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钟正生:土地和房地产相关税收增速均放缓——2022年1-7月财政数据点评

发表于 2022-08-18    来源于:钟正生

核心观点

 

事件:20221-7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24981亿元,同比下降9.2%;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46751亿元,同比增长6.4%。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33384亿元,同比下降28.9%;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64062亿元,同比增长29.8%

 

留抵退税进入尾声,公共财政收入当月同比从6月的-10.6%提高至-4.1%。不过因经济增长动能减弱,扣除留抵退税影响后,公共财政收入当月同比从6月的5.3%降至2.6%。分税种看:1)资源税收入同比在各税种中仍是最高的。2)个人所得税收入继续维持两位数的增速,和城镇调查失业率下降反映的就业市场景气度改善一致。3)土地和房地产相关的五个税种7月税收收入同比均低于6月的,合计同比从6月的-4.5%下滑到-17.2%4)国内消费税增速回落,可能和7月生产放缓有关(国内消费税主要在生产环节征收)。5)企业所得税增速转正,随着经济延续恢复,企业所得税增速有望继续回升。6)留抵退税政策对增值税的拖累大幅减弱,7月增值税净收入4520亿元,同比跌幅从上月的56.9%收窄至21.2%

 

公共财政支出提速,后续或将面临掣肘。公共财政支出当月同比,从6月的6.1%提高至9.9%7月公共财政支出投向中四个和基建相关的分项,合计当月同比从上月的8.6%放缓至3.6%,合计占比从上月的27.4%降至21.0%7月对基建的支持力度减弱。今年前7个月实际赤字使用率达38.2%,比2020年同期都高了10.4个百分点,赤字使用较快。而今年公共财政面临减少压力,估算得全年公共财政收入可能比预算规模低1万亿,今年后续月份公共财政发力或面临一定约束。

 

项目准备不足拖累7月专项债支出。今年1-7月,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同比下降28.9%、土地出让金收入同比下降31.7%,都是今年以来各月最低的。政府性基金支出当月同比,从6月的28.2%放缓至20.5%,可能是因部分项目的前期准备不足,制约了7月专项债资金的拨付。目前已有20余个省级行政区和计划单列市调整了专项债用途,随着专项债资金和项目的匹配度提高,8月政府性基金支出增速有望回升。经测算发现,今年政府性基金收入可能比预算规模低2.5万亿,待8月专项债资金基本使用完毕后,政府性基金大幅减收,预计会明显拖累9-12月的政府性基金支出。

 

推动基建尽快形成实物工作量是后续稳增长的重点。8月专项债资金使用完毕后,财务支出法核算的基建增速可能明显下滑。不过随着前期准备工作更充分(如七部委发文加强用地审批、多地调整专项债用途)、配套融资难题缓解(调增8000亿元政策性银行信贷额度),基建实物工作量有望加快形成,其对GDP的贡献将增加(GDP核算以实物工作量为基础)。

 

一、土地和房地产相关税收增速均放缓

 

今年1-7月公共财政收入累计同比下降9.2%(图表1),高于上半年的增速-10.2%,这是公共财政收入累计增速在今年的首次回升;扣除留抵退税因素影响后,今年1-7月公共财政收入同比增长3.2%,和上半年的增速持平。公共财政收入7月当月同比-4.1%,高于上月的同比-10.6%;扣除留抵退税因素后同比增长2.6%,低于上月的同比5.3%。我们估算7月留抵退税规模约为1400亿元(4-6月分别新办理留抵退税8015亿、约5400亿、约3800亿),大规模留抵退税已进入尾声。不过因7月经济增长动能较6月有所减弱,扣除留抵退税影响后,公共财政收入当月同比放缓。

 

拆分来看,今年1-7月税收和非税收入的同比分别为-13.8%19.9%,都高于上半年的同比-14.8%18.0%,两者的缺口继续扩大(图表2)。7月税收和非税收入的同比分别为-8.3%36.3%,较上月的-21.2%33.4%都有所提高,留抵退税规模减少的影响,在税收收入当月同比上的体现明显。今年非税收入增速持续高增,主要原因是财政收支压力下地方多渠道盘活闲置资产,以及石油特别收益金专项收入高增、按规定恢复征收的银行保险业监管费收入入库等。

分税种来看:

 

1)资源税增速最高,7月当月同比35.0%,虽较上月增速明显回落,但在主要税种中仍是最高的(图表3),主要因大宗商品价格同比仍处于较高水平。

 

2)个税所得税增速维持高位,7月当月同比10.2%,连续两个月有两位数的增速,且明显高于扣除留抵退税后的税收整体增速,这和城镇调查失业率下降反映的就业市场景气度改善一致。

 

3)土地和房地产相关税收的增速均下降。今年7月耕地占用税、房地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土地增值税和契税共计1530亿元,同比从上月的-4.5%下滑到-17.2%,这五个税种的7月增速也都低于6月的。和房产交易相关的契税,当月同比从6月的-27.8%下滑至-30.2%7月增速在主要税收中仅高于受政策影响较大的车辆购置税(为-35.5%)。7月房地产出现事件性冲击后,截至目前尚未看到大规模的、行之有效的处置方案,预计土地和房地产相关税收的增速短期还将处于低位。

 

4)国内消费税增速下滑,6月的6.2%放缓至3.3%,可能和7月生产放缓有关(国内消费税主要在生产环节征收)。

 

5)企业所得税增速转正,从上月的-0.2%回升至0.1%,随着经济延续恢复,企业所得税增速有望继续回升。

 

6)留抵退税政策对增值税的拖累大幅减弱,7月增值税净收入4520亿元,同比跌幅从上月的56.9%收窄至21.2%

二、公共财政发力或将面临掣肘

 

今年7月公共财政支出当月同比9.9%,较6月的6.1%较快上升。分中央和地方两级政府看,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当月同比从前值3.8%提高至4.9%,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当月同比从6.4%提高至10.9%(图表4)。整体而言,地方财政仍是这一轮稳增长的主力,且7月继续加码支出。

 

今年公共财政面临减收压力,而1-7月的财政赤字使用进度较快,预计将掣肘年内的财政发力空间。今年1-7月公共财政收入完成全年预算的59.5%,低于前三年同期的均值66.2%(图表5)。假定今年1-7月公共财政收入实际完成进度(考虑留抵退税因素后),和前三年同期的均值65.7%持平,可估算得全年公共财政收入为20.0万亿,比收入预算规模低1.0万亿。与此同时,以使用赤字/(预算赤字+调入资金)衡量的赤字使用率,今年1-7月为38.2%,而过去三年同期平均为19.0%,即使是20201-7月也只有27.8%。从7月政治局会议看,今年出台增量财政工具的概率较低,今年后续月份公共财政发力或面临一定约束。

从公共财政支出投向看,7月公共财政对基建领域的支持力度减弱。一是,今年7月农林水事务、交通运输、节能环保、城乡社区事务这四个和基建相关的支出分项(图表6),合计当月同比从上月的8.6%放缓至3.6%,而同期公共财政支出是在发力的(当月同比从6.1%提高至9.9%)。二是,7月基建类支出占比从上月的27.4%大幅下降到21.0%,是最近一年的次低,仅高于今年4月的19.8%(图表7)。

 

我们认为,鉴于当前经济复苏基础不牢固,民生性领域需要公共财政支出的倾斜,今年后续月份公共财政对基建的支持力度可能有限,预计将更多靠专项债、政策性金融工具和配套资金来对接。

三、项目准备不足拖累7月专项债支出

 

今年1-7月,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同比下降28.9%、土地出让金收入同比下降31.7%,都是今年以来各月最低的(图表8)。往后看,目前还未看到大规模的、行之有效的处置方案,来应对7月房地产行业的事件性冲击,加之出让金缴纳滞后于土地成交,政府性基金收入同比可能还有进一步下滑的压力。

 

政府性基金支出方面,7月当月同比20.5%,较6月增速28.2%明显放缓。专项债资金今年8月底前要基本使用到位,而7月政府性基金支出放缓,可能是因部分项目的前期准备不足,制约了专项债资金的拨付。目前已有20余个省级行政区和计划单列市调整了专项债用途,随着专项债资金和项目的匹配度提高,8月政府性基金支出增速有望回升。

 

但展望今年9-12月,政府性基金支出增速可能较快回落。因土地市场降温,今年1-7月政府性基金收入仅完成全年预算额的33.8%(图表9)。假定今年1-7月其实际完成进度,持平于前三年同期的均值45.2%,可估算得全年政府性基金收入约为7.4万亿,比预算收入低2.5万亿(占政府性基金支出全年预算额的17.9%)。待8月专项债资金基本使用完毕后,今年政府性基金大幅减收,预计会明显拖累今年后续月份的政府性基金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