出,要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促进房地产业健康发展和良性循环。

 

产业政策部分讲的就是“科技政策”,足见对科技的重视,“加快落地”对应明年可能还会继续有科技领域的政策红利释放。此外,“生育政策的落地见效”专门提及,亦见这一问题的重要性。

 

会议指出,科技政策要加快落地,继续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实现科技、产业、金融良性循环。

 

会议指出,社会政策要兜住民生底线,落实好就业优先政策,推动新的生育政策落地见效,推进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健全常住地提供基本公共服务制度。

 

此外,本次会议没有关于防风险的专门表述,而 2020年12月、2021年4月底、7月底政治局会议均有关于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建立和落实地方党政主要领导负责的财政金融风险处置机制的部署。可见防风险工作已取得重要进展,当前阶段主要矛盾是稳增长。

 

2020年12月政治局会指出“要抓好各种存量风险化解和增量风险防范”;2021年4月政治局会指出“要防范化解经济金融风险,建立地方党政主要领导负责的财政金融风险处置机制”;2021年7月底政治局会议指出“要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落实地方党政主要领导负责的财政金融风险处置机制”。

 

我们在年度报告《固本,培元》中对经济的理解有三点:(1)GDP模拟估算显示相对压力在明年上半年,年底定调稳增长、明年初启动稳增长比较合适;(2)从近年经验看,投资率偏低可能是当前经济一个关键问题;(3)本轮稳增长有效性的标志是“固本、培元”:一是传统部门杠杆率要企稳,二是新兴部门投融资框架要形成,即存量和增量一起着力。本次政治局会议在举措上既包括稳传统经济,“积极扩大有效投资”和“促进房地产业健康发展和良性循环”,也包括释放增量红利,“科技政策要加快落地”,固本+培元的政策组合有利于稳增长的有效性和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在年度报告《固本,培元》中,我们认为:目前“三新”的GDP占比为17%左右,规模尚低,但增速更快;对中国经济来说,“存量”决定经济稳定,“增量”决定结构优化。对存量经济来说,随着明年初金融政策的调整,地产领域的边际企稳、财政扩张性的上升、基建投资的修复,传统部门杠杆率有望企稳;对增量经济来说,2022年是布局的关键年份。本轮稳增长有效性的标志将是稳存量、拓增量,新旧结合,缺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