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宗光:出口的拐点隐约可见

发表于 2022-05-11    来源于:李宗光

今天,海关总署公布了我国4月外贸进出口数据。4月出口(以美元计)同比增长3.9%,弱于预期的5.3%和前值14.7%。进口同比持平,好于预期-2.5%,前值为-0.1%。疫情等突发因素冲击下,出口回落基本在预期之内。不过,疫情对供应链的冲击仍有可能超出预期,叠加海外猛烈加息下,需求存在转弱的压力,过去两年我国出口的“超级繁荣周期”或面临终结。未来应尽快控制住疫情,尽快恢复生产活动,同时全力扩大国内需求,全面加强基建,确保全年增长目标基本实现。


1 、4月出口偏弱,进口稳定


出口增速出现放缓,尽管绝对水平仍非常高。4月我国出口同比增长3.9%,较上月大幅回落10.8个百分点,且弱于预期的5.3%。其中,我国对东盟、欧盟、美国出口同比增速为7.58%7.91%9.42%,分别较上月回落2.813.513个百分点,对美欧的出口降幅更为显著(图1)。环比看,4月份出口较上月下降0.9%,增长动能出现减缓迹象。


当然,4月份增速回落,也与去年出口超级繁荣下的高基数有关,整体景气仍处于较高水平。4月单月出口2736亿美元,这个数据仍属于非常高的水平。


1、中国对美、欧、东盟出口:同比增速

疫情再次扩大,对出口增速放缓影响不可忽视。一方面,本轮疫情的“震中”在我国的“经济心脏”—上海,背靠我国乃至世界供应链的中心长三角经济带,对外贸出口至关重要。上海作为疫情重灾区,上海港的供应链面临巨大压力。据卫星数据显示,此次疫情对港口物流的影响比以往更加严重(图2)。

 

2、中国港口活动情况

同时,疫情对物流的冲击也在显现。由4月制造业PMI可以看出,供货商配送时间大幅延长。相应的,在生产相对疲弱背景下,产成品库存显著提升(图3)。这均表明货物在出厂配送环节出现大量积压情况。


3、制造业PMI:供货商配送时间和产成品库存分项

进口好于预期,但价格效应显著4月,我国进口同比持平,较上月微升0.1个百分点,显著好于-2.5%的预期。其中主要商品中,原油、煤、铁矿砂等进口量同比增速均有所回升。其中,4月原油、煤、铁矿砂进口量同比增速分别为6.62%8.37%-12.7%,较上月分别提升20.648.31.8个百分点。这与我国近来一直强调的能源安全一致。不过商品价格的上涨贡献了大部分进口名义上的增长。

4、原油进口额和进口量:当月同比

以原油进口数量和进口金额为例。4月,我国进口金额同比增长高达81.52%,而从进口量看,同比仅增长了6.62%,价格效应显著,也从侧面反映出,我们面临较大输入性通胀压力(图4)。


2、疫情冲击峰值或将过去,但海外需求放缓下,


出口拐点仍会到来


疫情对出口的冲击,峰值或已经过去。疫情何时能得到有效控制,仍是短期影响进出口的关键因素。从数据上看,本轮疫情的影响,短期内仍将持续,但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上海每日新增确诊人数和无症状感染人数从高峰期的接近3万人,降至目前4000人左右(图5),基本得到控制。


5、上海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当日新增

随着各地的防疫经验不断提升,各地的封锁程度也较上海封城后的峰值出现大幅放松,回落至3月中旬左右的水平(图6)。

 

6Top 100城封锁强度指数

同时,429日政治局和5月初的常委会接连召开会议,坚持“动态清零”政策不动摇,在关键时刻一锤定音,最大程度保护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最大限度减少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也迅速凝聚了共识,有利于提早战胜疫情。


中期,外部需求逐步减弱。年初以来,主要发达国家制造业PMI持续回落。4月美国ISM PMI55.4%,较上年末下滑3.4个百分点。欧元区PMI55.5%,较上年末下滑2.5个百分点(图7)。

 

7、发达经济体制造业PMI

韩国有国际贸易晴雨表的地位,其贸易进出口在本国环境相对平稳的背景下,年初以来也持续回落,也显示各国需求的回落(图8)。随着俄乌冲突,美国加息等因素的持续发酵,外部需求可能出现加速回落。

 

8、韩国进出口同比增速

 

3、汇率迅速贬值的AB


2020年自疫情以来,我国供应链率先恢复,在海外供应链断裂的情况下,防疫红利持续兑现,推动了出口的强劲增长,使我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不降反升。2021年我国出口占全球出口份额大幅提升至16.7%,超过美德两国出口份额之和。


期间,人民币汇率也表现的十分强势,2020年以来对美元持续升值。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也由20207月的92最高升至20223月的106.8,涨幅约16%

 

9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

3月中下旬以来,无论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还是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均出现迅速贬值。这与中美利差迅速收窄,以及经济周期错配有关。在美联储疯狂加息情况下,人民币汇率对美元出现一波贬值。但与欧元、日元、英镑等主要货币比,这个贬值幅度并不算大。

 

11、中美利差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倒序)

当前的情况与2018年的情景有些类似。2018年上半年美国迅速加息,中美利差也迅速收窄,但人民币汇率仍在升值,直到中美贸易战开打,汇率迅速回落,持续贬值达7个月;当前,也是美国迅速加息,中美利差持续下滑,但20223月前人民币仍相对强势,直到上海疫情封城,人民币汇率迅速贬值。


需要注意的是,人民币汇率的贬值一方面虽然可能反映了对未来出口、经济政策环境等方面的预期,但另一方面其贬值也是经济机器的自动调节器,有助于舒缓外贸企业的困难和压力,有利于我国出口的恢复。


我们认为,应该理性看待即将到来的出口增速回落:

 

一方面,过去两年,我国出口超级繁荣周期,是在疫情期间的特殊现象,不具有持续性。随着海外供应链的恢复,回落具有必然性,不必扩大或过于渲染;

 

另一方面,尽快控制住疫情,确保供应链不出现重大断裂,仍是延长出口高景气、维持外资信心、避免出口“跌落悬崖”的关键之关键;

 

在出口回落几乎是一种必然的情况下,各部门应认真响应政治局精神,尽快推出一揽子措施,全力扩大内需,全面加强基建,尽最大努力改善内需。否则,下半年,出口回落叠加海外滞胀来袭,经济工作或将面临更为复杂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