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媒体导读

首席核心观点集(2017年6月19日 -7月2日)

发表于 2017-07-03    来源于:首席论坛


盛松成近期指出,未来我国央行不跟随美联储进行缩表;下半年货币政策趋向用两句话概括:市场利率平滑下行,流动性紧中趋缓。“市场利率平滑下行”具体表现为利率平稳甚至小幅下行、短期利率波幅较上半年小;“流动性紧中趋缓”具体表现为市场流动性不会再趋紧,而是有所缓和,处于紧平衡状态。

 

连平近期指出,下半年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要以稳为主,在降杠杆、金融稳定和服务实体经济之间寻求平衡。下半年应关注,金融降杠杆对实体经济影响,贷款定价上升相较于银行负债成本上升的时滞约为两个季度;融资成本上升引起的结构性问题,引导银行体系以较低的价格为中小企业和小微企业提供融资。

 

李迅雷近期通过研究我国资本形成对经济贡献后指出,现阶段资本形成比重减少反映出周期崛起乏力,针对市场上资本开支周期观点重要论据的“设备更新需求论”,该研究经过测算得出我国完全新增资产可能在 2016 2017 年变为负值;需求方面,研究同时指出我国经济已从增量需求转变为存量需求为主导的时代,并不支撑新一轮周期展开。

 

在另一项有关房地产市场的研究中李迅雷认为,政策上预期不会采取扩大土地供给的办法来缓解核心城市楼市的供求关系,但未来即便主动去杠杆,房价的趋势性逆转也很难改变。

 

彭文生近期发表观点指出,高房价的根本问题是金融问题,地产金融化与金融地产化的结合形成了新的金融周期,而这一金融周期已趋近于顶部。此外,在分析数字货币时彭文生提到,现有体系下的广义货币主要源自银行信贷增长,但未来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是“纯货币”直接由央行创造,在铸币税回归政府、降低支付体系对商业银行依赖等方面,有重要的财政含义和由此带来的宏观经济和结构影响。

 

丁爽在近期接受采访时表示,就趋势而言下半年经济增长会较弱,在目前去杠杆强监管的背景下,下半年央行会用多手段的货币工具不断抚平市场流动性波动,降低风险。同时,丁爽认为现阶段降准是一个较好的机会,但操作中可把降准跟逆回购、MLF 利率提高捆绑使用,避免形成货币政策放松的预期。

 

胡伟俊近期发文分析现阶段中国风险时指出,长期中国经济的转轨风险甚至大过金融风险。胡伟俊认为金融风险源于微观主体的市场化不足,而背后则是中国经济未完成的转轨过程,由此导致的资源错配,既是中国债务和房地产问题的症结,也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

 

刘利刚近期发文预计,下半年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加强,甚至引导在岸利率下降;若在岸利率上涨不能得到缓解,不能排除央行开展暂时或者定向降准的可能性;央行跟随美联储加息而提高 SLF MLF 利率的机率降低。

 

刘煜辉近期指出未来宏观的两个基本方向,即幻灭的新周期与易上难下的利率。前者是由于现阶段通过货币信用投放支撑价格上涨的效应基本上已经消失,后者主要来自于经济中系统性庞氏压力的释放。

 

鲁政委近期通过研究国债收益率与名义 GDP 增速两者关系后指出,从国际经验看,两者收敛通常发生在该经济体严重滞胀后的一两年内的剧烈调整,而非在较长时间内的逐步接近,由此预测我国国债收益率暂时难以向名义 GDP 增速收敛。

 

邵宇在回顾近期夏季达沃斯论坛时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偏好创新实践者和金融资本,因而技术创新、流动性膨胀是拉大各国差距的主要原因,以此提出专业培训、资本利得税以及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合理引导技术传播等对策思路。

 

沈建光近期在分析本轮经济周期增长动力时指出,本轮经济反弹的主要动力来自于投资的增长与净出口的由负转正,而消费对增长的带动基本稳定。沈建光同时也指出,投资对本轮增长贡献降低统计数据与解释很难令人信服,当前投资对 GDP 仅为 18.6%的贡献为明显低估。

 

陶冬近期在分析全球及中国经济形势时指出,当前全球经济逐步进入后危机化时代,短期货币环境分水岭已近;中长期来,经济依然面临下行压力,全球或将处在超宽松的货币环境之中。中国经济方面,在目前房价预支未来升幅、银行去杠杆保安全背景下,货币政策扩张周期无以为继,而前期政府财政、货币的扩张并未带起民营企业积极性,中国经济上升动力已见消退,此轮增长反弹已经结束。

 

伍戈在近期接受采访时指出,M2 增速下滑势必弱化宏观经济动能,但该弱化效应存在时滞,其影响或将体现在未来数月的宏观数据方面,未来金融去杠杆及监管加严的趋势似无转折性变化,总体宏观经济运行仍相对平稳、金融风险可控。在另一项有关房地产市场的研究中伍戈指出,供给是决定目前房地产市场及其投资变化的短边因素,地根(而非银根)或继续成为决定房地产投资走势的短边,未来房地产投资将延续回落态势,宏观经济动能下行趋势较为平缓。

 

徐高近期指出,国内经济增长稳中趋缓,要把握好结构改革与延续增长的平衡,但同时外部环境不确定性提升国内经济增长难度。下半年美国经济动能减弱将逐步向日欧传导,受此影响国内出口对经济增长拉动减弱,而全球资本市场可能因各国增长预期调整出现较大波动,国内需做好抵御冲击的准备。

(首席核心观点由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整理汇编)