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钟正生:2022年亚洲经济回顾和展望

发表于 2022-10-21    来源于:钟正生

智库专家|钟正生,亚洲金融合作协会智库研究员,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所所长


亚洲以发展中经济体为主,且经济对外依存度较高,易受欧美等主要发达经济体经济形势和政策变化的影响。2022年美欧经济尚未进入衰退,亚洲主要经济体出口维持较强韧性,但在美联储“追赶式”加息下,美元和美债收益率飙升,亚洲市场面临资本流出压力。展望2023年,外部因素影响亚洲的主线发生切换:欧美步入衰退后,亚洲出口或将承压,但美联储紧缩节奏放缓,亚洲市场面临的资本外流压力或将缓解。


一、2022年亚洲经济回顾


亚洲各经济体在发展水平、经济体量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我们将亚洲各经济体分为中国(不含港澳台)、日本、韩国和其它经济体四类,逐一回顾2022年经济形势。


第一,中国经济增速有所放缓。根据IMF数据,2021年中国GDP为17.5万亿美元,占亚洲经济总量的46.3%。因此,中国经济形势对亚洲经济整体有决定性影响。2021年中国GDP同比8.1%,为亚洲GDP同比增长6.1%贡献重要力量。不过,2022年中国经济依然面临挑战:一是新冠疫情冲击,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二季度GDP仅同比增长0.4%;二是房地产市场降温,7月中国房地产行业出现事件性冲击,延长了行业探底时间。5月末中国陆续出台多项稳增长政策,包括加大基建投资、以汽车为主要抓手刺激消费、推进保交楼和释放制造业设备更新需求等。中国经济正稳步修复,9月亚洲开发银行预计2022年中国GDP同比增长3.3%。

 

第二,日本GDP增速小幅回落。日本内阁府数据显示,2022年一、二季度日本GDP分别同比增长0.1%、2.2%。2022年3月下旬,日本防疫政策开始放松,包括服装、旅游、在外餐饮等在内的半耐用品和服务消费开始较快恢复。企业盈利改善,推动二季度日本非住户私人部门的投资同比转正。2022年下半年,日本私人消费继续稳步复苏,不过出口由于供应链受阻(汽车产业链尤为明显),其恢复空间可能有限。2022年8月日本CPI同比为3.0%,核心CPI同比也高达2.8%。俄乌冲突和日元贬值对日本消费品通胀有重要推动,后续可能削弱低收入群体的消费意愿。亚洲开发银行9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其预计日本GDP同比将从2021年的1.7%小幅放缓至2022年的1.4%。


第三,韩国经济增速下滑,但表现仍相对亮眼。2022年上半年韩国GDP同比增长2.9%,在亚洲主要经济体中靠前。受益于半导体和石油制品的强劲出口,上半年韩国出口实际同比增长6.0%。为应对经济下行,2022年上半年韩国政府支出增长了5.4%。劳动力市场恢复高景气,上半年韩国私人部门消费同比增长4.2%。不过,由于原材料和能源价格高涨,以及企业信心羸弱,上半年韩国投资表现低迷。2022年下半年韩国经济增速大概率将进一步回落:原因一是疫后重启对经济的推动作用减弱;二是利率上升对消费和投资都有抑制;三是主要贸易伙伴增长放缓意味着韩国出口面临较大压力。今年9月韩国出口同比已降至2.8%,这是2020年1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根据亚洲开发银行2022年9月的预测,韩国GDP同比将从2021年的4.1%下滑至2022年的2.6%。


第四,除中国(不含港澳台)、日本和韩国外的其它亚洲经济体,2022年经济维持较强韧性。IMF数据显示,除中日韩以外的其它亚洲经济体,2021年GDP合计占亚洲的35.9%,其中东盟和印度分别占比9.0%、8.1%。亚洲开发银行2022年9月报告显示,东盟国家GDP同比将从2021年的3.3%大幅回升至2022年的5.1%;除新加坡外,2022年其余国家的GDP增速均回升,尤其是越南(从2.6%提高至6.5%)、菲律宾(从5.7%提高至6.5%)和马来西亚(从3.1%提高至6.0%),这些国家受益于防疫政策调整和外需强劲;2022年一、二季度,印度GDP同比分别为4.1%和13.5%,其中二季度因从疫情向常态回归,私人消费激增,其拉动印度经济增长14.0个百分点。根据2022年9月亚洲开发银行的预测,印度GDP同比将从2021年的8.7%放缓至2022年的7.0%。


二、2023年亚洲经济展望


亚洲以发展中经济体为主,且对外开放程度较高,易受欧美等主要发达经济体经济形势和政策变化的影响。展望2023年,我们认为从外部冲击的视角看,2023年亚洲经济和资本市场的主线与2022年相比将发生明显切换。


2022年亚洲主要经济体的出口表现较强,因此从经济基本面的角度看,外需对2022年亚洲经济形成支撑。用出口总额/GDP来衡量外贸依存度,2020年东盟、韩国、中国(不含港澳台)、日本和印度的贸易依存度分别为53.8%、31.3%、17.7%、12.7%和10.6%。因美欧经济尚未进入衰退,今年亚洲主要经济体的出口继续展现韧性。1-8月以本币计价的印度、日本、中国和韩国出口分别同比增长25.7%、16.6%、14.2%、13.5%、均高于2021年全年的两年平均增速13.1%、3.9%、12.3%和9.0%。因此,强劲出口在2022年仍为亚洲经济增长贡献积极力量。

资料来源:Wind(注:2021年数据均为两年平均同比)

1 近年中、日、韩、印四国的出口累计同比

 

2022年亚洲面临较大的资本外流压力。新冠疫情爆发后,美国实施了超常规的货币宽松政策和积极财政政策,私人部门需求强劲。但供给端面临诸如供应链中断、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升温等掣肘,俄乌冲突后全球能源、粮食价格大涨,进一步推升美国通胀压力。为捍卫信誉,美联储开启“追赶式”紧缩,2022年3月和5月分别加息25bp、50bp,在6月、7月和9月连续3次加息75bp。2022年9月美联储发布的点阵图显示,2022年和2023年的联邦基金目标利率中值分别为4.4%、4.6%,这意味着2022年美联储可能还将加息125bp。

 

美联储超预期紧缩,叠加美国经济相对欧洲和日本表现更强,令2022年美债利率飙升、美元指数大涨。2年期美债收益率从2021年末的0.73%升至高点4.37%(9月27日),10年期美债收益率从2021年末的1.51%升至高点4.02%(9月28日),美元指数从2021年末的96.0升至高点114.2(9月27日)。

 

尽管面临美元指数走强、长端美债收益率急速攀升的压力,但亚洲多数经济体货币紧缩节奏相对于美联储而言却较慢,这导致亚洲货币多数贬值、资本外流。中国货币政策坚持“以我为主”,2022年8月超预期下调MLF和逆回购利率;日本央行坚持收益率曲线控制策略,财务省于9月22日入场干预日元汇率,寻求“内外平衡”;截至9月末,印度和韩国今年已分别累计加息190bp、150bp,幅度小于美联储的300bp。巴克莱数据显示,2022年1-7月亚洲债市净流出695亿美元。根据汤森路透的统计,今年前三季度亚洲新兴市场股市流出697亿美元,高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476亿美元的资金流出。

 

展望2023年,我们认为亚洲经济和资本市场受外部因素影响的主线将较2022年发生切换。欧美经济衰退后,以出口为导向的亚洲经济体,外需放缓压力将明显体现。而资本市场上,因美联储加息节奏料将放缓,甚至可能在2023年降息,亚洲市场资本流出压力或将减弱。

 

2023年美国经济衰退几成必然,且存在“硬着陆”风险。一是,以史为鉴,上世纪70-80年代,当美国CPI同比升至5%以上时,经济衰退便如期而至。2022年美国CPI同比最高达到9.1%,不仅超过了此前触发衰退的水平,而且已超过1970年美国经济“软着陆”时期的水平。二是,当前美联储表现出很强的遏制通胀决心,不惜付出经济衰退的代价。这意味着类似1981-82年沃尔克时期,本次美联储紧缩力度可能足以“制造”一场衰退。三是,目前尚不能排除未来通胀反复的风险。如果发生新的供给冲击(例如欧佩克大幅削减原油产量),或者美联储实际紧缩力度不足,那么美国通胀仍可能反复,从而在后续酿制更大程度的衰退。

 

相比于美国,欧洲经济衰退的风险更大。2021年数据显示,欧洲约48%的煤炭、25%的石油和48%的天然气进口来自俄罗斯。随着北半球秋冬季来临,欧洲能源危机或将愈演愈烈,对经济拖累尤为明显。IMF研究显示,仅俄罗斯天然气供应中断给欧洲各国造成的产出损失就普遍达2%左右。此外,能源危机推升欧洲通胀,欧元区货币政策加码紧缩,亦令欧洲衰退风险进一步上升。欧洲各经济领先指标已大幅走弱,欧元区Sentix投资信心指数9月已降至-31.8,低于欧债危机时期;欧元区19国消费者信心指数9月为-29.9,创1985年有统计以来的新低。欧洲经济2022年四季度就可能步入衰退,令出口导向型特征明显的亚洲经济体增长承压。

资料来源:Wind

2 欧元区经济领先指标已大幅走弱

 

亚洲开发银行2022年9月发布的预测报告显示,2023年中国GDP同比增长4.5%,日本GDP同比增长1.6%,韩国GDP同比增长2.3%,除中日韩外的其它亚洲经济体同比增长5.3%。

 

在欧美经济衰退拖累亚洲出口的同时,2023年美联储紧缩节奏放缓,使得亚洲市场资本外流的压力缓解。2022年9月下旬到10月上旬,美国金融市场交易的主线从紧缩到衰退,再到紧缩,原因是期间公布的美国数据扰动较大:一方面,2022年9月美国ISM制造业PMI录得50.9,低于预期值52.2和前值52.8,是2020年5月以来新低。另一方面,2022年10月7日公布的9月美国非农数据好于预期,又令紧缩预期升温。我们认为,美国经济衰退在所难免,2022年10月初美联储副主席布雷纳德也称加息政策存在双重风险,联合国贸发会2022年10月3日呼吁美联储和其他央行停止加息以避免经济陷入长期停滞。因此,2023年美联储加息节奏料将放缓(截至2022年10月8日,CME利率期货显示2023年加息1次),甚至在经济衰退后存在降息可能,这将使得亚洲债市和美债的利差收窄、新兴市场货币贬值压力缓解、资本外流对亚洲市场的冲击也有望减弱。


【本文为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研究动态2022年第32期(总第198期)】


【作者简介】


钟正生,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中国财政学会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特邀研究员,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博智经济社会研究所学术委员,FT中文网、财新网等专栏作家。2007年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获得博士学位,曾任职中国人民银行,从事宏观经济和金融研究,期间在《经济研究》、《金融研究》、《中国金融》等期刊上发表多篇学术文章;2010年后历任光大证券、国信证券宏观研究主管等职位,获得2015年新财富最佳宏观分析师;之后曾任财新智库莫尼塔研究公司董事长兼首席经济学家;2020年初受邀参加总理企业家和经济专家座谈会,对当年政府工作报告建言献策。

 

张德礼和常艺馨对本文亦有贡献。

 

【智库简介】

 

亚洲金融合作协会成立于2017年5月,为首家由中国倡议发起设立的金融类国际性社会组织,其下设智库(亚洲金融智库)由来自50个国家和地区的百余位境内外专家共同组成。亚洲金融智库以“面向市场、问题导向、深度观察、智慧方案”为定位,已形成《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研究动态》《亚洲金融观察》《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发展报告》等中英文产品,举办季度论坛、智库年会等高端金融论坛,不断在国际金融舞台发出亚洲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